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98.对质

时间:2022-05-29作者:醉卧长歌

    天坠一线峡,迷天盟总舵。

    “我又遭到了伏击刺杀!”谢小楼看着颜鹤发说道。

    “什么!”颜鹤发和朱小腰大惊。

    “怎会这样?”

    “何时发生的事?”

    “杀手是谁?”

    “你可有受伤?”

    ......

    颜鹤发和朱小腰瞬间连珠炮一样抛出了一大堆问题。

    谢小楼、鸠摩智和龙儿一直盯着颜鹤发的神情,没有发现半分破绽,对方似乎也是刚刚知道此事。

    顿了顿,谢小楼才继续说道:“就在昨天,我从衡山派离开回来的路上。”

    “所幸有龙儿相助,总算有惊无险, 刺杀没有成功,我也没受什么伤。”

    “那就好。”朱小腰松了口气。

    颜鹤发则对龙儿说道:“感谢龙儿姑娘出手相救,你是我们迷天盟的恩人。”

    “颜老大言重了,我和小楼早就相识,他有困难,怎能不救!”

    “那杀手抓住了吗?”颜鹤发又问道。

    谢小楼叹了口气:“抓住了一个,跑了一个。”

    颜鹤发脸上一喜:“抓住一个那便太好了,此人很可能与在野树林伏击我们的是一批人马。”

    “只要撬开他的嘴,必然能得到线索, 小楼你是不是把那杀手也带回来了,我与你一起审问,定要找到背后之人,为小腰报仇!”

    谢小楼细细观察着颜鹤发,他故意不吐露杀手已经自尽的事,自然是想诈一诈对方。

    但颜鹤发的反应太自然了,甚至还要帮忙一起审问,更提出要为朱小腰报仇,很符合他大哥的人设。

    颜鹤发心中冷笑:“就凭你还想诈我,还嫩了点!而且那些杀手抓住也没用,都是培养的死士,只知道执行任务,其他一概不知。”

    没有发现端倪,谢小楼只能叹了口气:“这恐怕要让老哥和二姐失望了,杀手被抓住后直接自尽了。”

    闻言,颜鹤发和朱小腰都是一副失望的表情。

    “这也怪不得你,想来那些杀手都已经做好了自杀的准备,这是很难预料的, 小楼你也不要难过,咱们肯定能找到那背后之人。”

    谢小楼轻轻点头:“老哥说的对,但我有一事实在想不明白?”

    “什么事?”

    谢小楼沉默了一会儿没说话,颜鹤发见状追问道:“到底什么事?咱们兄弟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吗?”

    谢小楼苦笑道:“老哥哥,那我可就说了,不过你不准生我的气。”

    颜鹤发眉头一皱:“与我有关?”

    “是的。”

    颜鹤发大手一挥,毫不在乎地说道:“小楼你尽管问,老哥一把年纪了,岂是那小气之人?”

    “好,那我便说了,这金盆洗手会的事情,我走之前只和老哥你见过面说了情况。”

    “而从我离开到遇袭,期间也就不到一天的功夫,时间不长,但我的行踪却泄露了,以至于被人埋伏,此事我有些想不通。”

    谢小楼话刚说完,屋内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颜鹤发和朱小腰又不是傻子, 谢小楼说的再委婉,也能听出其中的质询之意。

    不过片刻之后,颜鹤发就恢复如常。

    “小楼,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确实是个问题,我并不生气,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我也会有疑问。”

    “但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是衡山派传出的消息呢?”

    谢小楼脑中一个激灵,他一直将目标放在了迷天盟内,还真没想过这档子事,不过仔细一想便觉得不太可能。

    “老哥说的有理,但衡山不过是二三流的小门派,而敢于对我们下手的,至少也是一流大派,否则岂敢惹我们迷天盟?”

    “而且衡山都快被人灭了,消息到现在都还没传到北方,由此推断的话,此事不太可能。”

    “老哥,我想问的是,我要去衡山的消息,你有没有告诉过别人?”

    这时,朱小腰突然说道:“小楼,你走那天,大哥陪我闲逛。”

    “由于平日里都是你陪着我,那天去换了大哥,所以我便问了问,也就知道了你的行踪。”

    谢小楼一愣,却实在没想到,竟然把朱小腰牵扯进来了。

    但对于朱小腰,他还是比较放心的,因为当初在野树林的时候,如果不是朱小腰替他挡住那一击。

    凭借杀手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宗师修为,而且还是蓄势待发。

    就算他有天蚕宝甲护体,大概率也要饮恨当场。

    而朱小腰若是内奸,明明这么好的机会,又何必出手相助呢?逻辑上有些说不通。

    看了看旁边的鸠摩智,他也是一脸不解的样子,显然和谢小楼一样想不通。

    谢小楼不由心中暗想:“难道是颜鹤发故意这样做的吗?想要混淆我的方向。”

    “但他何必要选择朱小腰呢?吕破军和张纷燕也在总舵,这两人明显更合适。”

    谢小楼再问:“老哥,除了二姐之外,你还和什么人说过?”

    颜鹤发摇了摇头:“再无其他人了,但我和小腰绝不会出卖你,你要相信这一点!”

    而就在谢小楼有些迷茫的时候,朱小腰再次开口说道:“大哥,那日咱们两个闲逛的时候,翠浓来来往往不停端茶倒水,会不会被她听了去?”

    谢小楼疑惑的抬起眼角:“翠浓?她也知道?”

    颜鹤发面露疑色:“这……你走那天,翠浓确实出现过几次,但她有没有听到,我也不清楚。”

    三人口中的翠浓,乃是迷天盟中的一个婢女。

    十四岁便来了迷天盟,至今已有十六年了,整个帮派三万人,比她资历更深的还真不多。

    而且翠浓干了十几年,在婢女之中也算个头头,早已深得信任,所以平日里经常穿梭于后堂。

    也就是说,如果翠浓真的有心窃听,确实能得知不少秘密。

    毕竟一个帮中老人从你窗外偶尔经过,一般人定然不会在意。

    他们前往破板房密会金风细雨楼,可能也是这样走漏了消息。

    “阿弥陀佛,既然提到了此人,小僧认为,不如将她唤来,一问便知。”

    朱小腰也道:“明王说的对,翠浓不通武艺,咱们一起盘问她,她定然抵受不了,我去把她找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