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960章 纯粹的珍贵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在中国,为什么家里大人都希望自己孩子能够好好读书,然后考个大学,好的最好,不好的……起码也是大学吧。

    大人们为什么对“大学生”这三个字如此在意?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他们觉得考上大学会是唯一的出路?

    因为国家的宣传?读书改变人生?知识改变命运?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

    又或者,其他什么……。

    在古代的时候,人们就对于读书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古时候有句话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那时候的人们认为所有行业都是低贱的,只有读书入仕才是正途。

    而读书也是古代寒门弟子摆脱贫穷的最好办法,无数寒门学子,通过科举,最终鲤鱼龙门,入朝入仕,封侯拜相,成为一代传颂。

    而即使最终未能入殿,甚至未有机会参与会试,乡试,即使只是通过院试,获得秀才身份,也足以光宗耀祖,让周围邻里高看一眼。

    古时候有穷酸秀才一说,穷酸两字代表贫穷贫困,但只要配上后面秀才二字,却也足以免除差徭,见知县不跪,刑不上大夫等特权。

    而到了现代,想要进入体制,成为官员官吏,需要文凭。想要进入大企业大公司,找一份好工作,需要文凭。想要做一名医生,需要医学文凭。想要成为一名演员,在古代甚至被划分为下九流的戏子,同样需要文凭,如果有北影表演系文凭毕业,科班出生,起始点便要比别人高一筹。

    所以在现代,文凭等于一份好工作等于钱等于一个美好的未来。

    大人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一个更好的未来,所以他们希望孩子能够好好读书,考上大学,为自己的未来创造更好的就业机会。

    然后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相对于孩子还什么都不懂相比,大人们知道,在孩子以后进入社会后,很多事是即使你努力了也不一定会有结果,即使有结果,也不一定会是你所希望的,或者说,会是和你的付出所不成正比的。

    因为种种条件的差异,社会的各种潜规则,所有人不再拥有公平的竞争机会。

    对有钱有权的家庭来说,他们的孩子可以拼爹,拼权,拼钱,拼人脉,拼背景。

    而对于全国百分之九十九家庭的孩子来说,他们唯一能拼的就只有自己。因为他们的爸妈,长辈,无法提供他们拼爹,拼权,拼钱,拼人脉,拼背景的能力。

    而高考,读大学,将是孩子们人生中,最后一次,会有一群同龄人和你一起战斗,人人站在相同的起跑线上,面对同样的竞争环境,有老师带领你们努力向前,有家长在背后做你们强力的后援,你单纯的通过努力,就能获得与之相对的优异成绩。

    高考的可贵就在于它的纯粹,只要付出了努力,就一定能收获与之相对的成果。

    这是全国百分之九十九家庭,所能给予孩子最后一次公平竞争的机会,所以无数家长们才如此珍视。

    而老妈又是因为什么?张坤不知道。

    窗外的风景飞逝,在林晨四点多的时候,火车到站,张坤离开火车站的时候天依旧是黑着的,天空星光点点,距离黎明应该还有两个小时,初春的太阳起的晚。

    这个时候火车站外也没有了等客的出租车,不过张坤并不打算在这里等到天亮,即使外面冷风吹,而火车站内至少挡风。

    张坤独自一个人走在黑漆漆的大街上,朝着太仙镇方向徒步走去,昏暗的路灯下,将张坤的影子拉的很长。

    张坤的步子走的很快,健壮的身子,让他即使只是大步而行,也比的上旁人小跑的速度。

    张坤此时迫切的想要回家,回到妈妈面前,问一声,她为什么会希望自己读大学,如果,妈妈依旧希望着自己好好读一个大学……。

    清晨的露珠在青草叶上垂垂欲滴,当第一缕红霞飞出地平线的时候,张坤来到了太仙镇,然后又经过半小时的步行,张坤终于来到了外婆所在的村落。

    走在熟悉的小路上,张坤却没有往日那般高兴的表情,内心更是略显踌躇。

    还没踏进院子,张坤便能远远的看到,屋檐下,坐在小木凳上,手拿着蒜子剥着的外婆,旁边墙壁上还竖着外婆常用的拐杖。

    张坤走到院子门口,深呼吸,然后踏入院门,轻轻朝着外婆喊了一声。

    “外婆。”

    不过,张坤的声音并没有得到回应,外婆依旧低着头,用着满是皱纹的手,慢悠悠的剥着蒜子。

    但这时候,突然老妈从旁边的厨房门走了出来,一手拿着锅铲,穿着件围裙,双眼瞪得老大:“你这臭小子,还知道回来?”

    听着老妈咬牙切齿的话,一直坐着的外婆这才抬起头望向院门,脸上顿时露出一阵欣喜的神色:“是张坤回来了啊。”

    “外婆。”张坤忙括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瞧着外婆似乎想要拿起旁边的拐杖站起来,张坤忙快走两步,来到外婆身旁,小心的搀扶着。

    张坤这才想起来,外婆的听力已经不太好了,太小的声音她已经不怎么听的见了。

    等待张坤将外婆小心的搀扶着站起来后,老妈才一双眼睛瞪的牛大,狠狠道:“你这臭小子,说好的元宵之后就回来,结果一个月了,人影都没看到一个,你给我说说,你这一个月又到哪疯去了?”

    听着老妈恶声恶气的话,张坤脸上露出一丝憨笑,然后转目四望:“丽雪呢?”

    “丽雪?你还好意思问?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丽雪上学去了。你以为和你一样啊,整天无所事事的,到处东游西荡。”老妈没好气的道。

    “已经,开学了吗?”张坤呆了一呆。

    “这都三月份了好吗?学校开学都快一个月了。还有,你别给我转移话题,你到是给我说清楚了,这一个月又哪疯去了,今儿你要不给我一个解释,这事没完。”老妈突然一把捏住张坤耳朵,然后狠狠一扭,大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