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92.多指横刀七发,笑看涛生云灭

时间:2022-05-29作者:醉卧长歌

    大宋京师,蔡京府。

    听到管家禀报小侯爷来了,几大奸臣都是一愣,暗自盘算是哪个侯爷。

    很快,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此人星眉剑目、脸若冠玉,端是一个翩翩美少年。

    但眉宇之间隐藏着些许阴气, 若是仔细端详,却让人心中闪过一丝别扭,并且也将这美男子衬托得有点女儿阴柔。

    看到他进来,除了蔡京之外,其余五大奸臣同时站了起来,对着美男子拱手行礼。

    “见过神通侯!”

    蔡京也笑眯眯的打了招呼:“应看, 你来啦。”

    不错, 这个翩翩美少年正是神通侯方应看。

    其实,这个侯爵本来不应该是方应看的,毕竟他不是皇亲贵胄,只是个江湖中人。

    而且连半步大宗师都没有达到,这种人想找的话,还是能找到一大把的。

    那么大宋朝廷为何独独重视他呢?原因在于他有个好爹,他爹是方歌吟方巨侠。

    也就是当年李沉舟打上京师,与诸葛小花、元十三限联手决战李沉舟于京师之外的那个人。

    方歌吟是实打实的半步大宗师,而且在同境界之中,也排得上高手。

    大宋朝廷想要拉拢方歌吟,便欲封他为神通侯。

    不过方歌吟不想为朝廷所累,更不想掺和到政治斗争中去,于是一再推辞。

    但大宋朝廷始终不死心,纠缠到最后,方歌吟实在推不过。

    恰逢当时方应看受了情伤,心气都低落了下去。

    方歌吟想让他振作起来,换个环境也不错,便想了个折中的法子,让自己的儿子代父受封。

    至此, 方应看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郎, 便成了大宋朝廷认可的神通侯。

    而且方应看似乎是天生的政治动物,自从入了京师,便一头扎进了权力漩涡之中。

    以他的人生阅历和经验,所有人都认为,他会被那些老狐狸玩弄于鼓掌之中。

    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方应看竟然如鱼得水,非但没有被人拿捏,反而左右逢源,迅速壮大起来。

    短短几年时间,方应看麾下就笼络了一批高手,而他自己和其中五人被合称为“多指横刀七发,笑看涛生云灭”。

    这“笑看”二字指的就是方应看本人,别看他排在第四位,其实论武功他是第一位。

    手中掌握着神兵血河,精通血河剑法和血河神指,父亲方巨侠更是传授了他四大奇招以及独门身法万古云霄一羽毛。

    可以说,方应看的武学配置相当高,再加上资质不弱,因此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宗师巅峰。

    而就像谢小楼能够凭借先天无相神功和先天无相指剑虐杀同阶。

    在四大奇招的加持下, 方应看的真实战力比一般地宗师巅峰还要更强!

    之后他又敏锐地发现了大宋朝廷中的盲点, 那就是内廷,也就是一杆太监们。

    外廷,以蔡京为首的奸党和包拯、范仲淹、诸葛正我、岳飞等贤臣互相争斗。

    而且双方斗的日渐凶狠,都有致对方于死地的心思。

    而面对他这一股新崛起的势力,双方都拉拢过他。

    但方应看野心极大,绝不想屈居人下,所以和两边都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却谁也不亲近。

    他将目光瞄准了被忽视的内廷,与内廷中的米有桥、童贯、李宪等大太监交好。

    最终,他以首席太监米有桥的名义,创建了有桥集团。

    内廷中不少人都归附其中,力量更加壮大,逐渐成为一方不可忽视的政治势力。

    至此,方应看在大宋朝廷之中彻底站稳了脚跟。

    看到五大奸臣向自己行礼,方应看也不托大,急忙向对方回礼:“各位大人好!”

    随即又看向了坐在主位的蔡京:“见过相爷,祝您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蔡京哈哈一笑:“应看,你是皇上亲口封的神通候,我们这些臣子,应该给你行礼才对。”

    方应看不卑不亢的说:“相爷言重了,这侯位是封给我父亲的,侄儿只不过捡了个便宜而已,算不得数。”

    说完又从怀中摸出一个锦盒,轻轻打开之后,只见其中放着一枚橙黄色的药丸。

    “相爷,今日是你的寿辰,小侄思前想后,金银宝物你肯定看不上,我也没什么好送的,便托人炼制了一枚丹药。”

    “此丹药性温和,就算是没有武功打底,也不妨碍吸收,服用后可延年益寿,对身体大有裨益。”

    闻言,蔡京顿时大喜,钱财古董对于他犹如粪土,收了也权是让底下的人安心而已,但也都是丢在库房吃灰的下场。

    而这丹药正好瘙到他的痒处,再加上方应看的政治势力,当即站起来接过。

    “应看有心了,有心了呀,哈哈哈哈......”

    “小侄惭愧!”

    方应看落座,人员到齐,终于开始商量正事。

    蔡京将锦盒小心放在桌上,目光环视众人。

    “诸位大人,今日借着老夫寿辰的名头召集大家,原因想必你们心里都清楚。”

    “这段时间以来,包拯、范仲淹、诸葛正我等人接连出手,短短半年时间,就有两个团练使、两个观察使、三个给事中被他们以各种罪名拿下。”

    “并且老夫已经收到消息,知枢密院事黄山松已经有把柄落到了包拯的手中,处境不妙。”

    贾似道当即一拍桌子:“这个包黑子,他现在每日不干别的,就盯着咱们的人。”

    “派了展昭、宋慈等人巡游各州,以查案为名,实则就是要对付我们,搞得下面的官员人人自危。”

    “谁还没有点小过小错,活生生的人,哪个没有七情六欲,抓住一点小事就往死里整,我就没见过像他这么死心眼的。”

    秦桧扬了扬嘴角:“这可不成,下面的人已经多次奏报,事态再不控制,人心要散,恐怕有人要倒戈了。”

    “相爷,您老位高权重,能不能上奏皇上,至少先停了宋慈等人的职,给下面的官员安安心。”

    梁师成轻抚胡须,缓缓开口:“没那么容易,这次不仅仅是包黑子、范仲淹他们几个,郭靖和岳飞都上奏要求整治吏治。”

    “这两人统帅着数十万大军,咱们大宋一多半精锐都掌握在他们的手中,文武联合,皇上也是被裹挟,不得不从。”

    “所以在我看来,哪怕是相爷上奏,皇上只怕也不会听从,这次不拿一些人开刀,是无法善了的。”

    旁边,方应看淡淡地喝着茶水,这些事情与他无干,不过他还是在心里暗笑:“斗吧,你们斗的越厉害,我的机会就越大。”

    突然,蔡京的目光转向了方应看:“应看,你的意见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