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888章 袁望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潘家园20院小区内,一楼道间的小屋。

    大门紧闭着,不到三十平的房间里,此时一片凌乱,所有的桌子凳子被掀翻,碗筷洒落一地,书柜整个的倒在地上,歪歪斜斜的,各色书籍洒落地面。

    木质的床板被掀开,席梦思床垫上,被狠狠划开两道口子,露出里面的棉絮和弹簧。

    房间里六道人影,其中两人自然是齐鹏飞和齐向阳,而另外四人则都是二三十岁的青年人。

    其中两人,二十多岁,头发然的微黄,手臂上刻着刺青,脸色狰狞,两人一左一右,各自抓着齐向阳的一只手,死死的压着,让齐向阳丝毫动弹不得。

    还有一人二十六七岁,人高马大的,看上去足有一米八五以上,剃着个光头,静静的站在齐鹏飞身后,右手抓着齐鹏飞的轮椅,从这个角度,不管齐鹏飞有任何异动,都逃不过他的双眼。

    剩下一人则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青年人,这个倒算正常,头发是三七分的那种,梳得油光华亮的,身上穿着略显正式的西服,只是松垮垮的,完全没有一点正式的味道,总之看上去挺别扭的。

    不过他看上去倒没一点发觉,双手捏着西服衣领提了提,然后一脸轻笑的望着齐鹏飞:“齐老大,您看这屋我搜也搜了,没找到那些钱,要不,还是您告诉我吧,免得耽误大家的时间。”

    那人说完,齐鹏飞还没说话,齐向阳咬牙道:“我已经说了,钱我已经还回去了,没有了。”

    听到这话,那人撇了齐向阳一眼,然后陡然一拳狠狠打在齐向阳腹部,巨大的力量将齐向阳打的像一个虾子,整个人躬了起来,然后大口大口的呕吐,嘴角一丝鲜血慢慢溢出。

    “我没问你,你最好少开口。”

    说完,那人又转头一脸轻笑的望向齐鹏飞:“齐老大,您看,您孙子还是年轻了点,把钱看得太重了,不知道对一个人来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不过我想您应该明白的吧。”

    看到齐向阳被打的不停呕吐,偏偏双手还被死死的压着无法动弹,一脸挣扎难受的样子,齐鹏飞脸上铁青,转头望向开口说话那人:“袁望,出来混,做事不要做的太绝,万事留一线,以后好相见。”

    听到齐鹏飞的话,袁望轻笑一声:“我当然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所以,那两百零八万我才只要一百五十万,然后还剩下的五十八万,我想对您来说也是一笔巨款了,足够您赡养后半生,还有给这小家伙找一份合适的营生。”

    听到袁望的话,齐鹏飞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袁望,钱真的被还回去了。”

    齐鹏飞的话一出,袁望的脸色瞬间整个冷了下来,双眼略带着寒光的望着齐鹏飞:“齐老大,我尊重您,才叫一声齐老大,您以前在道上也混了那么多年,我以为您会明事一点,难得这人老了,脑子也糊涂了?”

    “这钱嘛,是好东西,但再好,也没有人的健康好,千金难买身体好,我想您对这句话应该是深有体会的。”

    “钱是好东西,但就是不耐花,没有钱的日子不好过,简直生不如死,我们兄弟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特意来找齐老大您借点。”

    “您看,我事情也不做绝,两百零八万,我只要一百五十万,还给您剩下了五十八万,够意思了吧。不过,如果我拿不到钱,那就是您非要逼我做绝了。”

    说话间,袁望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一弹,锋利的刀锋闪烁着寒光瞬间刺了出来。

    “挑断手筋脚筋的滋味齐老大您是深有体会,两个选择,一是把钱交出来,二嘛……。”袁望冷笑一声,这才慢吞吞的低声笑道:“就是让您孙子和您一样,在轮椅上度过一辈子。”

    听到袁望的话,旁边的齐向阳浑身一颤,仿佛忍不住内心的恐惧,怒吼了出来:“姓袁的,你真以为这世上没有王法了吗,光天化日之下抢劫,还入室行凶,我要告你,告你,证据确凿,你逃不掉的。”

    听到齐向阳的话,袁望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告我?谁?你吗?”

    狂笑过后,袁望笑声陡然一敛,然后满脸寒光的望向齐向阳:“告我?确实,一告一个准,不过,抢劫未遂,再加一个行凶伤人,了不得就是几年,然后等我出来后,你觉得我会怎么做呢?”

    “齐老大身体看上去还不错,应该还能活着等我出来,你嘛,到时候也才二十四五岁,哦对了,你好像还有个奶奶,一条命换三条,值了,就是不知道对你来说,值不值。”袁望摸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道。

    听完袁望的话,齐向阳浑身一个寒颤,因为,他从袁望的话里,听到了一种浓郁的血腥味。

    瞧着被吓得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的齐向阳,袁望心底冷笑一声,然后也不在搭理,然后转头望向齐鹏飞。

    只见齐鹏飞轻叹一声,然后望向袁望:“袁望,那两百零八万确实是还回去了,你给我几天时间,我想办法凑十万,就当请兄弟们喝茶了,相信我,不会赖账的。”

    听到齐鹏飞的话,袁望轻笑着点了点头:“我当然相信你了,十万,你齐老大的信誉肯定值这个数,不过……。”

    袁望脸色瞬间变的冰冷,死死的盯着齐鹏飞:“十万,您是打发叫花子吗,我要的是一百五十万,齐老大,您是以为我真的不敢动手?”

    说话间,袁望扬了扬手中的匕首,齐向阳浑身微微一颤,齐鹏飞脸上也是青红不定,整个房间好像都在这一瞬间凝固了下来,沉寂的可怕。

    不过就在这时,突然房间里传来咔的一声,然后房间大门被缓缓推开,一个身影慢慢走了进来。

    张坤略带“诧异”的扫了一眼房间,仿佛被房间内的景象惊的呆了一呆,尤其是嘴角溢血的齐向阳,还有袁望手中的匕首,张坤眨了眨眼:“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