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vip第1133章 选址

时间:2018-06-28作者:司徒北

    没有考虑多久,张建国便毅然同意了张坤的建议,不过很快,问题也出现了。

    “可是,迁到哪去?”张建国望向张坤问道。

    张坤没有回答,而是望向了何秋兰:“老夫人可记得张老先生生辰八字?”

    何秋兰点点头:“辛巳年二月初十日午时。”

    辛……辛巳年?

    这是哪一年?

    算了,随便吧。

    张坤轻咳一声,似模似样的掐指一算,然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指向了东南方:“张先生,老先生的吉向在这边,但具体位置还得一点一点找。可否开车送我一下?”

    张建国点头:“自然,就是麻烦长申道长了。”

    说完,张建国收拾了一下坟头前的祭品,然后三人下了张家坟山,期间,何秋兰抱着小狐狸说了一会话,似乎是想要小狐狸和她一起离开。

    这才多久没见,身上就受了那么大一块伤,老夫人也心疼的不行。

    不过,小狐狸自然是没有走。

    在何秋兰说完之后,小狐狸便跳下了老夫人的怀抱,跃上张元德坟头,静静趴着。

    看到这,何秋兰轻叹了口气,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和张坤两人一起离开了。

    下了张家坟山,张建国开车前行,张坤则坐在副驾驶位上,右手不停掐指,然后指路,老夫人则静静坐在后排。

    汽车东转西绕,约半个小时后,汽车一行来到一个巨大的水库边。

    “停。”张坤突然叫停。

    张建国猛的一踩刹车,待车停稳后,张坤下车,目光在四周一扫,同时手中掐指不停,然后下了公路,向着水库的方向走去。

    而此时,张建国和何秋兰也跟着走了下来。

    看着面前巨大的水库,张建国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这里不是……。”

    张建国目光向旁边的何秋兰扫了一眼,瞧到张建国望来的目光,何秋兰微微点了点头。

    张建国了然,然后两人跟着张坤一路前行,慢慢来到湖边。

    两人看着张坤在岸边一阵观测,然后不停的算着什么,好一会儿才瞧得“长申道长”似乎满意的点了点头。

    演戏完毕的张坤这才向着远远站着的张建国和何秋兰两人招了招手。

    “张先生,老夫人,我算了,这里就是张老先生最佳的风水所在,如果张老先生能够迁坟到这里,不说让子孙后代大富大贵,但一个平平安安,身体健康是跑不了的。”张坤如是道。

    听完张坤的话,张建国却略显犹豫:“可是,长申道长,这里是……。”

    张建国话没说完,话里话外似乎略显犹豫,张坤一愣:“怎么了,张先生,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长申道长有所不知,这里是家父生前工作的地方。”张建国道。

    这个啊,还以为什么问题呢。

    这地方是张元德自己选的,在决定迁坟之后就决定了这个地方。张坤自然知道这里是张元德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不过更重要的是,这里是他和偷鱼贼相遇的地方。

    张元德选在这里,除了有纪念他和偷鱼贼相遇的原因,但更多的则是,他既然是在这里和偷鱼贼相遇,想必这里应该就是偷鱼贼以前的家了。

    将新坟选在这里,想来,既然以前偷鱼贼能在这里生活,那么迁过来后,应该生活也没什么问题。

    而且,这里靠近水边,水里什么都不多,就是鱼多,而偷鱼贼,看名字就知道,抓鱼的本事可不低,想来不管再怎么样,食物肯定不会缺了。

    所以,对于张建国似乎有点点的疑惑,张坤微微一笑:“原来如此,难怪我觉得此地和张老先生如此有缘,张老先生是否生前很喜欢在这里工作?”

    对此,张建国倒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嗯,家父确实很喜欢这份工作。家父生前喜静不喜动,而且喜好大自然。而在这里做水库管理员,环境幽静,自然风景也好,平日里即使没有工作,也喜欢带我们一起过来玩。”

    “说句玩笑话,家父在这里待的时间,比家里都长。”张建国苦笑着道。

    “那么,既然老先生生前就很喜欢这里,那么将他葬在这里,想必老先生地下有知,应该也会很喜欢吧?”张坤笑道。

    “可,问题是,这里是饮用水库,想要把家父葬在这里,水利局那边肯定不会同意的。”张建国一摊手,苦笑道。

    嗯?还有这个问题?张坤眉头微皱。

    这倒确实是个问题,之前没有考虑到这个。

    算了,实在不行,再去麻烦赵叔叔一下吧。

    不过张建国瞧着张坤眉头微皱的模样,却是猛的一咬牙:“罢了,我去找找关系试试,总有办法。”

    话是这么说,不过张建国心里却一时还没想到到底应该怎么个试试法。

    而这时,一旁的何秋兰突然开口:“建国,我可以去找水利局王局长试试。你爸在水利局工作了那么多年,虽然不争气,一直是个小公务员,但其实也算是和王局长一批进的水利局,两人关系不错。”

    “而且,以前的时候,你爸还凑巧帮过王局长一点小忙,我去找他说说看,也许可以。”

    “我们也不白要水利局的地,我们拿钱买。”

    听得爸还有这层关系,张建国微微一愣,这他还真不知道,爸在家也没说过。

    不过,如果这样那就好办了。

    总之,既然这块地真的对爸有好处,那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总要拿下才行。

    决定后,张建国又望向张坤:“那就这么办,长申道长,地的事我们去办,你看,迁坟的时间,最近什么日子好?”

    张坤掐指一算:“两天后就是吉日。”

    他出来已经三天了,最多再待一两天就要回去,实在拖不起时间了,所以越快越好。

    “好。”

    当下,三人便乘车回了新安。

    而当晚,何秋兰便带着张建国两人去了水利局王局长家,并最终获得了王局长的同意。

    用王局长的话说,张元德同志一辈子都付出在了水利系统,不仅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张元德同志身后事有需要帮忙的,局里自然责无旁贷。

    水利局以极低的价格在水库旁划出了一块地,以用作张元德的下葬之所。

    不过,唯一一点,下葬地点必须在离岸边五十米外的地方。

    事情办的很顺利,其中有张元德以前和王局长的关系在内,有张元德帮忙的那点人情在离,当然,或者还有张建国那个市委办的身份原因。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市委办的工作人员,在有什么大事上,也许发挥不了多少作用,但如果是些许小事,新安很多人还是愿意卖市委办公室主任科员一个面子的。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霉运阴阳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