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76.杨过和风清扬

时间:2022-05-29作者:醉卧长歌

    “自然是山上的朋友,若是山下的朋友,想必也无需担忧。”

    令狐冲一想确实如此,其他乱七八糟的门派,涌进衡阳城的就有六七千人,衡山才多少,根本不需要帮手。

    “令狐兄, 你又为何来?总不可能真的是凑热闹吧。”谢小楼反问。

    令狐冲也坦然相告:“我与衡山掌门莫大有旧,这次他遭遇危难,既然知道了,男子汉大丈夫,又怎能不来帮忙?”

    两人目的相同,顿时欣喜无限, 只觉越聊越投机。

    “令狐兄,对于你的大名,我素有耳闻, 听说你学的是独孤求败前辈留下的剑法。”

    令狐冲微微一笑,也是有些自得:“我当初上山之时,来来回回转了半天,最后在崖壁之上看到了这篇独孤九剑。”

    “立时便觉此剑与我有缘,稀里糊涂之间也就练成了,想来也是运气好。”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我相信剑宗不少人都练过独孤九剑,但既然只有你一人练成,就已经说明问题了。”

    两人碰了一杯,令狐冲道:“倒也不能这样说,剑宗创立几百年,天荡山上存留的武功不知有多少。”

    “但有魄力进入剑宗的人却越来越少,这其中还有一大部分已经有所成就的。”

    “就比如薛衣人、叶孤城、风清扬等前辈,他们在进入剑宗的时候,武功已然不低,所求的更多是走出自己的剑道。”

    “所以即使进入剑宗, 也不是为了单纯的学武,更多是领悟前辈高人留下的招意, 希望这些招意能有助于自己突破瓶颈,对于外功招式已然不太看得上眼。”

    “只有类似于我这种的年轻人,才会真正的从零开始学,但具体学什么武功,也看个人的爱好、性格等方面。”

    “就像西门吹雪那小子,他性格冷傲,和不相熟的人屁都放不出一个,让他学独孤九剑,那是学不来的,就算强自学了,也总是别别扭扭。”

    “还有就是杨过那小子,他上山的时候就已经断了一条胳膊,只剩下一条左臂了。”

    “这种情况之下,若想修炼独孤九剑这种偏向灵巧的剑法,显然很不合适,只能事倍功半。”

    “所以他转而练起了独孤前辈留下的重剑,那套剑法我也见过, 没有深厚的内功打底,是发挥不出威力的。”

    “你猜杨过是怎么办的?”

    谢小楼迟疑地说道:“我听闻神雕侠杨过,他的性格跳脱中不乏偏激,这种人一旦发起狠来,必然十分可怕。”

    “而他既然被人砍掉了胳膊,想必是与人结了大仇,那么为了报这一臂之仇,就算干出再出格的事也不稀奇。”

    “以他那偏激的性格,只怕会做殊死一搏,说不准便要去学独孤前辈留下的那套怒涛海潮内功,成则成矣,不成则一了百了。”

    令狐冲十分惊讶的看着谢小楼:“小楼兄弟,你认识杨过吗?”

    “听说过但是没见过,自然是不认识。”

    “那你所说的,为何与事实几乎一样?”

    谢小楼哈哈一笑,心想神雕侠侣又不是温瑞安、梁羽生的作品,都被翻拍了多少遍了,我能不知道吗?

    “只是根据流传出的消息,由此猜测而已,不知准确与否?”

    令狐冲翘了翘大拇指:“几乎不差,莫非小楼兄弟懂得相术?”

    “哈哈......相术我自然不懂,纯粹瞎猜而已。”

    “你说的不错,杨过上山之后,便一头扎进了瀑布水潭之中,而且越是暴雨天气,他就越是疯狂练功,有次差点溺死在水中,幸而被神雕所救,这才保住小命。”

    “如此刻苦修炼了三年,终于将独孤前辈留下的重剑提了起来,自此又是五年苦修,这才将重剑之法练的纯熟。”

    “随后又是六年苦练,神雕还经常给他带来些异果,这才将独孤前辈留下的内功入了门。”

    “似他这般连命都不要的,天荡山上还真找不出几个,反正我是自愧不如。”

    “听说最近权力帮正在招揽他,也不知成与没成,他那仇恨也不知报没报。”

    谢小楼道:“看来令狐兄和杨过很熟,若有机会,倒请引荐一下,我对那只神雕很感兴趣。”

    令狐冲朗声笑道:“神雕乃是独孤前辈归隐剑宗深处后收养的,若论辈分,比一般的江湖人高出多了,而且通人性懂剑法,你若见了,必然惊奇!”

    “嗯,听令狐兄所说,独孤求败前辈还隐居在天荡山上?”

    令狐冲摇摇头:“这却不知,反正都是这般传说的,但我没见过,若说有人可能见过的话,应该只有风清扬前辈了。”

    “不过风老前辈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要找他就难了,上次听到他的传闻还是在五年前,据说他在华山隐居。”

    这顿酒喝了一个多时辰,谢小楼和令狐冲又都是能侃的人,天南海北说个没完,后来鸠摩智和龙儿都已回房休息,只剩他们两个还在吹牛。

    看到外面夜已深了,谢小楼道:“令狐兄,我欲先上衡山派看看情况,你要不先到我房间休息,客栈中也没有多余房间了。”

    令狐冲将最后一滴酒喝干,擦了擦嘴角道:“同去同去,我也要见见老朋友了。”

    “好,那便同去!”

    谢小楼摸出一张银票丢给掌柜,与令狐冲结伴走了出去。

    小半时辰后,两人已经来到了衡山脚下,刚刚靠近上山的路,左右立刻跳出五名持剑弟子。

    “什么人?报上名来!为何深夜上山?”

    令狐冲道:“小哥,你上去通秉,就说令狐冲到访,你们掌门莫大先生自然清楚。”

    谢小楼也道:“还有我,就说迷天盟谢小楼探访故友,快去吧。”

    听到二人名号,弟子心中一惊,不敢怠慢:“请二位少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说罢向着山上飞奔而去,不多时便已返回,身旁还跟着一人:“在下刘芹,家父刘正风,特请二位少侠上山一叙。”

    两人跟着刘芹来到半山腰,衡山派的大殿就坐落在此处,此刻虽然已是深夜,但殿中灯火通明,这个时候显然没人睡得着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