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992章 干娘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热,好热,热……。”

    听着喃喃之声,张坤陡然惊醒,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他居然在床边的藤椅上睡着了。

    听着床上大娘的声音,张坤忙站起身,走到床前低声问道:“大娘,您哪里热?”

    “脚,脚好热,热……。”大娘声音仿佛略显迷糊的喃喃着。

    张坤小心的掀开大娘床尾的被子,露出大娘双脚,张坤微微用手一碰,脸上顿时一凝,果然温度好高,难怪会觉得热。

    张坤眼珠子一转,然后快步走到一旁屋里找出一个盆,接了点井水,拿了块毛巾,然后来到床前,将毛巾弄湿,然后拧干,小心的给大娘擦拭着双脚。

    冷毛巾擦拭了一会,大娘脸上难过的模样顿时好转了过来,很快便又轻轻入睡了过去。

    看到大娘沉睡后,张坤慢慢舒了口气,然后小心的给大娘盖上被子。

    不过又不过十分钟,床上大娘再次喃喃着热,好热之类的。

    张坤忙又打了井水进来,一遍又一遍的给大娘擦拭着双脚。

    一开始效果还挺好,可是半个小时后,即使张坤不停的用冷毛巾给大娘擦拭,大娘依旧感觉到双脚好热。

    最终,张坤一咬牙,将整盆冷水放到床尾,然后小心的将大娘的双脚放入井水中。

    大娘终于再一次脸色缓和了下来,慢慢进入睡眠。

    张坤轻舒了口气,然后将毛巾放到一边,再一次坐到藤椅上。

    张坤转头望望窗外,天空依旧一片漆黑,看看手机的时间,已经是夜晚三点。

    王康还没回来。

    张坤轻叹了口气,望着床上的大娘,张坤再也没有了睡意,就这么静静的望着大娘,默默的陪伴着。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不知何时,天边出现一丝亮光,然后慢慢爬上窗头,之后,两声清脆的鸡鸣。

    “咯咯咯……。”

    床上的大娘猛的睁开了双眼,白蒙蒙的双眼似乎迟疑了一会,然后慢慢转过头:“小同志,小同志你在吗?”

    从三点之后就一夜没睡的张坤,在大娘刚睁开眼时便注意到了,听到大娘的召唤,忙应声道:“在,在的,大娘。”

    “小同志,刚才是鸡叫吗?天亮了吗?”大娘轻声问道。

    “嗯,是鸡叫,天刚刚亮。”

    大娘轻笑着点了点头:“小同志,能麻烦你点事吗,你去帮我找点纸和笔来,在康的房间,书桌上应该有。”

    张坤微微一愣:“大娘,您找纸和笔干什么。”

    “我想给康留几句话。”大娘轻声道。

    张坤脸色顿时一凝,过了一会,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大娘,您别多想,您没事的,再等等,王康大哥马上就回来了。”

    听到张坤的话,大娘脸上露出一丝轻笑,笑着摇了摇头:“小同志,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的时间不多了,等不到康回来了,麻烦你,帮我找找纸和笔吧。”

    张坤从未颤抖过的手,在这一刻微微颤抖了起来,他慢慢摸到大娘手腕寸口处。

    脉率无序,在筋肉间连连数急,三五不调,止而复作,如雀啄食之状,称雀啄脉。提,提示神气涣散,生命即将……告终。

    张坤紧咬牙关,望着床上向着他一脸轻笑的大娘。

    回光返照吗?

    “去吧,小同志,我的时间,不多了。”大娘轻声道。

    张坤闭上眼,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向旁边王康的房间,找到了书桌上的纸和笔。

    张坤找到一个硬纸板,垫在纸下,然后双手拿着,虚放在大娘身前。之后将笔交到大娘手中,让大娘躺在床上不用起身便能书写。

    拿着笔,感受着纸张所在的位置,大娘瘦若皮包骨的右手,慢慢的,慢慢的,一点一点在纸上写了起来。

    大娘写的很慢,通常情况下要写一会休息一会,短短几个字,足足写了两分钟。

    终于,大娘似乎写完了,放下笔,然后嘴唇之间开始了急促而又轻微的呼吸,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进的气少,出的气多。

    张坤小心的将大娘写好的纸收了起来,然后望着病床上进气少出气多的身影,张坤知道,大娘的生命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可是,王康还没有回来。

    张坤脑海里一片空白。

    不知为何,张坤脑海里陡然冒出一句话来。

    “而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做,我只想好好的呆在老家,静静的陪着我妈,给她养老送终。”

    养老,送终吗?

    在以前,中国那么多地方为什么会有重男轻女的现象,因为一个一直流传下来的说法,养儿防老,养儿送终。

    大人们之所以想要一个儿子,就是为了有一个人能给他们在年老之后养老,有一个人在他们去世的时候给他们送终。

    可是,王康父母,有一个儿子,嗯,一个好儿子,一个英雄一般的儿子,但是,为什么他们就不能享受到养老,送终。

    王康父亲走的时候,王康不在身边,而现在,大娘也要走了,而王康同样不在身边。

    怪王康吗?

    不,不能怪他。

    怪大娘自己,是大娘自己将王康赶去执行任务的。

    怪她吗?

    张坤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一种想哭却又哭不出来,想笑又笑不出声的样子。

    张坤望着床上也许下一秒就会离开这个世界的大娘轻声道:“大娘,我妈说我从小不爱学习,比较叛逆,让她操了不少的心,我妈一直说,让我认一个干娘,这样我就能改变过来。”

    “以前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所以就这么拖了下来,可是我看到您,我第一眼就觉得有眼缘,大娘,我想认您做我的干娘,您愿意吗?”

    听到张坤的话,床上的大娘仿佛也愣住了,她微微急喘着,然后慢慢转过头望向张坤,脸上露出一丝开心的笑容,慢慢点了点头。

    然后大娘努力的抬起双手,将她右手上,那个玉质的手镯努力的取了下来,然后向着张坤伸来。

    看着大娘干瘦的手努力伸着,嘴唇间还一张一张的,张坤忙快步走了过来,低头俯身努力听着大娘的声音。

    “礼,礼……。”

    张坤看着大娘手中的玉镯,没有多说什么,接过玉镯,死死的攥在手心里,然后脸上勉力的挤出一丝笑容:“干娘。”

    床上,大娘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点头应着。

    然后,大娘的呼吸更加的急促,大娘慢慢转过头,望着床顶的蚊帐。

    “老头子,我来,来找你了。”

    大娘低声喃喃着,然后呼吸慢慢减弱,减弱,然后大娘的双眼慢慢的闭了起来,脸上带着一丝轻笑,终于,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张坤紧咬着牙关,可是此时此刻,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可是张坤不知道的是,他的脸上早已经满脸泪痕。

    看着大娘吐出最后一口气,张坤慢慢跪了下来,跪倒在病床前。

    “干娘,一路走好!”

    张坤额头碰地,脸上的泪痕打湿了地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