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94.无辜被伤

时间:2022-05-29作者:醉卧长歌

    听完了白愁飞的计划,秦桧、贾似道、梁师成等人不由对他刮目相看。

    就连有过几面之缘的方应看都高看他一眼,本以为对方不过是个江湖人,没想到心机如此深沉。

    方应看不由拍手鼓掌:“好谋算,好计划,一石三鸟,当真厉害!”

    白愁飞微微低头颔首:“多谢各位大人夸奖!”

    不过方应看话锋一转:“但有些地方我却没听甚懂, 比如如何将丐帮拖入泥潭?就算金风细雨楼和丐帮结成了攻守同盟。”

    “但丐帮也不可能倾尽全力去帮助金风细雨楼吧,黄蓉的聪明人尽皆知。”

    蔡京微微一笑:“这就不劳烦应看你操心了,我给你透个底,霹雳堂已经暗中投靠老夫。”

    “大战一旦开启,丐帮必定会出动不少人马相助,届时霹雳堂就会突袭丐帮,叫它首尾不相顾!只要黄蓉遇险, 不担心郭靖不出面。”

    方应看皱了皱眉头:“但相爷有没有想过,权力帮只怕不会冷眼旁观, 发生这么大的事,李沉舟势必要掺和一脚。”

    “当今大宋武林,以权力帮实力最强,他若参战,情况只怕会有变化。”

    蔡京点点头:“所以我才要请贤侄过来。”

    方应看不解问道:“需要小侄做什么,请相爷明示。”

    蔡京缓缓说道:“有两件事需要贤侄帮忙,与其说是需要贤侄,不如说是需要整个有桥集团的帮助。”

    “依据老夫的观察和揣测,皇上虽然恼怒包拯、岳飞、郭靖一干人的文武联合,但心中也有顾虑,还没下定绝心惩治他们。”

    “甚至就连可能引发的江湖风暴,皇上暂时也不愿看到,至少在与大唐之间的摩擦稳固下来之前,皇上希望国内保持稳定。”

    “但老夫等人却已经等不了了,不仅是我们等不了,下面很多人也等不了了,已到生死存亡之际。”

    “而米有桥和其他内廷公公自小陪伴皇上, 关系实在比我们这些外臣要近得多,所以第一件事就是需要米公公等人劝说皇上下定决心。”

    “当然我们也会在外侧出力,不管使用什么办法,总要让皇上下定决心。”

    “这第二件事就涉及到权力帮,李沉舟势大不假,但家业大了,人吃马嚼的消耗的也多了,近几年来权力帮又连续吞并了很多帮派,内部库存早已空虚。”

    “不过鉴于当年那场大战,权力帮在自己的地盘虽然能收些赋税,却也不敢过火,否则商贾两头交税,早就跑了。”

    “而且朝廷明令禁止,明面上没有任何商人敢和权力帮做大宗粮油买卖。”

    “所以别看权力帮表面强盛,实则后勤已经快要起火了,江湖中人大老粗,想君临天下无异于痴人说梦。”

    “而贤侄的有桥集团操控着大宋国内半数以上的油、米、盐、布、糖等交易。”

    “所以我想让贤侄安排下去,暗中和权力帮做点生意, 确保李沉舟能够老老实实。”

    话说到这里, 算是已经挑明了。

    而方应看不答应也不拒绝, 只是笑眯眯的盯着蔡京。

    蔡京继续说道:“当然了,这其中的风险老夫也知道,所以为了补偿有桥集团的损失。”

    “一旦郭靖被降罪,老夫愿意联名带头保举童贯公公执掌襄阳军务,以童公公的本事,再加上有桥集团的能量,不出三五个月,就能彻底降服那帮军人。”

    蔡京话音刚落,秦桧、贾似道等人同时站起。

    “我等愿追随相爷,联名保举童公公执掌襄阳军务!”

    蔡京亮明底牌后,笑盈盈的看着方应看:“贤侄,不知你意下如何?”

    方应看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一个镇北大将军的位置,足够他靠拢到蔡京一党了,毕竟包拯、诸葛正我等人什么实际好处都给不了。

    “相爷思虑周全,小侄自当遵从!”

    走出了蔡京府邸,方英看回头望着那块门派,内心不由感叹,这老狐狸果然心机深沉、不可小视。

    这计划也不知谋算了多久,并且一旦成功,还将最大的好处送予自己。

    但蔡京的收获也绝对不小,这就相当于重创了包拯、岳飞、诸葛正我一党,直接让对方的计划流产。

    同时也可以让下面的官员安心,告诉他们依靠谁才是正确的选择,政治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

    而且到时候大宋江湖相当于彻底洗牌,只怕整个北方都会落入到白愁飞的掌控之中。

    而南方有霹雳堂遥相呼应,有威胁的敌人也只剩下权力帮,自可徐徐图之,钝刀子割肉,也能将权力帮拿捏住。

    一旦形成了这种格局,不管是江湖还是庙堂,蔡京必然声势无两。

    不过那都是后话,有桥集团在军中始终没有什么存在感,为了这个镇北大将军,让蔡京风光一阵倒也无妨。

    马车缓缓离去,蔡京府内。

    秦桧有些迟疑的问道:“相爷,您真的要把镇北大将军的位置给有桥集团吗?”

    “边军那边,就算是咱们,影响力也很低,这么重要的职位,不如……”

    秦桧话未讲完,就被蔡京打断了。

    “会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恐怕你们都是这样想的,但我们现在最要紧的事,可不是去争一个镇北大将军。”

    “而是击溃包拯等人的攻势,重新树立我等在朝中的权威。”

    “而且目光放得长远一点,郭靖之后,岳飞还会远吗?这镇西大将军的职位,早晚落在我们的手中。”

    “可是相爷,有桥集团绝非易于之辈,米有桥、方应看都是狼子野心之徒,他们是绝不会感念您老的恩情的。”

    “等包拯、诸葛正我等人式微蛰伏,朝中能与我们争锋的,也就只剩下有桥集团了,方应看可不会屈居人下。”

    蔡京抚了抚胡须:“这虽然是个问题,但老夫也有考虑,你们以为,我为何让有桥集团去接触权力帮?”

    愣了一会儿,贾似道眼中精光一闪:“原来如此,整个大宋,那李沉舟可是皇上最厌恶的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若是知道了有桥集团与权力帮私下勾连,皇上必然龙颜大怒,方应看的把柄就被我们捏在了手中。”

    白愁飞当即下拜:“谋一步看百步,愁飞佩服!”

    “相爷高明,下官佩服!”

    深夜,一家驿站之内,正准备睡下的谢小楼,突然打了个哈欠。

    “怎么突然打哈欠了?难道是有人在背后骂我?”

    摸了摸鼻子,谢小楼缓缓睡下。

    不过他无论如何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只是机缘巧合无辜受难,在这些真正的棋手眼中,底部是没必要了解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