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74.暗听

时间:2022-05-29作者:醉卧长歌

    衡阳城,因处于衡山脚下而得名,城市规模不小,虽然身处于内陆之中,但经济也颇为繁荣。

    这里虽然不沿海,但附近却有盐矿,盐铁买卖放在古代,那可都是暴利行业,是不管走到哪里都放行的硬通货。

    而且当地还有很多土特产,药材的种类也颇为丰富。

    再加上道路交通便利,货物运输方便,所以衡阳城地理位置虽然不佳,但依旧颇为繁荣。

    平日里,街上行脚的商客来来往往就有很多,不过一般都是熟客,经常见面大家都认识。

    唯独最近这几天,突然有大量陌生人涌入了衡阳城,而且携带兵刃,一看就是练武之人。

    老百姓们一打听,这才知道,原来是衡山派的长老刘正风要举行金盆洗手仪式退出江湖。

    百姓虽然不懂什么江湖不江湖,不过人多总有好处,对于带动经济发展很有作用。

    故而客栈、酒馆、药材铺,甚至棺材铺的生意都好了很多。

    就连朝廷,也派了不少人巡街把门,江湖仇杀不管,只怕滋扰了百姓商家,这些可都是税收来源。

    随着日头偏西,衡阳城外两人一马快速奔来。

    抬眼望去,已经能够看到城郭的轮廓,谢小楼这才勒了勒马缰绳,将速度放缓下来。

    “明王,前方就是衡阳城,咱们快到了,就是不知道龙儿走到哪里了。”

    “阿弥陀佛,不出意外的话,龙儿姑娘应该比我们早到些。”

    “喔?这是为何?”

    不过问了问题后,谢小楼转瞬就明白过来,鸠摩智这家伙在说自己拖后腿呢。

    驾……

    不多时,两人已经来到城门,把手的兵丁检查了一下,询问了几句,将他们放入城中。

    “明王,先找暗号。”

    谢小楼下马,牵着缰绳左看右看,鸠摩智的目光不停环伺周围,很快,就在一户民房的墙上看到了一条简易龙纹,和小孩子的涂鸦并不二致。

    两人顺着龙头指向的方向走去,只见街道上人来人往,三三两两的江湖人交头接耳不断。

    “明王,他们在说什么?你能听到吗?”

    鸠摩智眯了眯眼,耳朵微微抖动,随即传音入密:“有些模糊,约莫是能听到和刘正风金盆洗手有关。”

    谢小楼点点头,心想只怕这些人中有不少要对衡山派发难。

    跟着龙纹一路前行,走过两条街,穿过一条巷子,两人来到了一家客栈前,这次终于不是悦来客栈了,改成了有间客栈。

    只是站在门外,就能听到里面传出的嘈杂吵闹声,可见人流量之大。

    步入其中,立刻就有个店小二迎了上来:“两位客官,欢迎光临小店,敢问是住店还是吃饭?”

    “住店。”

    “呦,巧了,我们客栈只剩下两间房了,正好租给你们。”

    “嗯,把马喂一下。”

    两人向里面走,左右看了看,在角落中看到了龙儿,对方正在一个人小酌,慢慢地吃着。

    似乎感受到了谢小楼的目光,龙儿抬眼看过来,两人打了个照面,点了点头,谁也没有说话。

    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足足跑了半天,谢小楼也有些乏了,不由大声喊道:“掌柜的,把你们这里拿手的招牌菜都来一盘,再加一坛五斤老酒,可不要兑水,我喝的出来。”

    “另外再加两个素菜,一碗素面和一盘白面馒头,不要掺一丝荤腥。”

    听到喊声,老板看过来,干客栈酒楼这一行的都有眼力见,谢小楼的衣着一看就是上等材料,必然是有钱的爷,当即满脸堆笑:“您稍等,马上就来!”

    不多时,足足八个菜端上桌子,对比周围有些食客简单的牛肉高粱酒,堪称丰盛。

    “明王,赶了这么久的路,快些吃吧。”

    鸠摩智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片刻之后宣了一声佛号,这才动起筷子。

    他这般做派,谢小楼已经见了多次,终于忍不住问出声来:“明王,你又不是基督徒,怎么还搞饭前祷告这一套?”

    鸠摩智微微一笑:“小檀越,小僧刚刚念的是供养咒,佛门弟子饭前饭后都要诵念。”

    “所谓若饭食时,当愿众生;禅悦为食,法喜充满。”

    “念供养咒是为了提醒自身,不可过度贪求饮食美味,应当时时将自己安住于禅悦法喜与自在宁静之中,以法为食。”

    谢小楼无语:“以法为食有甚么用!法又不能真的当饭吃!”

    鸠摩智并不多做解释,反正解释也是白解释,不入教门是永远体会不到经意奥妙之处的。

    吃了几口素面,鸠摩智似乎想起什么突然问道:“小檀越,你刚刚说的基督徒是什么?听起来似乎也是修行之人。”

    “呃......基督教就和佛门、道门差不多,也是一种宗教信仰,不过多流行于西方番邦之地。”

    “他们不信神仙不信佛,而是信仰上帝,认为是上帝创造了世界,让世界拥有了光和一切。”

    鸠摩智皱了皱眉头:“上帝?这个名字听起来倒是新鲜,若有机会,小僧却想见识一番。”

    这时,周围一桌几个武林中人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其中一个道:“这次刘正风要金盆洗手,嘿嘿......我看他退出江湖是假,躲灾避祸才是真的。”

    “哼!那可不是!谁能想到,刘正风怎么说也是衡山长老,竟然和日月神教的曲洋暗中勾连。”

    “咱们这些门派哪个和日月神教没有仇怨,哪个都有不少人死在日月神教的手中。”

    “刘正风当真是老糊涂了,他去和两派六道、五行魔宫交好也就罢了,哪怕是和西方魔教、海外魔门交好,也没人会说什么。”

    “可偏偏是日月神教,这一番被爆出来,已经犯了众怒,当真是无知,越活越回去了!”

    说到这里,他们突然压低了声音,谢小楼看了一眼鸠摩智,对方点点头。

    “我听说,这次之所以来了这么多人,可不单单是给刘正风撑场子的,很多人反而是要找麻烦。”

    “神拳门、山河帮、百鬼林、金刀寨这些,已经邀请了不少帮手,目的就是在金盆洗手会上大闹一场,衡山派这一劫不好过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