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668章 树怕脱皮,人怕空心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梁碧离开后,迟恒怯怯弱弱的样子站在迟斌面前,犹豫了很久,迟恒终究忍不住小声开口道:“哥,爸……爸知道了?”

    在询问室里,迟恒也看到了梁碧接电话时的模样,并听到了邢向明省长几个字。

    邢向明迟恒当然知道,这是他们迟家在南湖省关系络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当初迟恒还被带着去上门拜访过。

    可是,正因为如此,迟恒才会如此害怕。

    因为邢向明这个层次的关系,现在还全部掌握在父亲手里,而他,是绝对不想这件事被父亲知道的。

    迟家家规并不是说说而已。

    只要一想到自己那整天总是一脸严肃的老爸,在知道这件事后会如何的愤怒,迟恒就忍不住浑身一颤。

    而他之所以如此问一句,只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可能,希望是老哥请出的邢向明,否则……,迟恒真的不敢想象,在回家之后,他会面对怎么样的惩罚。

    而听到迟恒的话,迟斌冷冷望了迟恒一眼:“你说呢?”

    对迟恒吸毒的事,迟斌现在也是怒火中烧。

    对这个弟弟,他从小就万分疼爱,两兄弟虽然出生豪门,但是却从没有其他豪门那种兄弟阋墙的事发生,但凡有好的,迟斌总是让迟恒第一个选,吃,拿……。

    迟斌甚至想过,如果以后分家产,迟家分成两半也无所谓,即使按照家规,他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可迟斌就是如此想过。他对这个弟弟真的爱之深切。

    可正是爱之深,此时他才深深体会到了恨之痛。

    吸毒,绝对是迟家,也是迟斌最痛恨的事,不为什么,只是从小的家庭教育就是如此。

    可,就是这个,他最疼爱的弟弟,却做了他最痛恨的事。

    当听到自己最不想听到的答案时,迟恒甚至忍不住浑身一颤。

    迟恒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甚至想过,如果这件事能够不让老爸知道,他宁肯被关几天,甚至坐牢也无所谓。

    可是,他最不希望的事却依旧发生了。

    看着迟恒吓的浑身一颤的样子,迟斌心头一痛,随即勉强压下心头怒火,冷声道:“好了,男子汉大丈夫的,就别在这丢人了,回去之后我会帮你想办法求情的。”

    听到迟斌的话,迟恒脸色立刻一喜,随即连忙道:“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而此时,一直难看着脸站在一旁的秦青看着两人的说话,忍不住心里的歪腻,冷着脸道:“迟总,还请麻烦办一下手续,我们很忙,还等着下班呢。”

    听到秦青的话,迟斌脸色一冷,轻轻瞥了一眼,不过最终想到不要再起波折,迟斌才压下心头怒火,招了招手,让一直跟在后面的律师过来去办理手续。

    一个小警员也敢给我脸色,好,好一个刑侦大队,果然从上到下都是硬骨头。等着,等这件事过后,我倒要看看,你们骨头到底有多硬。

    不过就在律师刚要和秦青离开的时候,迟恒却猛的叫住:“等等,我还有个朋友呢?他也要跟我一起走。”

    秦青一顿,然后回过头来冷冷的道:“抱歉,那个嫌疑人恐怕暂时没办法离开,他尿检同样呈阳性,而且身怀不明巨款,我们还需要对他进行调查!”

    “那钱是我给他的。”迟恒几乎想也不想的道。

    “那么你为什么要给他这么多钱?”秦青猛的回问。

    “这……。”迟恒卡住了,张了张嘴,但却不知道该如何说,最终只能强自道:“我有钱,我喜欢,我想给,怎么了,不行啊?”

    面对迟恒的话,秦青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这时,旁边的迟斌一瞪眼道:“好了,你能出来就不错了,还想着你朋友,先回去再说。”

    “可是……。”迟恒大急,可是那家伙知道我很多秘密,而且今天的事他也一清二楚,要是把他留下,万一他要是撑不住,说出点什么,岂不就惨了。

    可是这些话他偏偏还不能说出口,站在那里手舞足蹈的满脸焦急,但最终在迟斌狠狠一瞪眼中,彻底乖了。

    罢了,先想办法逃过眼前这一关吧,至于后面的事,混蛋,你给我撑住啊。

    迟恒没话说了,于是律师便跟着秦青去办理手续。

    而此时,梁碧一个人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望着窗外天空明月,满脸苦涩。

    迟家,李先锋,李局长,邢向明副省长,这些人今天给他上了非常生动的一课,一个让他恍然一悟的一课。

    原来,这就是现实。

    现实就是,法律面前,也不是人人平等。

    权钱交易从来都是存在的,以权代法永远不会消失。

    那么自己一直以来所为之奋斗的目标,到底为了什么?

    梁碧双眼朦胧的转头望向办公桌上自己的*,*上是银白色的国徽,此时此刻,那颗国徽是那么的亮眼。

    在这一瞬间,梁碧陡然想起,当初在进入警察队伍中时,站在国徽之下宣誓的时候,自己都说了些什么?

    也许,从头到尾都是一个笑话吧。

    梁碧缓缓动了起来,拿起桌上的*,轻轻戴在头上,走到办公室墙壁的警容镜前,慢慢整理着自己的衣冠,将每一处褶皱抚平,将帽子戴的平平整整。

    望着警容镜里,一如以往帅气,庄严的自己,梁碧猛的一个立正,然后右手一挥放到脸旁,一个端正的敬礼。

    “新兵梁碧报道!”梁碧正色大声喊了出来。

    梁碧看着镜子中,身穿*的自己,眼前仿佛瞬间回到了自己刚刚踏入警局的那一刻。

    梁碧轻轻闭上眼,一滴晶莹滑落脸颊。

    梁碧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哭过了,即使上次父亲病危,差点阴阳两隔,梁碧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他是一个坚强的人。可是,现在他掉了。

    此时此刻,梁碧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很难过,很伤心。

    因为,他感觉在这一刻,他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一个坚持了十几年,对他一生都十分重要的东西。

    他的心,空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