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73.谋定而动

时间:2022-05-29作者:醉卧长歌

    被暗戳戳的警示一番,谢小楼那点花花肠子顿时萎了。

    “那啥,龙儿姑娘,我去给你找些吃的来。”

    龙儿劈手在水中一探,随后一抛,一条不大不小的鱼儿落在谢小楼脚边。

    谢小楼会意:“你想吃鱼,不过手边没什么调料。”

    “无需麻烦,简单烤熟了就行,行走江湖,风餐露宿惯了。”

    “呵呵......看不出来,神龙教圣女竟然如此好打发,行,那便烤来吃吧。”

    不多时,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已经传开,看着已经熟嫩嫩的鱼儿。

    谢小楼不由说道:“鱼儿呀鱼儿,你刚刚在水下肯定很舒服,不知看到了多少不该看的,现在被吃了也别怪我,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你在说什么?”

    突然,背后一道劲风袭来,龙儿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我说什么了吗?你听错了吧,快吃吧,刚烤好。”

    龙儿白了他一眼,坐在地上,一口一口的撕开鱼肉慢慢吃起来。

    吃了几口后问道:“谢少侠,你饿不饿?”

    谢小楼摆摆手:“我刚刚吃过,你吃便是。”

    龙儿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饿,只不过在牢中呆的久了,重获自由后便忍不住什么都想试试。”

    谢小楼笑了笑:“我懂,和报复性消费是一个道理,人被憋的久了,自然会做出些反常举动。”

    龙儿虽然听不太懂,不过还是认同的点点头。

    谢小楼偷偷瞧她,只觉得一身男装的龙儿英姿飒爽,这种可男可女的中性装扮,不是谁都能驾驭的了的。

    “你看我作甚!”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别扭。”

    龙儿一愣,心想刚刚换好衣服后,我明明对着湖面仔细端详过,仪态上绝不可能出错。

    “我......衣服穿得不对吗?”

    谢小楼摆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说穿着,只是觉得称呼太别扭。”

    “以后在此方世界,咱们可以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谢少侠、龙儿姑娘的称呼实在别扭。”

    听他这么说,龙儿一想也有道理,便问道:“那你说该如何称呼?”

    “你看这样如何,我的话,以后就喊你龙儿,你要不就喊我小楼好了。”

    “小楼?”龙儿嘴里念叨了几遍。

    “我24岁,你22岁,总不能喊我哥哥或者大哥吧。”

    龙儿脸色一垮:“那还是小楼好了,顺嘴一些。”

    谢小楼咧嘴一笑:“嘿嘿......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吧。”

    不多时,一整条鱼进了龙儿的肚子,她随手一捻,不远处一朵野花被摄入手中,撕下花瓣擦去了嘴唇上的油渍。

    谢小楼瞪着眼睛,心想美女都是这样搞的吗?

    清理完个人卫生,龙儿脸色一正:“小楼,这里是什么地方?咱们又要去干什么?”

    谢小楼将迷天盟的情况和龙儿说明,随后又将前段时间遭遇埋伏的事讲出来。

    龙儿不由感叹,一个帮派竟然有三万多人,简直恐怖,与军阀无异了。

    “咳咳......龙儿,你的关注点搞错了,问题在于我遭遇到了埋伏。”

    龙儿点点头:“我知道,你怀疑迷天盟中有内奸,是不是已经有了目标,需要我去杀了他?”

    “不,此事不能轻举妄动,我虽然有目标,但还不能确定,所以要试探一下。”

    “现在咱们正在去衡山的路上,明日那里会有一场金盆洗手大会,我这次出来就是为了参加这个活动。”

    “不过这件事,我临出发才告诉颜鹤发,也就是说,整个迷天盟上下,除了我之外,知道此事的只有两人。”

    “小何只是个把门的,以他的地位来说,接触不到核心机密,所以也不可能是内奸。”

    龙儿瞬间明白:“我懂了,如果咱们这趟旅程一切顺利,那么颜鹤发是内奸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

    “但如果咱们又遭遇了埋伏,那么他就极有可能是内奸,对吗?”

    “不错,所以你明白,我为何离开迷天盟之后,跑到这人迹罕至的犄角旮旯,才将你保释出来吗?”

    龙儿微微一笑:“出其不意,我便是你手中的那支奇兵。”

    “孺子可教!除了我之外,没人知道你的存在,倘若他们要埋伏我,你就是致胜的关键。”

    离开山谷,回到了鸠摩智所在的地方,后者看到突然多了一个人,愣了一下了之后,便明白过来。

    这老和尚双掌合十微微颔首:“阿弥陀佛,恭喜小檀越,又得了一员强助力!”

    随后又看向龙儿道:“小僧鸠摩智,见过这位女施主!”

    “喔?大师怎么能看出我是女人?”

    鸠摩智微微一笑:“无他,岁月和时间会交给小僧一切。”

    谢小楼白了他一眼,心想我都不乐意说你,王语嫣被你挟持后,为了图方便,不一样要求人家女扮男装。

    为双方做了介绍,两人算作认识了。

    谢小楼又将情况和自己的计划说明,鸠摩智赞叹的吹起了彩虹屁:“小檀越果然心思缜密,小僧佩服佩服!”

    随即他的话锋一转:“不过小僧也有个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明王请讲,但说无妨。”

    “阿弥陀佛,小僧建议,龙儿姑娘不要与我们同行,以防有心人暗中窥伺。”

    “咱们不如兵分两路,到了衡阳城再汇合,反正这金盆洗手大会邀请的人必然不少,出现几个生面孔,也不会有人在意。”

    谢小楼朝他竖了竖大拇指:“还是你想的周到,就按照你说的来办吧。”

    “另外咱们还需做个暗号,以便到了衡阳城中好接头。”

    闻言,龙儿在石头上随意一划,立刻在表面刻出了一个简易的龙纹。

    “不如就以此物为暗号,龙头指向之处,便是去处。”

    商量好细节,谢小楼又拿出些银两交给龙儿,告诉了她前往衡阳城的路线。

    最后鸠摩智将自己的马匹让给龙儿,毕竟三人之中他的修为最高。

    而且以他的修为,双腿跑起来比骑马还要快得多。

    道别之后,三人兵分两路,向着衡阳城进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