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775章 陶雅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湘南省是南湖省的相邻省份,从南山市到白沙县也只有四个多小时的车程,这里是彭艺博的家乡,也是她的家乡。

    她叫陶雅,比彭艺博要小一岁,准确点说是八个月。

    他们出生在同一座城市,家庭住址相隔不到两公里。

    他们在同一所小学相遇,同一所中学,共用一张长桌,高中时依旧比邻而坐。

    他们相识于年幼,一起搅过泥巴,相互摔过跤。他打哭过她,她也抓哭过他。

    中学时,青春朦胧,两人时有争吵,或负气不说话,嘴巴子翘起,能挂上油瓶,但终归是笑的时候居多,嬉笑怒骂。

    两人渐渐长大,然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每天早上多走两公里路,去接她一起上学。放学的时候,他也会多走两公里,从自己家门口路过,直到看着她走进家门,然后他才往回走。

    青春的烦恼是来的那么快,那么突然。

    他们从一开始小心翼翼的相互摸索,到渐渐自然而然的携手而行。

    他们曾在青峰山顶,望着日出发出自己青春的叫喊。他们曾在崖边松树下,相依看日落。他们躺在校园草坪,仰望同一片星空。他们在一棵柳树的见证下,发出了要永远在一起的誓言……。

    小学同班,初中同桌,高中同桌,他们说,大学也要在一起。

    他们努力的学习,然后报考了同一所医学院。当医生是他的梦想,她支持。

    然后,他们如愿以偿的同时被录取了。

    他们欣喜若狂,正当他们准备享受大学生活时,噩耗传来,她的名额被人顶替了,在录取通知书下发的前一天。

    顶替她的人是一个胖子,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胖子的父亲是南湖省当时某地的行署专员。

    他们挣扎过,但很可惜,他和她的家都只能算是升斗小农,顶多是活的比较好的升斗小农,所以这件事在开始的时候结果便已经注定。

    她被顶替了,他想要放弃,他说,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哪里都是大学。

    不过她温声劝阻,用他们的未来。读一个好的大学,分配一个好的工作,他们的未来才会更幸福。

    她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等她大学毕业,她就来找他。

    最终,他被劝服了,他进入了湘南附一。而她也在家人的努力下,进入了另一个省份的另一所大学。

    期间,两人以书信交流,持续了两年,虽然没有在一起,但是他们的感情却始终在不断升温,直到第三年……。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他寄给她的信便宛如泥牛入海,吹不起一丝波动,不管他寄出多少信件,始终没有收到任何回执。

    他尝试着去找过她,可是,老家的房子空荡荡的,别人告诉他,她一家很久以前就搬走了。

    他也去了她学校,可是,学校告诉他,她在大二结束后就再也没来过了,算是自动退学了。

    他傻了,从那时起,他便彻底失去了她的消息,那个曾经约定,要一起走过一生的人。

    不过他并没有放弃,他想起她曾经说过的话,等她大学毕业,她就来找他。

    他耐心等候,他相信她会来的。

    他本科毕业了,她没有来。他选择了做助教,同时继续攻读硕士生。

    三年后,他拿到硕士学位,但是她还是没来。他继续攻读博士。

    当他带上博士帽的那一天,他哭了,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因为他知道……她不会来了。

    从那一天起,他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直到今天。

    而这一次,他又来找她了,在身死之后。

    他想要找到她,不为了责问为什么当年你没有来,或者说一句你现在还过的好吗之类的,他只想在他真正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再看她一眼,一眼就够了。

    或者,他也许还会说一句,当年一直想说,但却一直不敢说出口的那三个字,即使现在他的声音,她已经听不见了。

    陶雅,我爱你,永远!

    ……

    白沙县白沙塘街道办事处门口,张坤看了一会,然后默默的朝着右侧方向走去,一直走到挂着白沙塘街道派出所的牌匾前。

    白沙塘并不大,所辖人口更是只有两万多人,所以一些政府机构都是从小从简,比如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还有什么计生办、社区管委会基本都设在一起。

    张坤目光扫去,然后默默走了进去。

    走进大门是一条不宽的走廊,走廊两侧有六间小屋,外面都挂着小小的门牌。张坤扫了一眼,然后径直朝挂着户籍管理处牌子的房间走去。

    房门是开着的,里面有一位四十来岁,身穿制服的男子坐在办公桌后面,目光似乎有所分散,脸上百无聊赖的样子,望着办公桌上的电脑,时不时动动鼠标。

    当张坤走进门后,中年男子抬头望了一眼,然后又转回目光盯着电脑显示屏,嘴里仿佛有气无力的道:“有事吗?”

    张坤快走两步,来到办公桌前,然后轻声说出了来意。

    大概就是,以前有一个长辈亲戚原本住在白沙塘,不过后来好像户口迁出去了,现在家里人想要联系一下,可是又不知道亲戚到底迁到什么地方去了,所以想到户籍管理处这里查一下。

    听完张坤的话,中年警察眼中略带警惕的望了张坤一眼:“你叫什么,哪里人,有介绍信吗?”

    “我叫张坤,南湖省人,因为来的匆忙,所以就没带介绍信。实在是家里一个长辈快要不行了,想要见见以前的朋友,警官,拜托帮帮忙!”张坤说话间,抬起手中的塑料袋,轻轻放在办公桌上,朝着中年警察推了推。

    警官的目光在塑料袋上斜了一眼,透过半透明的塑料袋,能够看清里面隐隐约约中华两个字,看款式,还是软壳的,看到这,中年警官脸上神色稍松。

    他没有伸手去碰面前的烟,而是望向张坤:“身份证给我看一下!”

    张坤忙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警官看了一下,然后便还了回来。这次警官的脸色已经好很多了,右手自然而然的摸到塑料袋上,同时嘴里淡淡的发话:“你那亲戚叫什么,曾经住哪里,大概什么时候迁出去的?”

    张坤脸上一喜,然后忙道:“我那长辈叫陶雅,然后再上面一辈有一个叫陶宏伟,曾经住在白沙塘解放路28号,他们三十年前左右迁出去的。”

    听到张坤的话,中年警官明显一愣,然后脸色微沉,眼睛深深望了张坤一眼,已经摸到身前的中华烟朝着张坤推去,然后淡淡摇了摇头:“这个忙,恐怕我帮不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