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918章 朋友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燕京博物馆又名首都博物馆,位于长安街西延长线上,白云路西侧,复兴门外大街16号,原为燕京孔庙,后于1953年开始筹备,直至1981年,正式更名燕京博物馆,并对外开放。

    整个博物馆是集收藏、展览、研究、考古、公共教育、文化交流于一体,大型综合性博物馆,占地面积六万多平方米,分地上五层,地下两层,常设展览品五千六百多件,属于燕京排名第三博物馆,仅次于故宫博物院和中国国家博物馆。

    如果是到燕京来参观博物馆的话,属于必到之处。

    说实话,在这之前的时候,张坤也考虑过,姚志平为什么要将他所有藏品全部指定捐赠于燕京博物馆,而不是更大的故宫博物院和国家博物馆,直到昨天见到温志明之后,听说了两人的“恩怨纠葛”,张坤终于有所明悟。

    应该就是因为温志明吧,因为温志明在燕京博物馆担任馆长,所以姚志平才会指定燕京博物馆。

    两人一生多有争锋,属于针尖对麦芒的那种,不过那种争锋属于学术之间的争论。

    就像姚志平之前说的,温志明是那种很小气,小心眼,脾气暴躁,冷冰冰的人。可是昨天见面之后,冷冰冰是有点,但其他的,真的感觉不到,在张坤印象中,感觉是一个知识气息很浓郁的一个人。

    最主要的是,在温志明离开前说的那些话。

    明明姚志平在生的时候,两人针尖对麦芒,从来没一句好话的人,却在张坤面前,一度肯定姚志平生前的成就,更点明了姚志平中国考古界文物鉴定第一人的身份。

    好吧,这也许还可以说是姚志平说的那句话,人死为大,在姚志平死后,还和一个死人计较什么?

    但是,在温志明离开前说的那些,让齐向阳如果有什么学术上不懂的地方,可以去向他请教,并在最后着重点明了:他很期待。

    这就不仅仅是人死为大了,远远超过了礼让的范围,在张坤感觉中,这更像是,一个朋友过世了,然后对着朋友的后人说,如果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找他,就好像,他接过了朋友生前,“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

    这真的是那种很小气,小心眼,脾气暴躁,冷冰冰的人?

    而姚志平说出这番话,真的不是老小孩一般赌气的话?

    就好像,其实在内心里,温志明是认可姚志平一生成就的,甚至承认姚志平那中国鉴定第一人的身份,而姚志平也充分认可了温志明的学术能力,和人品?

    两个针锋相对了大半辈子的人,交锋中没有一句好话的人,其实在内心里,都是真正认可了对方的人。

    张坤想,如果温志明是中国国家博物馆的馆长,那么他的那些藏品应该就会指定中国国家博物馆了吧,如果是故宫,那么就是故宫,甚至,哪怕只是一个十分小的博物馆,只要温志明在那里,那么,这批藏品,就会指定捐到哪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姚志平对温志明一生的肯定,就好像昨天,温志明对张坤说的那番话一般。

    假如,是温志明先过世,那么,姚志平会不会也跑到温志明的追悼会上,然后对着温志明的弟子说出同样一番话呢?

    也许,很有可能的吧。

    什么是朋友?不一定要经常在一起的才是朋友,或者说,勾肩搭背,饮酒作乐的就是朋友。

    张坤曾听一个人说过,什么是朋友,就是即使往日里不经常见面,甚至一年也难得见一回的,但是只要你换手机号码,总会想着第一时间告诉那个人的,那就是朋友。

    张坤不知道这句话对不对,他感觉有点着像了。

    而姚志平和温志明算朋友吗?两人甚至真正见面的次数都是屈指可数的,各种争锋大多是在各大学术杂志论文之上,而且相互对轰的语气,从来没有过温文尔雅的。

    但他们是朋友吗?

    张坤想了想,也许,应该,可能,算是吧?

    对老一辈人来说,张坤还是有点很难理解,朋友嘛,不就是要来的痛痛快快的,爽爽利利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然后有好事了拉上一把,有麻烦了招呼一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

    也许,这就是所说的年龄的代沟?不同年代的人想法不同。

    总之,对两人这种存在或者不存在的,“奇妙的友谊”,张坤不太认可,但表示尊重。

    然后就在张坤胡思乱想的时候,前面的小电驴终于停在了燕京博物馆大门前,停好车后,跑腿帮小年轻便找出张坤之前留下的电话拨了出去。

    此时他和温志明相距甚至不到十米,只见电话拨出后,很快,人群中响起了一阵铃声,温志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接通:“您好,有您的快递,能麻烦出来拿一下吗?”

    听到手机里和不远处同时传来的声音,温志明转头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小电驴,然后对着电话淡淡的道:“转头,看后面。”

    小电驴上的青年一愣,然后转头看到身后五人,首位上拿着电话的温志明,然后略带不好意思的笑笑,忙挂断电话走下车,朝着温志明走来。

    “您好,您的快递,麻烦您签收一下。”

    说话间,小青年将装着杏林春燕图碗的快递盒子送到温志明身前。

    只见温志明接过后,轻轻点了点头,在快递单上签了个字,便转身交给了旁边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手中:“送我办公室去。”

    从头到尾,居然一眼都没有看快递盒子,然后,那装着杏林春燕图碗的盒子,便给中年人拿着,转身进了博物馆。

    看到这,张坤愣愣的,然后哭笑不得的拿出新买的老人机,拨出了温志明的电话,接通后,张坤侧着身子,用身影挡住手中的电话,然后等到电话接通,张坤用着中年人的声音仿佛淡淡的说道。

    “温馆长,快递收到了吧,那杏林春燕图碗以后就托付给您了。”

    说完,张坤也不等温志明回话,便果断的挂掉电话。

    不过张坤眼角的余光能够清晰的看到,远处温志明的脸上似乎猛的愣了一下,然后陡然快速转身,大步朝着刚才的中年人追去。

    “小王,等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