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88.又遭袭击

时间:2022-05-29作者:醉卧长歌

    衡阳城外,谢小楼和鸠摩智骑着马不紧不慢的前行,一路上都能看到龙儿留下的标记。

    经过了刚刚的大战,此刻二人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似乎依旧能闻到衡山上飘来的血腥味。

    走了一会儿后,鸠摩智突然问道:“小檀越,在山上之时, 我听到你说起了葵花宝典。”

    “而那个方长老在杀人的时候,身法鬼魅,犹如地狱葵花,这便是她练的功夫吗?”

    谢小楼心想,你这和尚就对武功感兴趣,死了这么多人,也没见你念几句往生咒,虚伪!

    “咳咳……我的猜测应该是正确的, 这个叫方影的女子, 大概率练的就是葵花宝典。”

    “否则我实在想不出,日月神教有什么武功能将身法提升到这种程度,你也见到了吧。”

    回忆刚刚,鸠摩智还是不由生出冷汗:“如鬼似魅,如影随形,这样的身法,实在骇人听闻!”

    “小僧也见过关圣主出手,但坦白说,关圣主的身法速度及不上这位方长老。”

    “小檀越,这所谓的葵花宝典,到底是什么样的武功?”

    谢小楼暼了他一眼:“明王,你这朝秦暮楚的老毛病又犯了,天罡诀才练了多久,得陇望蜀,可不是好习惯。”

    “阿弥陀佛,小檀越误会了, 小僧只是好奇而已, 毕竟见识了如此神功,谁又能不好奇呢?”

    谢小楼有些恶趣味地嘿嘿一笑:“你既然如此好奇,那给你讲讲倒也无妨。”

    “葵花宝典确实是一门神功,这门武功来历神秘,有一种说法,此功为一对夫妻所创。”

    “丈夫的姓名中有个葵字,妻子的姓命中有个花字,所以被称为葵花宝典。”

    “这对夫妻开始的时候非常恩爱,但不知为何,随着武功变得越来越高,两人的矛盾也越来越大,最后闹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而原本的葵花宝典,也被分成两部分,二人各自带走一半,丈夫持有的那部分被称为乾经,也叫做天书、阳录。”

    “妻子持有的那一半被称为坤经,别叫做地书、阴录,其中记载的武功极为精妙。”

    “另外还有一种传说,这葵花宝典源自于深宫大内,是一名太监所创。”

    鸠摩智一惊:“太监?能够创出这等神功, 必然是顶尖的大宗师、大高手, 为何要入宫做太监呢?”

    谢小楼摇摇头:“这就不清楚了,或许是已经成为太监之后,慢慢的才将武功练到这等地步吧。”

    “总之这葵花宝典来历神秘,真真假假,已经没人说得清楚。”

    “而这门功夫注重的是身法与内力两项,练到精深奥妙处,天人化生、返老还童,倒也不是不可能。”

    “但据我所知,葵花宝典应该是男子才能修炼,不知为何,那方影长老身为女子也能修炼,而且看样子还准备传给曲非烟。”

    鸠摩智道:“这也并不奇怪,比如有些武功走的是阳刚路子,女性修炼只能事倍功半,但并不是说不能练。”

    “只不过练成之后,效果不如男子那般好而已。”

    鸠摩智的观点也有道理,谢小楼回忆了一下,原著之中好像并没有说女人不能练。

    而且他们现在处于综武世界,产生些变故,也在接受范围内。

    谢小楼继续说道:“估计只有男子才能发挥出宝典真正的威力吧,不过男子若想练这门武功的话,是有一个前提的。”

    鸠摩智自顾自的说道:“这是必然,神功宝典一般都有限制。”

    “是的,但葵花宝典的限制尤为奇怪。”

    “喔?是什么?”

    谢小楼嘿嘿怪笑:“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闻言,鸠摩智先是一愣,随后也没有其他反应:“这条件当真怪异,小僧倒也是第一次听说,只怕世间男子,就算得了宝典,多半也不愿修炼。”

    “呃……明王,我看你怎么不甚吃惊?难道不感觉很奇怪吗?”

    鸠摩智微微一笑:“这有什么奇怪,对于一般的男子来说,当然难以接受。”

    “但是对于我这样的僧道来讲,人生的意义不过就是向佛和练武,那人世间的情欲早就没了。”

    “若是小僧得了宝典,自宫倒也没什么,反正小僧一心许佛,有没有男根并无大碍。”

    谢小楼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这老和尚当真可怕,自宫在他看来简直像喝凉水一样简单,那一坨肉就当真如此不堪吗?

    他心中不由暗想,看来这葵花宝典最适合传播的原来是道观寺庙。

    只要佛心、道心够纯,不过是区区二三两的事儿而已,完全小意思。

    反正让谢小楼练,打死都不可能。

    两人骑马一路前行,边聊边走,不多时已经离衡阳城很远。

    这里虽然也是官道,但来往的商贾行人明显少多了。

    道路两旁林子茂密,想起一声声的鹧鸪鸣啼。

    咕噜噜……

    突然,谢小楼的肚子叫了起来。

    “明王,我有些饿了,你要吃东西吗?”

    鸠摩智微微摇头:“小僧腹中并无饥饿,小檀越自便吧。”

    “好。”

    谢小楼弯腰低头,想要取马匹右侧挂链中的食物。

    恰在此刻,在听嗖的一声,一道凛冽的破风声从他脑门儿顶部穿过,几缕黑发晃悠悠飘落下来。

    谢小楼一惊,忙向旁边林子中看去:“明王,有人暗算偷袭!”

    鸠摩智也已经发现情况,探手一抓,拿住了谢小楼的肩膀,随即双脚在马鞍上一点,已带着他飘然后退。

    紧接着就见又是一大片暗器撒来,当场就将两匹骏马扎成了筛子。

    谢小楼和鸠摩智对视一眼,心中均道:“果然来了!”

    “何方宵小,欲行偷袭之事,卑鄙暗算,还不现身!”

    谢小楼一声大喝,就见左右两侧的林子中突然各杀出一个人来,大白天依旧黑衣蒙面。

    看着二人的打扮,谢小楼大声问道:“你们绝非拦路打劫的强盗土匪,说,是不是颜鹤发派你们来的?”

    但这两人一言不发,各自分开朝着谢小楼和鸠摩智冲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