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959章 大学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一切的事情因一份保险而起,然后最终也以保险结束。

    在张坤给魏宏文的公文包里,装着的就是五份保险保单,其中一份安享人生保险,五份疾病医疗保险。

    安享人生保险是魏宏文父亲魏常平的,保单三年付款,一次十万,而张坤选择了一次交付,然后等到两年后,魏常平每年可领取五千六百多块钱,用作生活开支,然后等魏常平六十岁后,每月可领取两千三百块的养老金,直到人生终点。

    而五份疾病医疗险则还包含了魏宏文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每份十万元,十年分期,不过张坤都选择了一次交付。保单期限为二十年,二十年内,如果被保人发生重大疾病住院,每份保险可赔偿医疗金二十八万元。

    二十八万元虽然不多,但也足以应付大多数的意外了。而且这份保险和农村医疗险并不冲突,这钱是在确认生病后便能提前支取,然后治疗后,还能继续以农村医疗险报销。

    可以说,有了这份保险,五十万以内的治疗费用已经完全没问题了。

    魏宏文说过,他之所以如此努力赚钱,就是希望当意外发生的时候,他能够拿出足够多的钱来应付意外,那么,张坤要做的,就是帮他将可能出现的意外,想出应对的办法。

    而张坤的办法就是保险。

    上一次和魏宏文分开后,张坤便去了魏宏文老家,还有彭春和娘家,想办法弄到资料,然后办下了这六份保险。

    张坤不知道他这样做对不对,但这确实是他唯一的办法了,唯一能劝说魏宏文的办法,想要让他回到学校读书,就要让他再无后顾之忧。

    魏宏文和张坤坐在工棚外,两人都沉默着,谁都没有提起那二十分钟的时限,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发呆。

    直到张坤起身打算告辞,他还要去准备魏宏文重新回学校的事情,而此时魏宏文终于开口道:“张坤,你真的欠了我妈妈很大的人情?”

    正拍着一身灰的张坤顿了顿,然后望向魏宏文,轻轻点了点头:“对,很大的人情,很大很大,即使以你怀里那些东西,也还不了万一。”

    “明白了。”魏宏文点了点头,然后再一次沉默了下来。

    张坤走的时候,魏宏文并没有相送,只是依旧坐在那里发呆,似乎也忘记了他还要回去送水泥,只是双手紧紧抱着那个公文包。

    倒是彭春和一起跟了出来,看得出来,她很开心,魏宏文答应回学校读书后,她体内的灰色气体已经开始慢慢消散了,看样子完全消去也用不了多久。

    “张先生,这次的事,真的很感谢您,不仅帮我劝了弘文回去读书,还给常平和我们家里的老人买了这么多保险,真是让您破费了。”彭春和一脸赫然的样子。

    张坤笑着摇了摇头:“彭阿姨您别这样说,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而且,虽然我对魏宏文说的话里有很多都是假的,但是有一句却不是,我确实欠了您很大的人情,很大很大,所以,如果以后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直接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的。”

    “张先生,您这话说的太严重了,不过就是那天我胡乱叫了一句,哪有您说的这么严重,您帮了我已经很多很多,就算下辈子做牛做马都还不清了,怎么还能再麻烦您。”彭春和苦笑着道。

    张坤笑笑,却并不接话。

    彭春和顿了顿,然后突然又问了句:“张先生,您之前说,如果这次还不能说服弘文的话,保证下次再也不会来了,您当时就觉得这次一定能成功吗?”

    “怎么可能。”张坤露出一丝笑意:“这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事,虽然这次做了点准备,但是我也不敢说就一定能说服宏文重新回学校读书。”

    彭春和一愣:“那您……。”

    张坤笑了笑:“您是说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来了吧。这年头,最不值钱的就是保证了,既然我答应过您会想办法让魏宏文重新回学校读书,那么就一定会完成的,如果这次不行那就下次,下下次,下下下次,直到魏宏文点头为止。”

    “再说了,彭阿姨,您不觉得我这么个谎话连篇的人,我的保证,能信?”

