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网打尽,这才是综武 34.覆雨剑

时间:2022-05-08作者:醉卧长歌

    洞庭湖,怒蛟岛,怒蛟帮。

    看到自家老帮主终于说到正题,其余人也都放下酒杯,静静听他讲述。

    “七兄,近些年来,十二连环坞日渐壮大,本来他们管上游,我们管着下游,再加上归云庄、燕子坞、龙沙帮等分走一点蝇头小利,这江水养活大家是完全足够的。”

    “但随着十二连环坞的势力变强,他们的野心也变得更强,而且三峡上游的商客终究比不过下游的富饶之地,所以这些年来,十二连环坞开始缓缓向下游扩张。”

    “而它若要向下游扩张,自然就会触及到怒蛟帮的利益,所以自从五年前起,我们之间小摩擦已经产生,不时便有弟子相斗身亡。”

    “但那个时候的十二连环坞虽然也强于怒蛟帮,但强的有限,所以为了避免大规模冲突,双方都在克制。”

    “直到后来,十二连环坞扩张的势头越来越猛,摩擦争斗也越来越频繁,死掉的弟子也越来越多,事态已经开始难以控制。”

    “就在半年多前,十二连环坞一口气吞并了沙河帮、湖底寨等小帮派,并且发出英雄帖招揽奇人异士,一时之间风头大涨,完全盖过了怒蛟帮,我预估他们要有大动作了。”

    说到这里,三人就明白了,原来上官飞是要求助,谢小楼顺势问道:“老帮主,十二连环坞不断扩张势力,你们怒蛟帮可以效仿呀,你们为什么不发英雄帖?”

    这个问题让上官飞面露难色,他只说财力有限,支撑不起更多人马的花销,但这种理由一听就是扯淡。

    十二连环坞比你更穷,人家都能暴兵,你占据江南富饶之地,竟然哭穷,那不是胡说八道嘛。

    这其中必有隐情,不过上官飞不说,谢小楼也不好再问。

    关七看上官飞有些为难,岔开话题问道:“老弟,说了半天,这十二连环坞的当家是谁?”

    “七兄,他们总瓢把子唤作朱顺水,绰号朱大天王,传闻武功极高,但我没有和他交过手,所以朱顺水到底是什么境界,却不清楚。”

    关七嗤笑一声:“什么狗屁朱大天王,这世上没有神仙也没有四大天王,要讲科学,懂吗?”

    “好了,你想让我怎么帮忙?杀到十二连环坞,然后摘了这朱大天王的脑袋吗?”

    上官飞心想若能如此自然最好,不过迷天盟与十二连环坞无怨无仇,这样做必然落人口实。

    而且让一个大宗师帮自己搞暗杀,上官飞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现实是不可能的,大宗师有自己的骄傲。

    退一步来说,就算关七真的去了,但人家总舵几万人马,成功几率太低了,万一把关七陷了进去,迷天盟岂会善了?到时候怕不是要被水陆夹攻。

    “咳咳......不需七兄去杀他,我只是要用你的名号震慑对方,只要朱大天王有所忌惮,必然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十二连环坞有我的暗子,朱顺水如果不顾七兄的面子当真要动手,我也能提前知道。”

    “他若想剿灭我怒蛟帮,势必要倾巢而出,就算顺流而下,大军抵达也需要些时间。”

    “到时候我会向迷天盟发信号,咱们相距不过三百多里,以七兄你的脚程,用不了半柱香时间就能抵达。”

    “而想要在半柱香内解决我怒蛟帮,别说是十二连环坞,就算是朝廷大军也做不到。”

    关七点了点头:“既然你思虑周全,那就这样办吧,那个什么朱大天王如果不给面子,老子自会与他分说。”

    “我虽然多年不参与帮派争斗,但杀个千八百人,也只能算开开手,兴头起来,有多少老子杀多少,哈哈哈哈……”

    关七一边喝酒一边大笑,他的话虽然猖狂,但没人敢不当真。

    谢小楼也适时说道:“老帮主,我们这次路过洞庭湖,其实是为了找赖药儿求医。”

    “浪兄的妻子既然深染重病,不如跟我们一起去忘忧镇,兴许还有一线生机。”

    上官飞点头答应:“赖药儿虽然为人古怪,但既然是七兄出手,必然马到功成,需要什么尽管开口,不管是金银还是宝物,要多少我给多少。”

    “谢帮主!”浪翻云感激的说道。

    “自家兄弟,无需言谢。”

    一顿饭吃得颇有成效,双方都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当真是宾主尽欢。

    随着月落中天,宴席散去,鸠摩智独自回房休息,关七被上官飞拉走了,谢小楼则被浪翻云请到家中。

    他住在怒蛟岛西面临水处,月光之下,湖面静谧闪闪,景色却是颇为美妙。

    亭子中,两人一边喝茶一边闲谈,谢小楼说道:“刚刚,我看上官老帮主似乎有难言之隐。”

    浪翻云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倒也不是什么秘密,帮中人人皆知,只是不好放到台面上来说而已。”

    “其实怒蛟帮之所以不发英雄帖招揽人才,原因是内部争斗。”

    “随着帮主日渐衰老,少帮主上官鹰逐渐崛起,本来这是个好事,毕竟怒蛟帮迟早要交到他的手中。”

    “但上官鹰为人猜疑,尤其是对我们这一批跟着老帮主打天下的人心怀忌惮,所以明里暗里多有排挤,以至于帮派内部摩擦不断。”

    “嘿嘿……但他这样做,实在没什么必要,我们这些老兄弟都没有跟他争权的心思,上官鹰确是有些小人之心了。”

    浪翻云简单一说,谢小楼就明白了,既然是人家帮派内部事务,他也不好说什么,便岔开话题问道。

    “浪兄,人生在世难免不如意,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如果让你在武道和妻子之中选择一个,你会如何抉择?”

    这个问题对于有些人来说很难回答,他们会纠结,但对于少部分人来说,却又完全不用思考,因为答案早就在心中。

    浪翻云不假思索的回答:“自然是妻子,对于我来说,这世上再也没什么东西,能够比她更宝贵。”

    说到了纪惜惜,似乎又勾起了浪翻云的伤心事,这个汉子突然狂啸一声,一个闪身跳入水中。

    寒光一闪而过,覆雨剑出浪花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