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87.衡山泣血

时间:2022-05-29作者:醉卧长歌

    衡山泣血,长风呼啸。

    山上好似陷入静止一样,过了一会儿,一名衡山弟子靠近过去,伸出手掌碰了一下刚刚还和自己交战的敌人。

    霎时,此人立刻仰面倒地,就听当啷一声, 手中的长刀滚了几滚,人赫然已经死了。

    “啊!”

    这名衡山弟子惊讶着连连后退,谁料这一推就好似开起了多米诺骨牌。

    只见刚刚被红影罩过,陷入静止的人,如同割麦子一样,一茬一茬的倒下。

    只是眨眼的功夫, 场中已经只剩下五百多人还能站着,而这五百多人无一例外, 全都身着衡山派的衣服。

    诡异,寂静,无一人敢动!

    几百人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生怕发出大的声响,惊动了那站在树梢上的红衣鬼魅。

    谢小楼的额头渗出冷汗,刚刚那十几个宗师高手,一瞬间就被方影击杀。

    但这其中有偷袭的成分,那些人刚刚听完了笑傲江湖,此刻不管是戒心还是战意,都处于最低点。

    而方影毫无征兆,说动便动,实则暗地里早已下了杀心。

    以有心算无心,再加上她那追风逐电的身法,这才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完成了击杀。

    但下面那些可就不同了,围攻衡山派的各大帮派弟子,数量接近五千人。

    就算经过了拼杀, 剩余人数依旧超过两千人, 但现在这两千多人,全都诡异般的倒下了。

    回忆刚刚,那空中绽放的妖艳葵花,好似来自幽冥地府的召唤,是地狱绽放的葵花。

    谢小楼艰难的扭动脖子,仿佛听到了骨头咔咔的声音。

    他看了看令狐冲,这个往日洒脱的剑客,此时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又看了看鸠摩智,这个原本场中武学最高的人,也和自己一样,瞪大着眼睛,脸上遍布冷汗。

    龙儿颤颤巍巍的小声说道:“好可怕,好吓人,这到底是什么?”

    谢小楼张了张嘴,这才感觉嗓子干的难受,艰难的吐出四个字:“葵花宝典!”

    他的声音明明已经极低极小,但方影就是长了顺风耳,竟然还是往这边看了看, 当然也有可能她是要看曲非烟。

    “非非, 这次可看清楚了吗?”

    曲非烟更加难了:“还是没有, 师傅。”

    方影此刻相距众人数百丈远, 但声音却仿佛就在耳边。

    “那也无妨,想找东方不败报仇,你就要学好这葵花宝典,懂吗?”

    “弟子谨记!”

    “好,跟我回黑木崖吧。”

    曲非烟赶忙走到曲洋和刘正风面前,给每个人的尸体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然后取走了带血的七弦琴和六孔洞箫,不过看着爷爷的尸身,依旧伤感的流下泪来。

    她很想祈求方影,将爷爷的尸体也带走,但小姑娘心思细腻,知道此时绝不适合开这个口。

    于是看向了谢小楼:“这位大哥哥,我想求你件事。”

    “曲姑娘请讲。”

    “我要跟随师傅走了,你能不能帮我将爷爷和刘公公安葬,我不想有人打扰他们。”

    方影的声音却也悠悠响起:“小子,东面那座天吟峰,风景清丽优雅,正适合做他们二人的合葬之所。”

    “你去葬了他们吧,不要让衡山派的人动手,以免损了我神教威严。”

    “莫大,我要借刘正风尸身一用,你有何话讲?”

    看着那随风摇曳的红色身影,莫大倒是很想据理力争,毕竟刘正风是他们衡山派的人。

    但一想到刚刚那恐怖般的景象,以及下方还活着的几百名衡山弟子,莫大果断的选择怂了。

    而且与其进衡山宗祠,恐怕刘正风更想和曲洋合葬吧。

    想到这里,他向着远处的方影拱了拱手:“但凭前辈处置!”

    方影轻轻点头,又对谢小楼说:“小子,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可能办得?”

    谢小楼大声说道:“义不容辞!”

    方影没再说别的,甚至都没有问谢小楼的名字,亦如来时一样,鬼魅一般的消失无踪。

    而同样消失的,还有抱着琴箫的曲非烟。

    随着两人的离去,这场衡山大战终于落下了帷幕。

    虽然过程离奇曲折,不过结局总归是好的,衡山掌门莫大没死,弟子也还剩下了五百多个。

    至于说金刀寨、神拳门、百鬼林这些帮派就惨了,不仅掌门人和高层全部死绝,而且带来的精锐也无一幸免。

    只要消息传出去,这些帮派立刻就会被吞掉。

    衡山派自然是没有这个能力了,能够保全住原本的地盘就很不错。

    不过经此一役,应该没人再敢打衡山的主意了。

    天吟峰,谢小楼和鸠摩智一人背着一具尸体来到山顶。

    找到一棵大树下,挖了两个土坑将二人放入其中。

    鸠摩智左右看了看,将目光放到了一块表面光滑的巨石之上。

    随即火焰刀连续劈砍,很快就打造出两块墓碑。

    碑上没有写其他的,只有两个名字。

    没有衡山派,也没有日月神教,以他们二人的纯粹,两个门派容不下,这个江湖也容不下。

    “唉!就让他们安眠于此吧。”谢小楼长叹一声道。

    就连鸠摩智这种看惯了人世争端的,此刻也是唏嘘不已,默默无言。

    回到衡山派,一众弟子在莫大的指挥下开始收拾残局。

    首先就是要将这些尸体葬掉,不仅包括着衡山派的尸首,其他门派也要处理。

    因为若是随意堆积抛弃,很容易造成瘟疫,那就是大罪过了。

    而且衡山大殿都塌了,重建又是一番大工程。

    这些还都是表面易做的,真正难的是重新招收培养弟子。

    经此一役,衡山派必然威名大振,肯定会有很多人前来拜师,但新弟子从入门到可堪一用,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而且谢小楼那点私心也没能实现,莫大既然还活着,那些衡山弟子自然不能跟着他前往迷天盟。

    不过这本就是个添头,没了也就没了。

    “莫掌门,此间事了,我们也该走了。”谢小楼说道。

    莫大此时伤心再加上焦头烂额,也没工夫招待他们。

    当即亲自将谢小楼和鸠摩智送到山下,一方面是表达尊重,另一方面也要把莫小贝带回山上。

    来到有间客栈,龙儿已经提前离开了,他们几人互相道别。

    “小贝,你要好好学武,方能不辜负今日死难的衡山师兄弟。”

    莫小贝重重点头:“放心吧小楼哥,我一定会的。”

    谢小楼又看向令狐冲:“令狐兄,若有闲情,不如来迷天盟坐坐,我那里有不少美酒。”

    令狐冲笑了笑:“既然有美酒,我自当前去,不过这几日还是留在衡山,以防有宵小之徒趁机作乱。”

    “那就告辞了,保重!”

    “保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