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70.莫小贝近况

时间:2022-05-29作者:醉卧长歌

    天坠一线峡,迷天盟。

    谢小楼请鲁连荣坐下,给他倒了杯茶。

    鲁连荣仔细看了看谢小楼,有些惊讶地说:“上次见面,小楼兄弟还不通武艺,没想到短短时间,已经进境若斯。”

    谢小楼微微一笑:“哪里,我有什么本事,都是我大哥教的好。”

    “谢兄的大哥就是迷天圣主关七吧,那次在七侠镇,如此一尊神仙般的人物就站在面前,可惜鲁某无缘识得,可惜可惜!”

    鲁连荣每次一想到这件事就哀声叹气,那可是大宗师呀,普通人一辈子也见不到一面。

    不过仔细一想,别说是自己,就算是掌门莫大,恐怕也认不得人家,境界相差太远了。

    “对了,关圣主可在山上?”

    “不巧,大哥现在不在,有事出门去了,若是有缘相见,我可以为你引荐。”

    “哈哈......那就先谢过。”

    谢小楼呷了一口茶水:“鲁兄,小贝现在如何?这么长时间不见,怪想她的。”

    说到莫小贝,鲁连荣顿时笑了:“小贝呀,这孩子我打小看着长大,小时候调皮捣蛋的很,让她学武就是不学,整天玩泥巴、掏鸟蛋。”

    “不过这次回来之后,小妮子像是变了个人,不仅主动要求学武,而且非常用功。”

    “她现在每天鸡叫就起床扎马步,一天里面除了吃饭睡觉,绝大多数时间都用来练功。”

    “山上的孩子找她玩,她也不去了,每天剑不离手,到如今,衡山剑法已经耍的有模有样,入门心法也有了进展。”

    “这等资质,放到我们衡山派历史上,都是排行前几的,掌门和叔伯们都高兴的很。”

    得知莫小贝的近况,谢小楼也十分为她高兴。

    “小贝的资质本就不弱,这点是得到我大哥承认的,上次公孙乌龙差点团灭了客栈,看来是给这孩子留下了心理阴影,这才刺激她终于重视起了学武。”

    鲁连荣语气欣慰地说:“不管是什么原因吧,我们衡山派总算是后继有人了,现在门派上下都很重视她,将她当成接班人来培养。”

    “以这孩子的资质,只要用心学下去,不出十年,我只怕就不是她的敌手,二十年后,衡山派就能交到她的手上。”

    两人又聊了一会,谢小楼这才询问起正题:“鲁兄,不知今日前来,有何要事?”

    鲁连荣从衣襟中取出一封红帖:“小楼兄弟,下个月初七,我们衡山派的长老刘正风要举行金盆洗手仪式,特请武林同道观礼,顺便做个见证。”

    “本来嘛,我们衡山毕竟不是什么大门大派,当然够不到迷天盟这种江湖巨擘。”

    “不过小贝这孩子也挺想你的,知道你在迷天盟呢,于是缠着掌门邀请,没办法,我就跑一趟吧。”

    谢小楼接过请帖,打开看了一眼后点点头:“分开这么久,也是时候见一见了,掌柜的、小郭他们远在大明国,大宋这边就只有我们俩,应该相互照应。”

    鲁连荣顿时面露喜色,他来的时候心里还是很忐忑的,生怕连迷天盟的门都进不了。

    毕竟衡山派放到大宋江湖之中,不过是二流三流而已。

    整个门派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三千多人,除去烧火做饭洗衣的,还有那些家眷们,其实真正能打的弟子两千不到。

    而且掌门人莫大,人称潇湘夜雨,实力也不过宗师级别,距离宗师巅峰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这辈子是不可能达到了。

    反观迷天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二者实在没有可比性。

    但谢小楼却接受了邀请,别管是以个人的名义还是帮派的名义参加,他是八圣主,站在那里,就特别有面子。

    “那就谢过小楼兄弟了,下月初七,恭候大驾!”

    “行,我一定到!”

    送走了鲁连荣,谢小楼又仔细看起了这张请帖,上面刘正风三个大字分外扎眼。

    重名是不可能的,他必然就是创作出了笑傲江湖曲的刘正风。

    原著中他与日月神教长老曲洋互为知交好友,也正因如此,才被左冷禅逮住了机会。

    一翻威逼不成,被嵩山派的人杀了全家,曲洋现身相救。

    最后不仅也搭上了性命,甚至还连累了整部书最让人亦难平的角色曲非烟。

    一个蕙质兰心的小姑娘,就这样死了。

    但现在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五岳剑派,嵩山派也是不存在的,甚至左冷禅这个人他都没听说过。

    君不见,令狐冲都成了剑宗弟子,华山派也根本不存在。

    毕竟全真教还屹立于当世,华山派创派祖师郝大通自然也不可能出走另立门户。

    但谢小楼总觉得,这封请帖没那么简单,想要见面何时不可?非要挑在这种日子吗?

    为了搞清楚这件事,谢小楼来到了颜鹤发的居所,他抬起手刚想敲门,脑海中却突然电光一闪,手又缩了回来,转身返回了自己的住所。

    时间流逝,很快来到了初六,今日就要启程前往衡山派,谢小楼选择这个时间点找颜鹤发了解一下情况。

    咚咚咚……

    “老哥哥,你在吗?”

    “小楼啊,进来吧。”

    谢小楼推门进去,严鹤发气走丹田,缓缓收功。

    “小楼,你的伤势如何了?”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多谢老哥关心。”

    “自家兄弟应该的,你找我有事?”

    谢小楼拉开黄梨椅子坐下:“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接了衡山派的一个朋友送来了的请帖,请我去观礼。”

    谢小楼将请帖递给颜鹤发,对方打开仔细瞧了瞧道:“既然是朋友,那便去吧,也能给人壮壮声势。”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老哥对衡山派了解多少?”

    颜鹤发想了想后开口说道:“衡山派属于大宋南部武林,我了解的也不太多,毕竟只是个二流小派而已。”

    “不过最近听说,他们的长老,也就是这个刘正风,私下结交了日月神教的长老曲洋,引发了不少人的不满。”

    “老哥,那些人为何不满?”

    颜鹤发哈哈一笑:“还不是什么正邪之争,日月神教也属于魔门,虽然魔门并不代表坏和邪,但确实搞出过不少事端,尤其是咱们大宋国,日月神教相对更活跃一些。”

    “愿闻其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