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75.醉仙狂剑

时间:2022-05-29作者:醉卧长歌

    衡阳城,有间客栈。

    周围食客的交谈落在谢小楼和鸠摩智的耳中。

    谢小楼暗想:“看来料想的不错,这次的金盆洗手大会注定不能善了,只是不知会不会和原著中一样,害的刘正风家破人亡。”

    这时,旁边的人道:“小声点,咱们就是过来凑热闹,这衡阳城毕竟是衡山派的大本营,不要招来事端。”

    “嘿嘿......张兄想多了,衡山派自己又不是不清楚,但他们依旧要举行这次金盆洗手会,便说明已经别无他法了。”

    “我想,此刻的衡山派一定如临大敌,精锐弟子都已召回山上,防范有人按耐不住提前动手。”

    “也对,这次来了那么多帮派,少说也有六七千人汇聚在这衡阳城中,衡山派的弟子只怕已经不敢在城中瞎逛了。”

    谢小楼轻轻敲击着桌面:“衡山派满打满算也不过三千人,去掉老弱妇孺就更少了,这下可糟了!”

    鸠摩智则说道:“若只是一般的弟子,多一些倒也无妨,毕竟那么多门派汇集到一起,心中都有私心,其实无法形成太强的战力。”

    “真正有威胁的,是这些人中的高手,数量倘若太多,那便不好对付了。”

    “小檀越,你若当真担心那朋友的安慰,倒不如连夜山上,提前将他带出来,方保平安。”

    谢小楼想了想后点点头:“嗯......你说的有道理,现在太阳还没完全落山,等夜深了,我便走一趟,以免被人注意到,先吃饭吧。”

    两人化身干饭人,埋头吃了起来,只不过任凭桌上饭菜再美,终究食之无味。

    片刻之后,便听到一个男人说道:“小二,打酒!给我把这一葫芦装满!”

    店小二看了看男人腰间的酒葫芦:“客官,您这葫芦只怕能装十斤了,不知要新酒还是老酒。”

    谢小楼本没在意,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毕竟衡阳城中的人实在太多。

    但却听到周围有人小声说道:“兄弟,你看那人是不是剑宗的令狐冲呀?”

    脑中电光一闪,谢小楼猛然抬起头来,向柜台处一看,只见一个身材消瘦但却挺拔的男人正站在那里。

    只看穿着,这人简单的很,一身蓝色衣衫,并非上等货,脚踩的也是普通的牛皮布鞋。

    左手提着一把剑,剑鞘之上铭刻着松纹,看起来颇显古意,右手扣在腰间,正要解下那个大酒葫芦。

    “以前老白说过,令狐冲绰号醉仙狂剑,一只酒葫芦时常不离手,莫非就是此人?”

    只见令狐冲将酒葫芦递给店小二,又在身上摸了摸,可惜摸了半天,只掏出一钱碎银,当即有些不好意思。

    “小二,一钱银子能打多少酒?”

    店小二面露难色:“客官,您要是喝新酿的高粱,一钱银子我给您装两斤,要是想喝点好的,只怕......”

    “行,高粱就高粱,给我来两斤,饭可以不吃,酒不能不喝呀!”

    店小二心中鄙夷,感情是个酒蒙子,这种落魄的江湖人他也见过不少,说实在的,还不如他的营生好过,江湖混成这样,着实没意思。

    不过脸上依旧堆笑:“好嘞,您稍等。”

    “小二,等一下!给这位客官打满,而且要打最好的,算我头上。”

    店小二和令狐冲同时转身看过来,前者见是谢小楼发话,知道这位是有钱的主,当即点头称是。

    令狐冲却拒绝说道:“朋友,你我素未谋面,无功不受禄!”

    谢小楼指了指他道:“你是令狐冲,对也不对?”

    令狐冲点点头:“不错,令狐冲籍籍无名,想来也不会有人冒充。”

    谢小楼又指了指自己:“我叫谢小楼,咱们这不就认识了嘛。”

    令狐冲先是一愣,随后哈哈一笑,顿觉对方是个妙人:“那好,朋友既然想请我喝酒,我可就不客气了。”

    “江湖儿女,五湖四海皆兄弟,若都客客气气,不免显得婆婆妈妈,何不过来同坐,我这一桌饭菜正愁吃不完呢。”

    令狐冲性格洒脱,说不好听的就是大大咧咧,而且好结交朋友,当下也不再推辞,几步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下。

    “这位是?”

    谢小楼做了介绍,令狐冲向他拱了拱手:“见过大师!”

    “令狐少侠好,小僧有礼!”

    打了个照面,令狐冲的鼻子已经忍不住闻了一圈,最后定格在那坛好酒上。

    “如果鼻子没骗我,这里面装的应该是十五年以上的竹叶青。”

    “好东西、好东西,只是闻闻味道,就能感受到其中的绵然悠长,让人抵受不住。”

    “令狐兄不愧人称醉仙,果然是酒道中人,来,我给你满上一杯!”

    两人碰了一杯,令狐冲顿觉不过瘾。

    “小二,换两个大盏来!”

    一坛五斤装的酒,若是装到碗里去,也不过二十余碗而已,所以顷刻之间,五斤酒已经少了一半。

    令狐冲发出满意的哈声,打了个酒嗝,一脸幸福的靠在椅子上。

    “呼......好久没喝的这么痛快了,这味道,当真美味!”

    “令狐兄,你也是江湖有一号的人物,不想过的如此清贫。”

    令狐冲尴尬一笑:“我不过是一江湖浪荡子,哪有什么名号,就是闲不住,瞎跑瞎逛而已。”

    “哈哈......剑宗走出来的人,又岂有平凡之辈?江湖歌曰:非惊才绝艳者不入剑宗,小孩子都知道。”

    “谬赞了,不知小楼兄弟是哪个门派的高徒?”

    谢小楼淡淡地说:“迷天盟!”

    令狐冲一怔,他散人一个,倒是没有注意过江湖帮派的人事变动,并不知道谢小楼八圣主的身份。

    但只要在大宋国混,迷天盟的名号总是知道的,不由暗想迷天盟虽然已经日薄西山,但再怎么说也是曾经的顶尖帮派,为何跑到衡阳来了?莫非也是为了刘正风金盆洗手而来?

    想到这里,当即抱了抱拳:“原来是迷天盟的高徒,莫非谢兄弟也是来参加刘正风金盆洗手会的?”

    谢小楼点点头:“看来,令狐兄也是喽。”

    令狐冲笑了笑:“我只是听说这里有热闹,过来看看,不过迷天盟处于大宋以北,怎么也来管这南方之事?”

    “管事倒不敢,却为朋友而来!”

    “喔?那……不知是山上的朋友还是山下的朋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