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762章 岁月的尘封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望着渐渐离开的背影,于飞并没有追上去,而是默默望着那个背影慢慢消失在远方。

    现在并不是他们见面的最好时候,因为他还有很多想要知道的事情,在没有弄清楚始末前,他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出现在那个人身前。

    母亲,妈妈,妈咪,娘,娘亲……。不过,不知道当自己真正站在那个人面前的时候,自己会如何称呼呢?

    不知为何,于飞脑海里突然出现这么个疑问,脸上闪过一丝苦涩的笑。

    妈咪?记忆中,自己好像从没说出过这两个字。当初那个自己以为的母亲,在自己还能说话前就已经过世了。

    没有“妈咪”的童年。

    于飞抿了抿嘴,没有再纠结于这个问题,而是慢慢朝着刚才那个人曾经进过的木屋走去。

    木屋是用一些并不规则的木板钉制在一起,看上去还算严密,用来遮风挡雨倒也还够了。

    木屋上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鱼腥味,于飞丝毫不在意,用手轻轻触摸着并不光滑的木板,抚摸着上面浅浅的条纹,感受着一些地方淡淡的油腻,偶尔还会有一些鱼鳞沾在上面,早已风化的僵硬起来。

    木屋不大,粗略看去,大概也就十来个平方,有一门一窗,门在那人离开的时候便已经上锁了,是很普通的挂锁,寻常人拿个铁棍或者起子就能很容易撬开的那种。

    不过看木屋的样子,里面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估计也就没什么蠢贼会看得上来撬门行窃了吧。

    而剩下的窗户也并不是如平常见到的那种可关闭的活页窗,仅仅只是四块玻璃直接镶嵌在木板中,用钉子钉的死死的。

    这扇窗户并没有多少透气的功能,于飞猜,之所以会有这个窗户,仅有的作用可能就只有透光了,最起码,白天的时候不用开灯,能省电。

    于飞慢慢来到窗户前,透过玻璃朝里面望去。因为角度的关系,能看到的并不多,但即使如此,于飞也能看个大概。

    木屋内家具并不多,一张床,一张桌,两条凳子,其他就是一些锅碗瓢盆了。于飞没有在木屋内看到任何电器,唯一用电的估计可能就是屋顶上一个已经熏黑了的白炽灯,除此之外,再无所有。

    于飞牙齿轻轻咬着,望着屋内的一幕幕。

    这就是张坤口中所说的,生活……还好?

    不知何时,张坤出现在于飞身后,也跟着默默的望着木屋内的东西,他倒是并没有太过吃惊。

    和于飞不同,张坤见过很多很多生活在贫穷下的人们,眼前这木屋,虽然看上去不太美观,但遮风挡雨真的没问题,而且瞧着里面,锅碗瓢盆一应俱全,角落里堆着一袋明显才刚刚拆开不久的米袋,桌上一碗还没吃完的水鱼。

    有的吃,而且能吃饱。有的穿,不至于受寒。有住的地方,遮风挡雨无碍。有一份营生,能保证自己的生活开支。

    这真的还好了。

    张坤心里暗叹一声,转头望了眼依旧盯着窗户内的于飞,轻声道:“想进去看看吗?”

    于飞一愣,看了下被锁着的大门,然后转头望向张坤:“撬锁?”

    张坤嘴角一扬,笑着摇了摇头:“不用!”

    说完,张坤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根五厘米长左右的铁丝,然后蹲到锁前,看了一会,将铁丝弄成一个勾型,然后慢慢伸进锁孔内。

    轻轻两下勾动,然后锁开了。

    于飞眼中闪过一丝讶然:“张大师还会这个?”

    似乎察觉到于飞眼中的惊讶,张坤轻咳一声,然后略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跑江湖嘛,总得乱七八糟学点什么。”

    说着,张坤似乎想起点什么,又接了句道:“当然了,那梁上君子的行当我是绝对不会做的,于先生应该能理解吧。”

    对此于飞倒是没有异议,毕竟张坤的身份摆在那,倒也不用多想。

    正经是门开了,于飞快走两步站在木门前,整个人却又顿在那里,面色迟疑,犹豫不定……。

    说实话,这样的表情往日里在于飞脸上是很难看到的,以往不管是工作中还是生活里,于飞都是一个果敢果决的人,凌厉的商业嗅觉,敢闯敢拼的勇气,于飞给他人的印象从来都不是一个会犹豫不决的人。

    可是此时此刻,于飞真的迟疑了,因为他知道,当他推开这扇门的时候,就代表他真的进入了那个人的世界。

    不过于飞终究是于飞,他的犹豫并没有太久,他伸出手轻轻触碰在大门之上,然后缓缓推开。

    门内和他在窗户外看到的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一床,一桌,两条木凳,锅碗瓢盆……。

    于飞慢慢走了进去,他想要近距离的接触一下这些,那个人用过的东西,仿佛上面还曾留有那个人的气息,体温,或者用过的痕迹。

    于飞目光在木屋内扫视了一圈,然后陡然间,整个人为之一颤,仿佛瞬间被石化了一般,呆呆的站在那里,目光望着木门后的墙壁,或者说墙壁上那贴满了的报纸……。

    那是整个木屋唯一被粉刷过的地方,一大块整体的木板为墙体,用白色油漆粉刷着。而在墙体之上,贴着无数被剪切下来的报纸。

    于飞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将报纸塑封起来,而这块墙壁上所有的报纸都被塑封保护着,然后一张张整齐的贴在墙上。

    被剪切下来的报纸大多是以图片为主,偶尔一些会配上一些寥寥的文字介绍,很少有纯文字的介绍性报道。

    而从报纸的泛黄程度来看,其中有些报纸明显是岁数不小了,即使有着塑封的保护,但依旧难挡岁月的侵袭。

    于飞的目光扫过那已经占据近三分之二墙壁的剪切报纸,扫过那一张张报纸照片,看着那一个个熟悉的模样,甚至有些是他都快遗忘的样子。

    心在不停的颤抖。

    因为,所有的照片都是他,都是他,于飞!

    望着一张张,从婴儿到幼年,从少年到青壮,这墙壁上所粘贴的哪是什么报纸,这是岁月的尘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