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676章 败了,还是妥协?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当时手术台上的我只是半身麻醉,所以脑袋还是清醒的。”

    “我看着迟恒走进手术室,从进来的开始,迟恒总是低着头,默默跟在护士身后,他不说话,什么都没说。”

    “护士在手术台旁边安排了一个位置给迟恒,然后开始给他手臂消毒,上针。”

    “很快,血液便慢慢从迟恒手臂中冲了出来,流到一边的血液袋里,然后又通过另一根针送到我的身体里。”

    “在这一切动作中,迟恒总是低垂着头沉默着,唯一一次抬起头,就是看向我,然后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虽然当时我身体处于危险边缘,但是看到这心里还是忍不住笑了,这小家伙,还是那么怕打针。”

    “因为有了迟恒血液的输入,我的血压慢慢稳定,然后医生立刻继续,争取尽快完成手术。”

    “而我因为麻醉的关系,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触感,所以干脆也就不去关心了,而是转头望着旁边的迟恒。”

    “看着自己和迟恒,通过一道输液管,我们两人的血完全连在了一起,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可是,看着看着我却愣住了,我望着迟恒低垂着的头,突然开始掉下一滴滴晶莹的东西。”

    “这家伙,居然吓的哭了?我是这么想的。”

    “从一开始默默流泪,到身体微微抽泣,迟恒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可是我却仿佛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痛苦。”

    “手术台上,我费力的张开嘴,喊着迟恒的名字,这个动作很快引起了旁边手术护士的注意,她们也注意到了迟恒。”

    “其中一个护士立刻走到迟恒身边,小声询问着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放松,不要害怕之类的。”

    “可是你知道迟恒是怎么回答的吗?”

    “他抬起头,满脸泪痕的望着护士,脸上依旧抽泣着,用着稚嫩的声音问,‘护士阿姨,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当时那个护士明显愣了,她不知道迟恒为什么会这么说,我也不明白。”

    “那护士小姐就问了,然后迟恒是这么说的。”

    “他说‘我以前听哥哥说过,一个人如果流太多的血,那么这个人就会死,这次我流了好多血,是不是我也要死了。’”

    “听到这句话,我整个人都呆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迟恒明显语气中带着对死亡的恐惧,每个人都怕死,求生是任何一个人的本能,即使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可是说完这句话后,迟恒用衣袖擦去脸上的泪水,又说‘不过,如果是为了救哥哥,我愿意。我要哥哥活下去,即使用我的命换哥哥的命。’”

    “这句话,居然说的甚是认真,语气中有着坚定,有着一往无前的勇敢,不敢说超脱生死,但是在那一瞬间,他确实想着的是,如果可以,他愿意用他的命换我的命。”

    “在那一瞬间,整个手术室的人都呆住了,所有人都看向了迟恒,一个只有五岁的小家伙。”

    “没有一个人嘲笑他,因为五岁的小孩,他还不知道撒谎,这是他最内心的话语。如果为了哥哥的命,他愿意用自己的命做交换。”

    “当然,很快护士就回过神来,然后立刻安慰开导那个小家伙,其他医生也是哭笑不得,不过我却笑不出来。”

    “在这一刻,我终于知道了,在进入手术室后,迟恒为什么会表现的那么沉默。”

    “因为从他走进这个手术室开始,他就是抱着用他的命来救我的命进来的,他想用他的命来救我的命,你知道吗?”

    “虽然这是一个孩子的误解,但是他确实是抱着这么一种心思进来的,他活着进来,但却没有想活着出去。”

    “我欠他一条命,即使这只是一个可笑的错误理解,但是,在我心里,我确实认为,我欠他一条命!”

    “所以从那时候起,原本我就喜欢迟恒,然后变的更加的爱他。”

    “他是我弟弟,我唯一的弟弟,有那么几个小时,我们曾经真真切切的血*融,我恨不得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他。”

    “张坤,张先生,你能理解那种感情吗?”

    “是,迟恒现在他做错了事,但是这些事却是因为我以往的纵容,我知道错了,但是请让我能够为自己的错误负责。”

    “我不求你原谅迟恒,但是我请求你,让我和迟恒一起承担这次错误造成的结果。”

    “我只想尽一个哥哥的本分,就像当初迟恒走进手术室的时候,说出那句‘即使用我的命换哥哥的命’。”

    “知道吗,如果可能的话,我甚至想自己去坐完那三年牢。”

    “张先生,这不是什么迟家的对话,而是我作为一个哥哥,对你的请求。”

    迟斌说完,身子慢慢弯了下去,呈九十度角直直的弯在张坤身前。

    张坤沉默着,脸色阴沉,有铁青之色,有紫红之光,有黯然,有咬牙切齿。

    张坤没有说话,迟斌也没有站起来,场面就这么僵着,直到一分钟后,张坤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

    在张坤转身的第一步,迟斌浑身一颤,右拳紧握,双眼紧闭,但是他依旧没有起身。

    脚步声慢慢离开,渐行渐远,迟斌银牙紧咬,没有再多说一句。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

    只是迟斌的心却忍不住一步一步下沉。

    不过就在这时,远远的餐厅门口突然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

    “一年,迟恒必须坐满一年,否则,我会让你们迟家知道,什么才叫张坤真正的怒火。”

    “还有,从今往后,不要让我在学校看到他,退学吧。”

    两句带着怒声的话说完,张坤的身影终于完全消失在餐厅门口。

    迟斌惊喜的抬起头,张坤的身影却早已经消失不见。

    此时张坤一脸阴沉的走在学校的道路上。

    他败了,最终还是败了,而且败的一塌糊涂。

    昨天还是那么的咬牙切齿,信誓旦旦,势要将迟恒一整到底,可是今天,迟斌一番话,却让他败的一塌涂地。

    是他心软吗?

    张坤觉得不是,虽然平日里他似乎软软弱弱,对谁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可是对于真正的人渣,张坤从不介意狠狠出手。

    那么到底败在哪里?迟斌和迟恒的兄弟之情?还是迟斌所说的那个故事?

    张坤不知道那个故事的真假,事实上他甚至隐隐觉得这个故事说不定还是临时编出来的,因为他也没办法去求证。

    十几年前的事,那时候张坤甚至才刚出生不到两年。

    可是,为什么最终自己还是放弃了?

    一年!

    以迟恒对自己所做的事,最终他居然只要求迟恒坐牢一年,现在张坤想来,还觉得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张坤不是一个非要整死对手的人,但他也从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以德报怨的事张坤不会做,他从来都觉得有仇报仇才是人生。

    可是今天,他却没有坚守本心。

    他败了。

    所以张坤的心情不好,很不好。

    而就在张坤低头走路的时候,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张坤默然的拿出一看,脸色立刻呆了一下。

    梁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