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368章 变态的刘中正?

时间:2017-10-23作者:司徒北

    刘中正带着歉意的表情望着张坤,脸上还有着微微的失神的模样。

    看到刘老爷子,张坤默默摇了摇头,也没有说什么,而且慢慢走到茶几旁的沙发坐下。

    低头发呆一般望着茶几上还冒着热气的茶杯,而刘中正也漠然的飞在张坤对面,静静的看着刘承德之前坐的沙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过了不知道多久,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这片平静。

    “刘老爷子,您年轻时候还真严厉啊,真看不出来!”张坤抬头望着刘中正。

    而听到张坤的话,刘中正轻轻摇了摇头:“严厉吗?但一切都是为了他好。”

    “为他好?”张坤摇了摇头:“我可不觉得让一个十岁的孩子,让他自己去赚取自己的学费,就是为他好。”

    “刘老爷子,说句不好听的话,您那时候的举动要是放在现在,您可够得上虐待儿童的罪名了,那可是犯法啊。”

    张坤望着刘中正老爷子,四十多岁的模样,很普通大众的脸,很是平和,真的一点都看不出居然会对一个小孩,不,是对自己的小孩那样严厉,严厉到过分的程度了。

    如果不是刘承德自己亲口说出来,张坤真的无法想象,一个十岁的小孩是如何在那样的家庭环境中成长起来。

    如果要是我呢?张坤这么一想,然后很肯定的,他绝对做不到,至少绝对做不到刘承德那种程度。

    面对张坤的反问,或者说质疑,刘中正脸上泛出一丝苦笑:“张坤,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所以你会这么想我理解。”

    不过张坤望却摇了摇头:“不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但是我真的无法想象,你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做出那样的决定,让一个十岁的小孩自己去赚学费?”

    “那时候刘承德才十岁啊,十岁,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概念,一个十岁的小孩,正是在慢慢摸索这个世界,接触最简单人生的年岁,你居然让他那么早就进入复杂的社会?”

    张坤摇头,望着刘中正的眼神都带起了怀疑:“刘老爷子,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现在就算告诉我,刘承德不是你儿子我都信,有这么对自己儿子的吗?”

    张坤的话让刘中正一阵沉默,浓浓质疑的气息,让刘中正脸色阴晴不定。

    看到刘中正沉默了下来,张坤继续开口:“刘老爷子,你说我有些事情不知道,可是我真的无法想象,到底有什么原因,能够让你做出那种决定。”

    “而且,你还交给刘承德那种人生观。‘不靠天,不靠地,不靠他人,唯一能靠的只有自己’。”

    “好吧,我承认,这句话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没错,也许你是想要培养出一个自立性强的人,但是,在刘承德才十岁的时候就交给他这种现实的人生观,您不觉得太残忍了么?”

    “而且,您不知道,对小孩,鼓励永远比大棒更有效吗,这是教育学家都一致肯定的。可是您呢,如果刘承德没有说谎的话,您从他十岁后就再也没有夸奖过他吧。”

    “我真的无法想象,您到底……。”

    张坤嘴如连珠,不停的说着,刚才刘承德讲述的过往中,他看到了一个自己完全想象不到的刘老爷子。

    在张坤一直笑嘻嘻,待人和气,说话都轻声的刘老爷子,在年轻时,居然会是那么的变态?

    对一个十岁的小孩做出那种决定,不是变态是什么。

    张坤一开口就仿佛有停不下来的趋势,对此刘中正脸上也是阴晴不定,直到过了很久,突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张坤整个人顿时呆住了。

    “如果说,那时候刘中正只有三四年生命的话,你能理解吗?”

    随着声音,一道身影慢慢从墙壁外穿了进来,然后望着猛然呆住的张坤,和一脸低沉的刘中正。

    “曹老爷子,你,你说什么?”张坤呆呆的望着突然出现的曹老爷子,刚才说,只有两三年的生命什么意思?

    这几天一直处于消失状态的曹老爷子叹了口气摇头:“本来刘中正自己没说,我是不方便插嘴的,但是,我现在真的不想看到刘中正这家伙再被人误解下去了。”

    “你没听错,在刘承德十岁那年,刘中正在一次去医院检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患上了骨癌,而且已经是晚期。”

    “张坤,你也做过医生,别说那个年代,就算是现在,骨癌晚期都基本没有治愈的可能,当时医生也说了,以刘中正病情来看,大概还有三四年的寿命。”

    “所以,刘中正就做出了那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决定。他想要在自己剩余的时间里,教会刘承德如何在社会上活下去。”

    “虽然很残忍,但是他最终的目的是想要刘承德在今后没有他的日子里,也能很好的活下去。”

    “而且,那家伙是故意对刘承德冷淡,你觉得,一个恨的牙痒痒的父亲和一个对你十分好的父亲过世,谁会更让人不难过?”

    曹老爷子的反问,让张坤脑海里陡然一亮,脑海里所有的疑问顿时全部解开。

    一个知道自己即将去世的父亲,为了让儿子在今后没有自己的日子里,也能坚强的活下去,他教会了儿子生存的能力。

    为了让自己的离开不会让儿子太过难受,他改变了自己,扮演了一个变态的父亲,他让自己在儿子眼里变得讨厌,一个讨厌的父亲离世,总好过那个深爱着自己的父亲。

    张坤呆呆的坐在那里喃喃道:“是,是这样?”

    看到张坤那呆呆的模样,曹老爷子哼的一声,继续道。

    “而且,在最后的日子里,刘中正那家伙,拼了命的赚钱,总算在自己还坚持的时间里,创建了刘氏玉器。”

    “原本这样也就够了吧,接下来该好好享受自己最后的时光了吧,可是刘承德那家伙还倔强的死不放弃,他想要留给妻子儿子更多。”

    “所以他依旧拼命,刘氏玉器越来越好,他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差了起来,最后,要不是他心急求快,怎么可能中了别人的圈套,不仅钱没了,人也没了。”

    “人没了倒还好,反正刘中正那时候也活不过一两个月了,但是钱没啊,就因为那一次的失败,换来的结果就是刘承德二十六年的还债。”

    说到这,曹老爷子还满脸不争气的模样望了刘中正一眼,要不是他一心想要留下更多的家产,刘承德怎么可能辛苦这半辈子?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