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869章 毛振海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江季同的脸色先是一愣,随即一惊,再是一喜,然后猛的朝着张坤走来,满脸不好意思的神色:“这才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张宗师,刚才多有得罪,恕罪,恕罪。”

    江季同如此说,反倒将张坤弄得满脸通红:“江先生,这话可不敢说,是张坤肆意胡来,没有好好沟通,就私闯你府邸,才造成这样的误会……。”

    张坤话还没说,江季同便大手一挥,直接打断道:“张宗师,这些话就不必说了,要不是你闯进来,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结识你这千年以来最年轻的武学宗师,这就是缘分,缘分。”

    听着江季同说着缘分两个字,张坤略显尴尬,这缘分两个字不是这么用的吧,再说了,我和您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先生有缘分,这……。

    不过有心反驳吧,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最终只得满心苦笑,脸上却还得点头:“是,缘分,缘分。”

    听到张坤认同,江季同脸上露出开怀的笑容,然后猛的一拍手:“你瞧我,怎么就站这院子里说话了?快请,里边请,张宗师,崔老哥,这今天可是两大宗师上门,我这江府蓬荜生辉啊,今天一定得好好喝两杯。”

    听到江季同的话,崔彬端大笑点头:“看样子江老弟今天是打算大出血了,听说你藏了几坛子好酒,我可是一直只闻其名不闻其香啊,今天算是沾了张宗师的光了。”

    听到两人的话,张坤却是满脸苦笑,然后连连拱手:“江先生,崔前辈,今天是真不行,张坤还有点要紧的事,必须得尽快解决,下次,下次张坤必定登门谢罪,到时候一定陪两位痛饮几杯。”

    “这怎么行,这次是这次,下次是下次,下次如果张宗师登门,我江某人自然舍命陪君子,不过这次,张宗师一定得先好好喝几杯。”

    “这来都来了,如果连杯水酒都没喝就走了,江湖上的同道会笑话我江某人不懂待客之道的。或者,还是说张宗师还在怪罪我江某人刚才多有得罪了?”

    江季同拿话挤兑着张坤,弄的张坤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只得满脸苦笑。

    瞧着张坤这样子,江季同嘿嘿一笑又道:“张宗师不是想知道齐家三兄弟的下落吗?好说,吃了这顿饭,喝了这顿酒,我总会给你个交代,你看,这是吃呢,还是不吃呢?”

    张坤一愣,然后看着一脸笑意的江季同,最终满脸苦笑加无奈的点头:“那就叨扰江先生了。”

    江季同满脸大笑,然后右手一摆:“崔老哥,张宗师,请……。”

    这中午一顿,自然是好酒好菜好好招呼着,席间,就连不怎么喝酒的张坤,即使再三推辞,依旧被灌了好几杯,喝下之后张坤就是满脸通红,万幸张坤酒品还行,没有搞出个出丑弄怪来。

    酒足饭饱后,三人坐在一起饮茶,然后江季同终于把他知道的消息告诉了张坤。

    “那齐家三兄弟骗了我之后,我确实没有怎么关注,就是三个骗子而已,不过我倒是有一条线索可以告诉你,当初将齐家三兄弟介绍给我的,正是现在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燕京负责人毛振海,你去找他试试,他那里也许可以找到齐家三兄弟的消息……。”

    离开了江季同庄园后,张坤坐上车,便直奔嘉德国际燕京分公司。

    说起毛振海这个人,姚志平还是认识的,生前还打过不少交道,用姚志平的话说就是,人不错,就是功利性重了点,爱财。

    爱财是人之常情,所有人都爱财,张坤也爱,不过毛振海的爱财是风过留声,雁过拔毛,爱的有点入魔了。任何事,只要过他的手,一有机会,肯定上下其手。

    这样一个性格的人,最后居然还能爬上嘉德国际燕京总负责人的职位,也算是奇迹了。

    不过除了爱财这一点外,毛振海其他倒还不错,待人和气,商业头脑也好,一双眼睛也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火眼金睛,在鉴定界这一行,也算一座山头。

    生前姚志平和毛振海虽然不算多好的关系,但至少点头之交还是有的,姚志平让张坤用他的名义拜见一下毛振海,看能不能问出点齐家三兄弟的消息。

    这毛振海倒是好见,和江季同不同,毕竟嘉德国际是一家开放性的公司,开门迎接八方客,再加上以姚志平的名号摆放,不管怎么说,毛振海都要亲自接见的。

    在毛振海办公室,张坤见到了本人,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地中海发型,明显的聪明绝顶的那种,人微胖,一脸的和气,把张坤迎到待客区,然后秘书送上刚刚泡好的龙井。

    “张先生在哪高就啊,不知和姚志平先生是什么关系?”毛振海一脸亲和的问道。

    张坤放下手中的龙井:“高就不敢,现在就一无业游民,至于关系,有幸在姚志平老师手下学过几年鉴定,算是老师的学生吧。”

    “哦?能跟着姚志平先生学习,那可是大福分啊,姚先生在我们鉴定界可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师,看来张先生的水平也定然不差了,好,好,今后鉴定界又要多出一位大师了。”毛振海笑道:“对了,姚志平先生这两年可是好久没有消息了,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张先生可否知道?”

    听到毛振海的话,张坤明显愣住了:“姚老师已经过世一年多了,毛先生不知道吗?”

    听到张坤的话,毛振海也愣了:“姚志平先生过世了?怎么可能,姚先生才五十不到吧。而且,身体也一直挺好啊。”

    张坤眨了眨眼,瞧着毛振海不像说假话的样子,微微斜眼望了一眼半空的姚志平,眼神中闪过一丝询问之色。

    只见姚志平尴尬的笑了笑:“咳,我这不是无亲无故的,觉得身体不好的时候,就找了个福利院呆着,死之前也没找什么朋友,想着,就这么安静的离开也好,所以,圈子里知道我过世的,也就一两人,应该没有传开吧。”

    听到姚志平的解释,张坤眼角微微一颤,苦笑一声,这也行?

    倒是毛振海脸色青红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房间里一时沉寂了起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