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54.李布衣的条件

时间:2022-05-08作者:醉卧长歌

    江湖之中,向来少不了的就是算命先生。

    有句顺口溜,说的就是九种普通职业,俗称中九流:即一流秀才二流医,三流丹青四流皮,五流弹唱六流金,七僧八道九棋琴。

    这其中的六流金,指的就是算命先生,他们往往出没于各大城镇之间,有的游方行走,看见有缘人便算上一卦。

    也有的固定场所,开门置店,专司给人断凶卜吉。

    哪家若是有大事要办,比如红白之事,往往便需要求助算命先生。

    姑娘选个黄道吉日出阁,先人择个风水宝穴下葬,一切都离不开这一行当。

    至于其中的真真假假,那就不好分辨了。

    就比如谢小楼儿时住在村子里的时候,曾经就有一个中年男人进了家门,忽悠母亲谢小楼将有一劫。

    谢小楼的母亲其实是个人民教师,按理说不应该信这些,但出于对儿子的关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最后还是给了那算命先生八块钱,而换来的躲灾办法就是,在水井旁的空地上挖个坑,栽下一株小树苗,仅此而已。

    而放到武侠世界之中,一般能掐会算者,都扮演着世外高人的形象。

    比如最出名的泥菩萨,一句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被多少读者观众记住,当然其中还有一些不正经的记住的是侯龙涛。

    还有魔剑生死棋中的了如神,乌龙闯情关中的鸠摩空,飘香剑雨中的吕英琪等,他们无一不是智计武功顶尖的人物。

    李布衣同样属于这一类型,他出身无极门,精通星象八卦、易卜数理,擅长断人吉凶。

    武功虽然不是顶尖的,但凭借一手算命的本事,不管走到哪里都吃得非常开。

    因为他算的往往足够准,准到了让当事人都害怕的程度。

    所以为了不被人堵着每天算命,他干脆选择游走四方,并且定下了一天三卦的规矩。

    三卦若满,就是皇帝开口,也绝对不算。

    酒水下肚,李布衣放下酒杯问道:“关七,你不在迷天盟呆着,为何跑到了这忘忧镇?”

    关七啪的一声将酒杯落下:“哼!说到这个我便来气,我们是来找赖药儿的,想要请他出手医治病人。”

    “但这个家伙死活不肯,就算是我这个大宗师的面子也不给,如果不是有求于他,老子早就拆了他的药庐!”

    闻言,李布衣却是哈哈一笑:“原来如此,赖药儿的规矩我也知道,因为当年那件事,他不会再救治练武之人,拒绝是肯定的。”

    “而且以他那高傲的脾气,你就算想以武力胁迫也没用,他根本不吃这一套。”

    李布衣话音刚落,谢小楼就发现了盲点:“李神相,听你的口气,似乎和赖药儿很熟?”

    李布衣点点头:“我们两个认识几十年了,说一句老朋友也不为过,我这次路过五十里外的香河镇,想到他就在这里,干脆拐个弯来看望一番。”

    浪翻云猛的瞪大眼睛:“李神相,那敢问你能否请动赖神医,让他破例一次。”

    “只要能救得老帮主和我妻子的性命,浪翻云做牛做马,也定当报答你的恩情!”

    李布衣并没有犹豫,而是如实相告:“办法倒也不是没有,赖药儿还欠我一个承诺,我出口相求的话,他应该会帮忙。”

    关七一听大喜:“你这臭道士,果然有门道,咱们快些吃饭,然后杀回他的药庐,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赖药儿吃鳖的表情了。”

    但李布衣却制止了他:“不急不急,关七,我与浪统领初次相见,虽然很佩服他,但赖药儿却是我几十年的朋友。”

    “而那上官老帮主与我素未谋面,为了两个不熟的人而去得罪我的老友,怕是不妥。”

    此言一出,场面瞬间尴尬下来。

    关七一把摁住李布衣的肩膀:“你这臭道士,刚刚还夸你几句,现在却给我撂挑子。”

    “那赖药儿是你的老朋友,我便不是吗?咱们两个相识也有几十年了吧,莫非在你心中,就如此看轻我?”

    李布衣微微一笑:“好,既然你说咱们也认识几十年了,那你是否还记得,当初我为你批命之言?”

    “啊?这……这……我每天要吃要睡要练功,还要处理迷天盟的帮务,几十年前的一两句话,如何能够记得。”关七支支吾吾说不出来,有些不好意思。

    “嘿嘿……那你还说咱们是好朋友!”

    关七有些脸红,随即脾气上来不管不顾的吼道:“我不管,饭菜你都吃了,今天我把话撂在这里。”

    “你若肯帮忙,咱们依旧是好朋友。你若不肯帮忙,咱们还是朋友,但我却要打你一双熊猫眼,然后再扯烂你的招牌!”

    李布衣哈哈大笑:“关七呀关七,你都一百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童一样,说的话如此幼稚,这样怎能做得一帮之主,怪不得你那迷天盟越来越不成气候。”

    关七当即不满:“哼!只是老子懒得管而已,我若出手,三天就能灭了六分半堂和金风细雨楼,你信不信?”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与我们现在要说的事没有任何关系。你若想让我出手,倒也不是不可以。”

    “嗯?我就知道你这臭道士爱故弄玄虚,说吧,你要如何才敢帮忙?”

    李布衣沉思片刻道:“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说来听听。”

    “时机未到,我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一旦时机到了,我会去找你的。”

    关七想也没想便应了下来:“好,就依你!”

    谁知他话音刚落,谢小楼却出来打岔:“大哥不可,李神相既然与你和赖药儿都是知交好友,得罪任何一个都只能让他里外不是人。”

    “所以咱们还是不要让李神相为难,这件事算了,再想别的办法吧,实在不行,咱们去寻其他名医也可以。”

    关七一脸诧异的看向谢小楼,突然感觉有人踢了自己的脚一下,虽然不解,但他绝对相信兄弟。

    “嗯……二弟说的有理,若是让你这臭道士难做,未免显得我太不够朋友,算了吧。”

    李布衣看了看关七,又转向谢小楼,而谢小楼也正盯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