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900章 行话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古玩行业是文化领域中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就连各种行话,都说的温文雅趣的。

    比如前面说的,把新货做旧成伪货叫“仿旧”,作旧做好的叫“高仿”,作旧做不好的叫“判眼”。而对于古代书画的复制又叫“下蛋”。

    而从地里出土的文物呢叫“地货”,从江海湖泊打捞出来的就叫“水货”。

    新出土的文物叫“生坑”,而出土很久传世的就叫“熟坑”,比如一些传家宝。

    而违反法律法规,从非正规渠道通过盗墓出土的,又叫“冥器”。

    而在行业中,对某件器物有疑点或者发现问题时,不会直接说“赝品,假货,仿品”之类的,只会说,看不好,然后礼貌的将器物送还给卖家。

    所以呢,侯保国这句话就是表示对这枚玉佩的不看好,就差直言赝品,假货了。

    听到侯保国的话,齐向阳心猛的一提。

    他在潘家园混了这么多年,行内的一些行话他自然一清二楚,而且侯老板的名号,说实话,他也算是如雷贯耳了。

    侯保国在潘家园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十年的时间,从一个破落户发展到潘家园有数的坐商,可以说是无数一无所有白手起家的年轻人的榜样,自然,齐向阳也是这些年轻人中的一个。

    而侯保国的店铺之所以叫玉来坊,再加上看看店里的,有几乎一半的柜台是放着各种玉器的,包括新玉古玉,正是因为侯保国在古玩这个行当主攻的就是玉这一块。

    在整个潘家园,侯保国的眼力不算最好的,但如果仅仅只是说玉这一块,侯保国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而这块玉,就连侯保国都说“看不好”,不知道为什么,齐向阳心里隐隐有种难受的感觉,或者说不敢接受。

    张先生也会打眼?

    是的,齐向阳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张先生这三个字已经带上了敬语,而不再是之前那样,直接你你你的,或者用着讥讽的语气说着张先生三个字。

    张坤在四个小时里,成功捡漏七件,给齐向阳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心里刺激。

    他是在潘家园讨生活的,而且干的也是地摊,所以他才能更加的明白,现在的潘家园,想要捡漏的可能性,不敢说几乎于无,但是,真的十分少见了。

    就齐向阳自己那摊子上来说吧,三百多件的东西,就没一件是真的,全是仿品,甚至还是流水线出来的,走的批发。

    而正因为对这一行的了解,所以齐向阳才知道,四个小时里,潘家园数十万件商品里,捡漏七件,一拿一个准,是什么样的奇迹,没错,就是奇迹。

    此时此刻,张坤在齐向阳眼里,基本上就等于传奇人物一样。

    而现在,他内心所认定的传奇人物,难道也会打眼?

    齐向阳不得不如此想着,因为说出这句话的同样的潘家园的传奇,玉器行当第一眼的侯保国。

    如果是其他青铜器,瓷器什么的,侯保国说看不好,也许真有可能是看不好拿不准,但这是玉,玉佩,侯保国说看不好,那基本就是下通牒了。

    齐向阳内心苦笑,不过这样也好吧。八拿八准,那样的奇迹只应该发生在故事里,现金古玩行当里,又有谁敢说自己是没走过眼的?即使是那些大师。

    好吧,除了姚志平,姚志平是公认的,从未走眼,所以才奠定了他古玩鉴定第一人的身份。

    要知道,文人吗,通常都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想要在文化圈子里被人公认第一,那难度,可想而知。

    而姚志平却做到了,公认的第一,也许这个第一有很多因素,但从未走眼这一点,绝对占据相当重要的分量。

    而张先生能够做到八拿七准,这已经是十分了不起的,尤其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还是从万千商品中挑选出来的,这样的水平,已经不下于那些真正的鉴定大师了。

    齐向阳已经决定了,虽然这块玉是假的,张先生也会走眼,但他已经心服口服,他将会跟着张先生好好学习鉴定,然后争取早日出师,让爷爷奶奶过上好日子。

    对了,张先生说的是带是收徒,也就是说他名义上的师傅应该是姚志平老师,那么他以后要叫张先生做大师兄了吧。

    这样也好,张先生看着太过年轻,也不知道有没有我大,说实话,认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人做师傅,还真是有点面色尴尬的,不过如果只是大师兄什么的话就没关系了,毕竟先入门嘛。

    对了,如果叫了大师兄,要不要送什么礼物呢?虽然名义上是摆姚志平老师为师,但是真正教他古玩鉴定的却是这个大师兄,如果不送礼物的话说不过去吧,而且,礼物送的轻了,张先生会不会真的把学问全部传给我啊?

    可是,家里好东西也没有啊,就那些地摊上的,都是些仿品,送不出手啊,可要是去买一件的话,古玩……真的好贵。

    不知不觉,还没拜师呢,齐向阳便陷入了无限的纠结中,眼神恍惚的。

    而听了侯保国的话,张坤平心静气的拿着伙计端上来的茶,先用杯盖刮了刮还浮在水面上的茶叶,然后轻饮一口,这才一脸轻笑的望向侯保国:“侯老板,要不,您再看看?”

    听到张坤的话,侯保国一愣,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坤的脸,尤其是眼睛,侯保国看了很久,张坤脸上始终带着自信之色,双眼闪烁的则是狡黠。

    再想着刚才张坤拿来的七件器物,除了一件是张坤自己也明知是赝品的棒槌瓶之外,其他六件无一不是真品,这说明什么,说明眼前这小兄弟虽然年轻,但这眼力劲,确实非同一般。

    再加上,他让我再看看?

    想到这,侯保国心头一跳,略带狐疑的低头望了眼手中的玉佩:不会吧,难道真的看走眼了?

    侯保国心底暗暗沉思了一会,然后高声朝着远处的伙计招呼了一声:“小刘,把我那三十倍放大镜拿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