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1025章等着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不过张坤这一等,就是三天。

    三天后,张坤百无聊赖的坐在池塘边,望着水面上一动不动的鱼漂。

    三天了,李叔叔那边还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传来,电话没一个,人也不见,也不知道事情成了没有。

    张坤望着鱼漂发呆,过了半个多小时,张坤终于坐不住了,放下手中鱼竿。

    不行,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干脆上门去问问吧,不管成不成,总得有个信吧。

    想到这,张坤收起鱼竿,就这么放在池塘边,然后朝着李叔家走去,这农村里都是熟人,东西放这也没人会拿。

    一路沿着田埂小道,抄着近路来到了李叔家。李叔正好又在,张坤进了屋,寒暄了两句,然后便问起了租议事厅的事。

    “哎呀,你看我,这两天有点忙,也没时间去镇里,张坤啊,你再等等,再等等,明儿我就去镇里走一趟,一定想办法给你把这事办了。”李叔一脸歉意的道。

    “哎,没事,没事,那我再等等,等等!”

    ……

    第四天上午,张坤百无聊赖的在村里闲逛,路过李叔家,看见大门紧闭,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来今天应该能有信了。

    不过十几分钟后,张坤眨眼远远的望着一小院子里,李叔伙着三人,一起围坐一桌,手上却是织起了字牌,打得热火朝天。

    张坤安慰着自己,也许李叔下午才去镇里呢,咱还是不要打扰他们雅兴,等着,等着就是了。

    然后,第四天,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一直在村里逛着的张坤,也没见李叔离开村头。

    第五天。

    张坤站在外婆家后山,远远的望着李叔家方向,隐隐约约能看到,大门是敞开着的。

    张坤脸色阴晴不定,略带阴郁。

    张坤也没说什么,只是心里却始终感觉有点……烦躁之意。

    李叔,这是什么意思呢?

    心里不舒服,张坤就有点坐不住,在外婆家,这里坐坐,那里站站,反正就是待不住脚。

    搬着小板凳坐在门口,一点一点的掐着芹菜叶子,瞧着张坤这站不是站,坐不是坐的样子,老妈眉头微微一皱。

    “张坤,这两天你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还是?这走走停停的。觉得无聊,就去城里转转,要不看看书去,你这走来走去的,我眼睛都花了。”

    听着老妈的话,张坤望了老妈一眼,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最终还是决定向老妈请教一下,便找了条凳子坐到老妈面前,然后把话全部说开了。

    反正这诊所张坤是开定了,老妈之后总会知道,也没啥可隐瞒的。

    张坤顿时把想要租下村里议事厅的事向老妈前后说了一遍。

    听完张坤的话,老妈整个人愣在了那里,手中指甲,还掐着芹菜叶的一半,半挂不挂的吊在老妈手上。

    老妈猛的摇了摇头,然后呆呆的望着张坤:“你说,你是医生了?有那啥,医师证书?”

    张坤点了点头。

    老妈浑身一个激灵,然后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脸颊:“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妈!”张坤一脸不满的道:“我和你说正事呢。”

    听着张坤的嚷嚷,老妈却神色毫无变化,反是轻轻摸了摸脸颊:“不疼,难道真是做梦?”

    张坤一脸无奈,然后二话不说,转身朝着二楼跑去,回自己房间,找出那一袋子的文件,然后全丢老妈怀里,从里面翻出自己的医师资格证。

    老妈呆呆的接过张坤递来的证书,翻开,上面钢印下就是张坤的相片,然后还有什么序列号之类的。

    老妈看着自己手中的证书,然后猛的一用力,狠狠捏了一下自己大腿,顿时脸上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不敢相信的望向张坤:“我这不是做梦?”

    张坤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

    老妈嘴张的老大:“你,我儿子,是医生了?”

    张坤继续点头。

    老妈猛的吸了口气,似乎在让自己稳定下来,然后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惊喜之色,就差狂笑出声的望着张坤:“我儿子,是医生了。”

    张坤一脸无奈的望着老妈笑一会,停一会,还不断望着手中的医师证书,那是越看越喜欢。

    等了足有五六分钟,张坤看老妈丝毫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终于忍不住打断道:“妈,我和您说事呢。”

    “哦,哦!”老妈这才回过神来,望向张坤,只是嘴角的笑容,却是忍都忍不住。

    似乎看到张坤一脸无奈的样子,老妈不好意思的咳嗽一声,然后收起脸上的笑容,强自镇定下来,然后望着张坤:“你真想开诊所?”

    张坤一脸无奈的点点头,然后翻出文件袋的另一个证件:“我医师执业证书都办下来了,现在就差个地方就能开业了。”

    老妈看了一眼张坤手上的执业证书,然后一脸叹息的道:“这事,你应该早点和我说啊。”

    张坤有点不解的望向老妈,只见老妈苦笑着道:“想要租那议事厅,你就不该一个人去找李波涛。”

    李波涛?应该就是那村委会主任李叔叔吧。

    “你去找了他,这事就不好办了。”老妈继续道。

    张坤神情一愣:“为什么?”

    老妈砸吧了下嘴巴,想了想然后道:“李波涛确实和我们家有点亲,但那都是快出五服了,而且,我们家和他们家闹过矛盾,吵过架,都快差点打起来了。”

    “啊?”张坤嘴巴张得老大。

    老妈轻叹一声,然后继续道:“这事你不知道也不奇怪,那是你外公过世的时候,当初因为坟头的事,我们家就和李家吵过一架,因为你外公的坟头因为位置不够,想要和李家置换一点,不过李家死活不同意。”

    “不过,这是咱们求人家,他们不愿意我们也没办法。但是,这事做出来后,我们两家关系就有点僵了,毕竟人死为大,你外公多少还和他们有点亲呢,置换点土地而已,咱又不是白要他的。”

    “后来,你外公过世三年,准备立碑,我们才发现,你外公的坟头下面,一块地不知道被谁给挖了,后来一问,李家挖的,他们要盖新房,就在坟头右前方,为了做一个平院,就把你外公坟头前面的小坡,又挖掉了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