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674章 长兄如父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这不可能!”迟斌几乎想也不想的道,不过说完之后,他看到张坤立刻冷下来的脸,立刻又道:“迟恒他还年轻,还请张先生给他一个机会,你重新再说个条件吧。”

    不过对此张坤却是冷笑一声:“那就没得谈了,大家各凭本事吧。”

    说完,张坤便要站起身来离去,不过对面的迟斌脸色一变,连忙道:“张先生别激动,咱们不是还在谈吗,有什么条件都好说,先别走行吗?”

    张坤冷冷望着迟斌:“其他什么条件我不管,但迟恒必须坐牢,这是我们谈话的基础,否则就不用谈了。”

    迟斌脸上一时青筋直露,时而涨红,时而铁青,最终,迟斌深吸一口气,然后死死望着张坤:“张先生,是不是迟恒坐牢,然后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嗯?”张坤眉角一扬,深深望了迟斌一眼,然后嘴角露出一丝怪笑点头:“没错,只要迟恒坐牢,那么我和迟家之间,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迟家是南湖豪门,我也无意与你们为敌,你们走你们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今往后,再无任何瓜葛!”

    “坐几年?”迟斌依旧双眼不离张坤眼神。

    张坤双眼一凝,随即道:“坐几年可不是由你我说了算的,就看法院裁判吧。”

    张坤说完,迟斌眼神一动,不过很快张坤又接着笑道:“不过我听说,藏毒二十克以上,可判处三到七年有期徒刑,所以,最低也应该有三年吧。”

    听到张坤后一句话,迟斌眼角一颤,他慢慢闭上眼,过了十来秒,然后猛的睁开双眼,在那一瞬间,眼眶居然都红了。

    “好,三年就三年,迟恒坐牢三年,然后这件事到此为止,张先生,是这样的吧。”

    张坤嘴角一扬:“如果你是这样理解的话……没错!”

    “好,那么就这样决定吧,迟恒坐牢三年,为自己恕罪,而张先生和我们之间的恩怨也到此为止,从今往后不得再做追究。”

    说完迟斌顿了顿,然后死死的望着张坤:“我相信张先生也是个信人,不会在我们履行合约之后再反悔的。”

    张坤眼角一颤,看着迟斌的眼神冷哼一声:“我还没那么无聊!”

    当听到张坤的话后,迟斌整个人都仿佛放松了下来。

    不管是哪个豪门,结仇于张坤这种*的人都不会轻松。

    迟家仅仅只是南湖豪门而已,不是整个中国的豪门,放眼全国,比迟家厉害的多了去了。

    “既然已经谈完了,那我先走了。再见,不,是最好以后都别见了。”张坤哼的一声,说完便要起身。

    不过旁边的迟斌却连忙道:“慢着,张先生,事情谈到这样,但我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

    迟斌还没说完,张坤却直接打断道:“知道是不情之请就不要说了,我不会同意的。”

    说完,张坤也不等迟斌反应,径直站起身来便朝着餐厅大门走去。

    迟斌看到张坤离开的脚步猛的叫道:“张先生,我想问,迟恒三年的牢狱,可否让我来承担一半,我帮他坐一年半。”

    张坤离开的身子陡然一顿,然后转过身来冷冷的盯着迟斌:“现在还没开始履行约定呢,你就想着毁约?”

    迟斌看到张坤停下来,心头一松,然后连忙站起身:“张先生别误会,我并没有想毁约,只不过,有些事想要让张先生知道而已。”

    张坤冷哼一声,不说话。

    迟斌慢慢走到张坤对面,然后轻叹一声:“张先生,迟恒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大程度上都是我的错。”

    迟斌眼神慢慢恍惚。

    “我迟家在南湖虽然说是豪门,但是家规向来森严,对于子弟的教育从来不敢忽视,张先生不信可以去打听一下,绝不是虚言。”

    “在迟恒小的时候,爷爷开始身体不好,然后父亲就接管了迟家掌门人的位置。家族大了,事情也就多了,父亲常年为家族的事业忙碌,所以对迟恒的教育自然也就有点看管不上。”

    “所以,迟恒小时候基本都是我在照顾着。我从教他走路开始,教他写字,教他读书,教他背三字经,百家姓,弟子规。”

    “可以说,我是一点一点看着迟恒长大的。我喜欢他,爱他。他是我弟弟,唯一的弟弟,我不爱他爱谁?”

    “所以我什么都向着他,惯着他,甚至犯了错,我也会帮他。”

    “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

    “他从小时候开始犯一点小错,到读书后殴打同学,在学校拉帮结派,校外飙车,泡夜店,甚至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我都知道。我骂过他,训过他,但是……,最终我还是会帮他擦屁股。”

    “不过还好,迟恒他总算还有一点轻重,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所以也从没出过太大的事,我甚至还一直为此庆幸。”

    “但是,我真没想到,现在他居然发展到这种地步。”

    “张先生,你知道吗,毒品在我迟家是被绝对禁止的。任何人都不允许碰这东西,即使是我父亲,即使是迟家掌舵人,如果他吸毒,迟家任何人都有权利将他赶出家门。”

    “而迟恒,他虽然没有吸毒,但毕竟是碰了这东西,所以张先生,即使没有你的要求,迟恒也绝对逃不脱迟家家规。”

    迟斌说到这顿了顿,似乎在叹息,脸上充满苦涩,而张坤则一言不发,冷眼望着。

    过了一会迟斌继续道:“张先生,俗话说的好,子不教父之过,我们还有句老话,长兄如父。”

    “家父事业繁忙,从没教育过我弟弟,而是由我手把手带大的。”

    “迟恒如今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归根结底罪魁祸首还是我,要不是我从小惯着他,他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事。”

    “所以,我希望张先生能给我一个恕罪的机会,让我和迟恒一起承担这次的责任,好吗?”迟斌恳求的望着张坤。

    张坤冷着脸听完迟斌所有的话,顿了很久,然后冷笑一声,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不……好!”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