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沉沦之海 第十章—本不应该出现的人

时间:2019-09-23作者:滑稽大佬

    “来看我了啊。”林新流吃着香蕉看着众人。

    众人一脸黑线。

    大家一拥而上对他上下其手。

    “队长你不是重伤吗?”天则晓明一脸黑线道。

    “我早就这个人和主角一样的,强命!”刘奔溪翻了翻白眼。

    林新流一把推开他们。

    “停停停!你们是来探病的还是来谋杀我的啊?”

    林新流一脸黑线,再摸就要出心理阴影了。

    “池萱然?你怎么了?”林新流看到站在人群后面的她。

    她好像心事重重,大家玩笑话完之后,林新流自然发现了她。

    “我……父亲邀请你去家中做客。”池萱然道。

    林新流眉头一挑,这无疑是发现了什么。

    又或许是……

    “我同意。”

    “其实你拒绝也没有关系的……诶?!”

    池萱然一脸懵逼,林新流一脸凝重。

    他从病床上爬起,披上了外套。

    “队长你……”天则晓明欲言又止。

    林新流抬了抬手,制止了天则晓明接下来的问话。

    天则晓明一脸黑线,他觉得自己理解的意思和林新流理解的并非是一个意思。

    “真的不考虑下吗?”天则晓明试探着问道。

    很快,他感觉到一股充满寒意和恶意的眼神刺向他的背后。

    毫无疑问,那是池萱然。

    ‘不要碍事!’

    待池萱然和林新流离开医院之后,天则晓明长叹了口气。

    刘奔溪有些奇怪。

    “你怎么总是唉声叹气的,队长又不是去卖身的。”

    天则晓明瞟了他一眼。

    “这和卖身没有什么区别啊!”

    。。。。。

    圣剑英雄—池冥星。

    豪华的宅邸之中,林新流正襟危坐,池冥星抿了一口面前的茶水。

    他看着面前的男孩,但是不话。

    只是看着。

    林新流也在悄悄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比起上一次见到他,池冥星似乎又衰老了许多,他的身周充斥着压抑的气息。

    执剑之人理当浑身正气,可能是因为走的有所不同才导致了他这副模样。

    到这里,林新流想起了师傅和他过的一些话。

    有关自己的死对头,池冥星的故事。

    相传池冥星曾经并非这样,他也是一身正气,充满阳光的战士。

    他有着所有人都渴望的生活。

    他以武学科第一的成绩毕业于帝都学院,此后进入帝队修炼。

    他有着所有人都羡慕的机遇。

    王座选上了他,佳人爱上了他。

    事业和爱情都走上了巅峰。

    但是好景不长,当时处于武王六阶的他遇到了。

    佳人已去,只留下了独女。

    池冥星没有再娶,他顶着家人给的压力,独自一人抚养着女儿。

    ‘也是自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的笑颜。’叶明易颇为可惜地道。

    的确啊,好压抑的气氛。

    “萱然,去帮爸爸拿杯红茶。”池冥星开口道,他的声音清淡又充满威压。

    池萱然看了一眼父亲,又看了一眼林新流。

    池萱然最后还是起身离开了。

    但是最后就连林新流都能感觉到父女的眼神交流。

    林新流苦笑片刻,颇为无奈。

    “周不玄前辈选了个好弟子。”

    池冥星拿出一盒饼干,然后推到了林新流的面前。

    饼干烤的不错,缓缓飘出香气,上面还有颗粒分明的巧克力豆作为点缀。

    “吃点吧,这是我自己烤的。”池冥星拿起一块,咬了下去。

    红茶配饼干,就像是荷包蛋配面条。

    林新流有些紧张,他以为池冥星会给他下马威,但是没有。

    他就像是个邻居大叔一样和他扯着有的没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在太明山遗迹中遇到了他对吧?”池冥星道。

    这已经不算是猜测了,完全就是明了啊。

    林新流点了点头,额头上渗出些冷汗。

    “啊,果然如此,那是周不玄母亲所葬之处。”

    林新流突然来了兴趣,池冥星看向了他。

    “想要知道?”

    林新流迟疑片刻,但还是点了点头,最后好奇心战胜了理智。

    “我不告诉你。”

    林新流一个趔趄,没想到年纪这么大的前辈也会开玩笑啊。

    池冥星喝了一口面前的茶水,眯了眯眼睛,露出了享受的笑容。

    “不是我不告诉你,其实是不应该由我来告诉你。”

    “明天帝皇陛下会亲自召唤你去宫殿,那个时候你应该就能知道关于这个王座的所有故事了。”

    林新流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池冥星眼神向着厨房拐角飘了过去,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女大不中留啊。”他声道。

    “你还有伤在身,这一次的事情帝皇陛下必定会询问你许多,你做好准备就是了。”

    林新流起身,微微躬身,最后离开。

    尽管时间不是那么长,但是池冥星也知道了许多。

    “真像啊。”

    “什么真像啊。”池萱然从池冥星身后窜出来,她看着有感而发的父亲情不自禁问道。

    池冥星看着他消失在路途的尽头。

    “真像以前的我啊。”

    “切~”

    池萱然翻了翻白眼,这个臭老头看到帅的都像以前的自己。

    “我才不会信呢,略略略。”池萱然吐了吐粉红色的舌头。

    。。。。。

    在回去的路上竟然下起了雨。

    可能是雨吧,也有可能是大雨。

    帝都已经很久没下过雨了。

    “糟了糟了,得赶快回去。”林新流用双手搭起什么都挡不住的伞,抓紧步伐向着医院跑去。

    虽然什么都挡不住,但是总归仪式感要做好。

    林新流跨过水潭,他跑着。

    人们撑起了雨伞,五颜六色的雨伞如同森林的毒蘑菇。

    人们与人们擦肩而过。

    但是一抹黄毛从林新流身旁擦肩而过。

    那一刹那,林新流的瞳孔收缩至针孔状。

    不单单是下雨带来的清凉,而是突入心底的寒冷,深入骨髓的寒意。

    “没可能的。“

    “怎么回事?!”

    刚刚那个人,毫无疑问是早就死去的叶拓天啊!

    自己亲眼看着他化作烂肉的。

    他怎么会死而复生的?

    “等等,他为什么会从医院方向离开。”林新流扭头寻找他无果,他立马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

    他顾不上仪式感,顾不上慢跑。

    斗气在体内流淌,他如同离弦之箭向着医院方向冲刺。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沉沦之海》,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