    “我这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说点假话那是家常便饭,编点理由随口就来,我这种人……。”

    “能信!”张坤话还没说完,彭春和便直接吐出这两个字,脸上异常肯定的模样。

    张坤愣了愣,然后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

    没有再说什么,和彭春和摆了摆手便离开了工地,离开了成州市。

    不过张坤并没有马上回家,因为他还要去搞定魏宏文重新回学校的事。

    魏宏文说想要再回青山一中,用俗套一点的话说就是,既然是在哪里跌倒的,就要在哪里爬起来。

    张坤打通赵崇山的电话,拜托他介绍了青山县教育局局长认识,然后又通过青山县教育局局长邀请了青山一中的校长。

    当天晚上,张坤做东,青山县教育局局长作陪,宴请了青山一中的校长。

    席间,张坤将魏宏文的事一五一十的向在场两人说了出来。

    别说,魏宏文在青山一中居然还有点名气,青山一中的校长在校也快近十年了,在他手下毕业的学生超过万人,而他居然还记得魏宏文的名字。

    在听完张坤说的,关于放弃高考,放弃大学,只为了一份保险本金给妈妈治病。

    在场的教育局局长和一中校长全都沉默了下来,然后,一中校长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明明是学校重点培养的对象,会在高二年级成绩开始缩水滑坡。

    最后在张坤的请求下,青山一中的校长同意破例将魏宏文归校,以复读生的名义,重读。

    而魏宏文的学籍和重新参加高考的事,县教育局局长也一口应承了下来。

    对魏宏文的表现,两人震惊的同时也表示了惋惜,愿意为此做点什么。

    张坤不否认这里面也许有因为南山市副市长赵崇山的关系在内,但张坤更愿意相信,确实是魏宏文的事迹让两人动容,最起码,确实是在其中占据了足够的因素。

    这样就好。

    原本这些事张坤是可以全权拜托赵崇山帮忙解决的,一个原本在教育系统工作的省会城市副市长,解决这么点问题还不是小意思。

    但是最终张坤决定亲自走这一趟,因为他不想魏宏文在回到学校后,受到一些另类的眼光。

    而将魏宏文的事迹宣扬出去,也许会有人说他傻,或者让魏宏文在短时间内无法适应,毕竟一直是内心的秘密却被如此的曝光,不管是谁都会有拘谨感,但只有这样,才能让魏宏文更快的融入新的生活吧,还有,洗刷曾经的耻辱。

    搞定魏宏文归校的事后,张坤便坐上了回家的火车,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了,长途汽车早就没了,而张坤又不打算在青山县过夜,此时此刻,他想以最快的速度回家。

    躺在火车卧铺上,张坤望着窗外不断飞过的景色,眼里却在不断的发呆。

    为什么彭春和阿姨即使死后,依旧挂念的居然还是魏宏文的学业。最后的心愿,居然是让魏宏文重新回学校读书。

    因为魏宏文当初因为她而放弃了高考,放弃了大学,放弃了未来?

    不,也许不仅仅是这样,记得彭春和阿姨说过的话,她是在死后几个月之后,才发现这些事的,而在此之前,死后的几个月,她又是以什么理由留在人间的呢?

    没有执念的灵魂是很难留在人世间的,否则如果谁都在死后舍不得走,这人世间早就灵魂遍地了,而事实上却是张坤很难才能碰上几个。

    那么,为什么呢?也许,从一开始,彭春和阿姨就记挂着魏宏文的学业,始终放心不下吧。

    而大人们为什么就对子女的学业如此“念念不舍”?

    张坤陡然想起,自己老妈以前对他最大的期待,就是能考上一所大学,不管是什么大学,只要是一所大学就好,然后能够好好毕业。

    可是最终,他却连大一都没能读完。

    张坤脑海里陡然闪现出,当时在他从约翰内斯堡回来后,第一次回老家,说出“我不想上学了”这句话之后,老妈先是一愣,随即仿佛一声轻叹,但最终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不上,就不上了吧。”

    那时候老妈眼神中流露过惋惜吧,恩,应该有过的吧,起码语气中确实有一点,当时张坤只顾着低下头,不敢看,所以才没看到吧。

    也许,老妈也会希望自己能好好读完大学。

    即使只是一个不怎么好的大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