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757章 于飞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听到突然传来的声音,正轻声谈笑的几人全都一顿,然后齐齐转过头来,当发现是张坤后,几人脸色微愣,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略带着丝丝尊敬之色招呼着。

    “张先生!”

    “张大师!”

    称呼张大师自然是知道张坤神棍身份的,也许是曾经在曹高正的丧礼上看到过张坤,或者最起码也是曾经有所听闻。

    而称先生的,则是知道张坤“吕老爷子忘年交”这几个字的。

    不过不管是哪个身份,都足以让人侧目了。

    而几人中,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在招呼过后,看到张坤直直盯着他的目光,略带着疑惑的咳嗽一声,然后左右望了望最终干笑一声:“张先生是……叫我?”

    张坤轻轻点头,目光依旧望着说话那人,眼神微微闪动。

    被张坤直直盯着,不知为何,那人往日里也算是见惯了世面,此时此刻却不知为何,心头总是不时涌出奇怪的紧张感,那认轻咳一声:“不知张先生所说的善缘是?”

    听到那人的话,张坤眼神闪动,却是并不说话,仿佛沉默在了那里,直到好一会儿,张坤脸上闪过一丝黯然,然后这才轻声说道:“如果于飞先生有兴趣的话,我们借一步说话。”

    张坤今天的目标,也就是于飞一愣,不过很快就苦笑的望着张坤:“张先生,我朋友都在这……。”

    不过于飞话明显还没说完,他旁边一人便连忙开口:“没事的,没事的,张大师要和于飞说什么,尽管拉走就是了,我们没什么的,没什么的。”

    那人向张坤赔笑着道,一边说着,还一边挤眉弄眼的瞪了于飞一眼,拉住他想要说的话。

    接着那人又转头给旁边几人一个眼神,顿时那几位也忙点头,其中一人还轻轻推了于飞一把,让他站到张坤近前。

    被几位好朋友“出卖”的于飞面露苦笑,看了从始至终都是一脸平静的张坤一眼,然后转头狠狠瞪了几个出卖好友的家伙,这才无可奈何的向张坤点了点头,说着向远处别墅方向伸了伸手:“张先生,请!”

    张坤也不说话,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朝着别墅方向走去,于飞静静跟在身后。

    一路走着,两人都是沉默着,并没有说话。

    说实话,对张坤这个人,于飞还是很有好奇心的。“吕老爷子忘年交”这几个字可不是一般人能当得起的,而张坤还是如此的年轻,他和吕老爷子的年纪起码足足差了六十多岁,这可是好几代人的差距了。

    而这几个字在港岛所代表的意义也不轻,吕老爷子身为港岛商界顶尖的那几个人,跺一跺脚,整个港岛都要震三震,而身为他亲口说出来的忘年交,其身份地位,也不容任何人小视。

    至于“张大师”,当初那件震惊港岛高层的“寻尸”于飞也曾听闻,而在听闻中,所有人提起“张大师”这三个字,无不面露恭谨,言辞中都快将张大师“神话”了。

    可是对此,于飞却依旧抱着好像听八卦一样的心态,甚至好笑都大于猎奇,至于恭敬,那更是半点也无。

    于飞虽说出生港岛,但是于飞从小就对港岛盛行的风水玄学嗤之以鼻,对于这一类的东西,于飞从来都是斥之为封建迷信。

    他是做高新材料的,可谓见多了“神奇”的物理化学的奇妙,几种不同的物质用不同的比例配合在一起,产生神奇的反应,将无数个无法想象化为现实,变不可能为可能。

    对于很多神婆、大师用来愚弄老百姓的东西,他几乎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道道。

    什么无火自燃,上刀山下油锅,都无非是些骗人的玩意而已,至于风水之说,更就是一些磁场反应而已。

    而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对于风水玄学从来都是半点不信。

    对别人而言无不想攀上点关系的“张大师”身份,于飞可没半点兴趣,反倒是“吕老爷子忘年交”这几个字还让于飞正目一些,说起来,也就是这几个字的关系,否则张坤来“结善缘”?于飞绝对是半点都不带搭理的。

    所谓结善缘,还不就是那些坑蒙拐骗的东西,骗钱而已。

    于飞一阵胡思乱想,跟着张坤走进别墅,然后找了个没人的小厅走了进去。

    小厅并不大,里面装饰也很简单,只有一套沙发茶几,几个酒水柜,还有就是一些盆景饰品了,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小型会客室,而在小厅一侧是一个巨大的落地窗,落地窗外远处正是还在举行晚会的后花园。

    进了房间,张坤也没说话,只是静静坐到一侧的沙发上,虽然没有招呼,但于斌也默默坐到张坤对面。

    张坤低垂着头,双眼直直的盯着中间的茶几。

    虽然对于张坤既然找他来但却此时不说话,于飞也并不着急,反是轻松的坐在那里,看看张坤,或是转头望望远处宴会处。

    房间里足足沉寂了近十分钟,张坤终于在一声轻叹中慢慢抬起头来,双眼紧盯着对面的于飞:“于先生,有一个家伙拜托我,让我带你去找一个人!”

    听到张坤开口,于飞先是一愣,随即苦笑一声,望着张坤:“张先生,是不是我父亲来找你,然后让你带我去找一个人?”

    听到这句话,张坤愣住了,真的愣住了。于飞是于斌儿子没错,可是,他怎么会知道?

    看到张坤一脸震惊的模样,于飞轻叹一声,然后双眼认真的望着张坤:“张先生,你当初的事迹我也听说过,说实话,对于某些人来说确实是相当震惊的事,但是,很抱歉,我对玄学之类的东西从来都是不信的,所以如果你想将下一个目标定为我的话,那绝对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而且我父亲虽然死了,但是我是握着他的手望着他过世的,我亲自送他入土,所以,如果你想说,我父亲找到你,想要拜托你带我去找回他的尸骨,那么,我想你就不必再说了。”

    听完于飞略带挑衅的话,张坤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反倒是整个人都仿佛松了口气一般。过了一会,张坤才轻笑一声摇了摇头:“我只能说你猜对了一半,确实有个家伙让我来找你,但是拜托我带你去见的人是你母亲。”

    于飞嘴角一扬,似笑非笑的望着张坤:“张先生,恐怕您不知道,我母亲虽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但是她却和我父亲葬在一起,虽然并没有合葬一处,但是我可以很确定,她的尸骨并没有丢失,我每年都有去祭拜,所以,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张坤静静的听于飞说完,也不插话,只是默默的望着于飞,直到于飞说完,张坤才轻轻吐六个字,却让于飞整个人愣住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