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1130章 见见

时间:2018-06-11作者:司徒北

    直到出了市委办公楼,走了好一阵子,张建国才似乎慢慢回过神来。!

    他深吸一口气,左右张望了一会,然后让自己强自镇定下来,收起了那一脸的“傻笑”,尽可能让自己表现的平常一点,然后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打开门,何秋兰已经做好晚餐。

    “回来了啊,洗洗手吃饭吧。”何秋兰轻笑说着。

    张建国点点头,去厨房里洗手,然后一起坐到了餐桌。

    何秋兰给张建国盛好饭,然后两人开动。

    张建国家吃饭并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往日里吃饭偶尔会说一些白天的见闻或者好笑的事情,不过今天吃饭,两人明显都有一些沉默。

    不过这缕沉默并没有保持多久,只见饭桌突然响起两个声音。

    “妈,我最近……。”

    “建国,有点事我想……。”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但又同时停住。

    张建国看着何秋兰,何秋兰也看着张建国,两人都略显诧异。

    不过很快,何秋兰便当先道:“建国,你有事要说?”

    张建国本想开口让何秋兰先说,不过想了想,母子这么多年,也不在乎这么点先后,而且,今天的事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事。

    一路回来的路,张建国好不容易才忍下自己心里那份喜不自禁的洋溢,这时候回到家,面对自己老母亲,张建国终究还是忍不住想要向何秋兰分享一下自己的快事。

    于是张建国也不在谦让,开口笑道:“妈,是这样的,我最近工作可能会有一点调动。”

    “嗯?”何秋兰微微一愣,然后看着张建国脸发自内心的笑容:“工作调动?是要调动到更好的工作岗位?”

    张建国笑着点头:“嗯,市委办李水凤主任要调走了,然后赵书记打算让我接替李主任的位置,今天下午市委组织部已经找我谈过话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差不多算是落实了。”

    听着张建国的话,何秋兰却是突然想起前天张建国的话:“你最近工作的问题,解决了?”

    张建国一愣,随即想起来这却是自己前天搪塞的话,想了想,干脆也不在隐瞒,直接把前天的事说了出来。

    “其实也不是什么工作的问题,前天时候,因为我做的一个件出了点问题,赵书记把我叫到他办公室狠狠骂了一顿。”

    “后来还专门找来了一个新人,让我带,然后市委里有传言,赵书记对我很不满意,有意把我调到史志办去,而那个新人是接替我工作的。我是因为那事,心里不痛快。”

    “但是怕妈你担心,只说是工作的问题。”

    “不过今天,赵书记突然又把我叫过去,然后让我接李主任的班。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要升职了。”说着,张建国脸终于忍不住露出那强忍已久的洋溢笑容。

    “对了,妈你刚才是要和我说什么?”

    张建国说着,却不知道此时,何秋兰心里一阵惊骇,脑海里不由自主冒出一身道袍的张坤的身影。

    这才一个下午,难道真这么见效!

    不过何秋兰终究这么多年过来了,见识过的也多了,所以很快稳住心神,略带着异的目光望着张建国,想了想,然后开口。

    “建国,是这样的,我遇到一个道士先生,他说我们家阴宅风水可能有点问题,所以想去看看。这事我拿不下主意,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张建国一愣:“妈,您不是从来都不信那些东西吗。”

    何秋兰却是轻叹一声,然后摇头道:“我本来确实是不信的,可是,现在却是由不得我不信了。”

    何秋兰露出一丝苦笑。

    张建国不明所以,好在何秋兰也不等张建国开口,便直接把这几天和张坤相遇的一点一滴说了出来。

    包括第一天时候,张坤说的煞气凝聚颌骨,有可能子女工作不顺,还有第二天的血光之灾,然后今天张坤说的性命之忧,甚至包括后来,她邀请张坤到家里来一看的事,全都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

    听着何秋兰的话,张建国脸色顿时阴晴不定了起来。

    如果只听何秋兰说的第一天和第二天的事,张建国很肯定,这很有可能是那个道士做的一个局。

    什么工作不顺,这谁工作能事事顺心?这本来是一个很泛面的话。

    至于昨天的血光之灾,真要做局,让人出点血还不容易?

    尤其是张建国想到,昨天他额头受伤,正是被莫名其妙的东西砸的,说不定是那什么道士扔的。

    至于性命之忧?那些江湖术士,不过事情说的严重点,怎么引起当事人的害怕?

    若只是到此为止,张建国还能很肯定,这是个局,是专门骗人骗钱的。

    可是……。

    张建国计算了一下那道士走的时间,然后回想了一下下午赵书记让他去办公室的时间。

    前后相差不过十分钟。

    这是巧合吗?

    而且,张建国回想前天,赵书记在办公室对他的怒骂,那真的是雷霆之怒。骂的他当时真可谓大汗淋漓,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背后都湿透了。

    尤其是当天赵书记说的一些对他工作的评价,完全可以说不能更差了。

    为什么在发了那么大火,然后前后不过两天,赵书记突然说要提拔他接替李水凤主任走后的位子。

    这前后对,相差实在太远了。

    如果说,这真的是一个局的话,难不成那道士还能让赵书记配合他演戏?

    而一个道士,如果能鼓动一个市委书记配合他演戏,那这道士的本事,真的太可怕了。

    而一个本事这么大的道士,为什么要对他们家做这么一个局?

    又或者说,他们家有什么能吸引的让一个本事这么大的人,来专门做这么一个局?

    这不符合逻辑。

    张建国脸色阴晴不定,想来想去都想不通。

    最终,张建国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向着何秋兰道:“妈,明天正好是周末,不用班,明天,请那位道士到家里来吧,我想见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