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839章 孤独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清晨的朝阳缓缓升起,昨晚刚落过雨滴的路面带着湿滑,让行走的路人沾湿了鞋帮。

    不过,大雨冲刷过后的空气却也格外清新,让刚从温暖被窝里带着不舍却又不得不爬出的人们不由精神一振。

    邵西公安局,一间小型会议室内,几台笔记本围放在圆形会议桌上,桌旁,两个青年男子和衣而睡,脑袋轻轻枕着双手,趴在会议桌上,是省公安厅网络犯罪调查科的两位男同志。

    他们身旁则是那位女警,脸上略带着疲惫,但双眼始终盯着前面电脑的屏幕。

    而在他们身后,丁保国坐在墙边的椅子上,双手抱拢在胸前,闭幕休息,不过右手食指不停有韵律的敲打,让人知道,他并没有进入睡梦。

    还有会议室右侧的窗户前,徐浩妈妈默默的站着,目光盯着窗外繁华的街道。

    邵西公安局外就是邵西最大的水果批发市场,早上正是最忙的时候,人来人往,甚是热闹。

    因为既然已经被嫌疑人察觉到存在,所以他们已经没有在蹲守那个网吧外的必要了,所以便来到县公安局,借用了一个会议室,临时征用别人的住房毕竟多有不便。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丁保国还是在那个网吧外继续留守了一人。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过去,突然,一直目光紧盯屏幕的女警大叫一声:“丁队,嫌疑人又在空间留言了。”

    随着女警张嘴的瞬间,丁保国猛的睁开双眼:“向阳,定位。”

    听到丁保国的话,一直趴在桌子上的两人瞬间坐了起来,然后其中一人双手麻利的在键盘上开始敲击,很明显,他们也并没有真正入眠。

    吩咐完李向阳定位ip地址后,丁保国又瞬间拿起旁边茶几上的对讲机沉声吩咐:“所有行动组准备……。”

    只见随着丁保国的命令一下,邵西县城几个主要交通要道交叉点,四台分散开来的警车同时点火,随时可以出发。

    这四个要道交叉点是经过精密计算部署的,分布在邵西四个方向,每一台警车都涵盖了一片人口密集区,可以说,只要确认目标,他们可以至少保证五分钟之内,有一辆警车赶到目标现场,而其他三台警车能在十到十五分钟内前去支援。

    此时,徐浩的妈妈听到叫声,已经快步走到那女警身后,目光紧紧盯着屏幕上刷新的空间留言。

    “妈妈,早安!昨晚睡得还好吗?也许不太好,让您又操心了,对不起。不过,能向您再说一声早安,真好,虽然只能以这种方式。”

    “昨晚的雨好大,不过我好喜欢,我最喜欢下雨了。对了,妈妈还记得,五年前,您陪我去世界之窗吗,真的好刺激,好好玩,可惜没能体验一次过山车,不过,看看都觉得好棒,谢谢您,妈妈。”

    “妈妈,再给你说个小秘密,虽然我们一直都瞒着爸爸这件事,但其实爸爸早就知道了,这可是我悄悄听到的哦。”

    “妈妈,发完这句话我就要走了,我们下次再聊。对了,记得要吃早餐哦,您胃不好,如果饿坏了,浩浩会心疼的,那就这样了,浩浩下次再告诉您几件爸爸的小秘密哦。妈妈拜拜!”

    看着屏幕上的空间留言,徐浩妈妈沉默着,目光默默的望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人猜不出她的内心如何。

    不知何时走过来的丁保国看完空间留言后,冷哼一声,然后转头望向李向阳:“向阳,地址还没锁定吗?”

    听到丁保国的话,李向阳正好按下最后一个回车,然后看着屏幕中显示的地址,脸上瞬间一阵愕然,然后转头望向丁保国苦笑一声:“丁队,嫌疑人在……东口。”

    “东口?”手握对讲机随时准备下达命令的丁保国眼角一颤,然后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虽然这个可能性早已经在丁保国的几个预料之中,但是当真正听到嫌疑人已经离开邵西时,丁保国依旧忍不住眉头紧皱。

    因为这代表着,嫌疑人的活动范围已经从邵西扩大的整个市,省,甚至全国。

    而这样的情况下,想要抓到嫌疑人的难度无疑增大了无数倍。

    毕竟,已知的线索太少了。

    丁保国阴沉着脸,右手紧握,过了很久,丁保国终于拿起对讲机:“所有行动组,行动取消!”

    说完,丁保国转头看向调查科三人:“准备一下,去东口。”

    虽然这时候赶去东口,嫌疑人很可能已经再一次离开,但是,丁保国还是要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新的线索。

    小家伙,你要玩?好,我陪你玩,我倒要看看,你能跑多远。

    ……

    在离开东口的高速公路上,一辆出租车内,张坤望着旁边,一边飞,一边哼着小调的徐浩,笑着拿出了手写板。

    “你很开心?”

    察觉到张坤动作的徐浩转过头来,看到张坤手写的内容,想了一会,然后笑着点头:“嗯。”

    “为什么?”

    “因为,能和妈妈说早安,能和妈妈聊天。”

    “就这些?”

    “还有就是,终于又能向这个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了,这让我有一种还活着的感觉,也不对,应该说,有一种自己不是虚幻的感觉。大哥哥,你体会过孤独吗?”

    “孤独?”张坤一愣,望着徐浩,然后默默低下头,喃喃着这两个字。

    孤独吗?

    自从爸妈离婚后,妈妈去了外婆家,爸爸在外打工,自己一个人渡过了多少个一个人的夜晚,也许自己都数不清了,所以,以前一直觉得好孤独。

    可是……。

    张坤抬头望望徐浩,然后,默默摇头。

    徐浩抿嘴一笑,然后轻声道:“孤独有很多种解释,在古代,孤是王者,独是独一无二,孤独就是独一无二的王者,不需要任何人的认同,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可以很平静的在任何环境下独行天下。”

    “也有人说,孤独是一种状态,是一种圆融的状态。真正的孤独是高贵的,孤独者都是思想者。当一个人孤独时,他的思想是自由的,他面对的是真正的自己。”

    “还有人说,孤独是一种感觉,空虚,寂寞。”

    “而对我来说,孤独,就是连自己都感觉不到……。”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