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霉运阴阳眼 第1125章 做局

时间:2018-05-24作者:司徒北

    张元德的儿子叫建国,张建国,老一辈的人很多都喜欢这么取名字。

    张建国今年四十有二,算是人到中年。在公门中修行,也就是常说的吃公家饭,就职于新安县,嗯,现在叫市了,新安市市委办公室,主任科员。

    职位不算高,副科级而已,但胜在是天子近臣,所以即使算不得前程远大,但也还过得去。

    起码从张元德口里说出的时候,显然是已经很满意了。

    一个普通家庭,能有一个这么在公家单位上班的公务员,确实已经很不错了。

    在有什么大事上,张建国也许发挥不了多少作用,但如果是些许小事,新安很多人还是愿意卖市委办公室主任科员一个面子的。

    凭此,这些年在张家里的那些亲戚面前,或多或少给张元德挣了一些面子。

    再加上张建国这人,对家里两位老人也算孝顺。做事有自己主见,但也愿意征求两位老人意见,从成年后到现在,少有和两位老人有所争执的地方,偶有意见分歧,也愿意尊重两位老人的意愿。

    说实话,为人子女,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够了。

    事实上,对大多数老人而言,不求儿女能给自己多少物质条件,对吃过苦的老一辈人来说,有吃有穿,就够了。

    他们晚年所在乎的事情,无非是希冀着子女过的好一点,然后如有空闲时间的话,多陪陪自己。

    再就是,希望子女多给自己一些尊重,不要觉得他们老糊涂了,或者说,子女翅膀硬了,觉得老一辈老是指手画脚。

    他们生活一辈子,含辛茹苦把儿女养大,不是老了来给他们刷脸面的。

    而这一点,张建国就做的很好。

    所以,张元德死后,虽然对这个家庭有所不舍,但终究还是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值了。

    听完张元德的话,张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张建国的为人不做评论,但是里面几个重点词却一把抓住。

    在市委办公室上班,主任科员。

    张坤嘴角扬起一丝笑容,这还真是巧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赵崇山叔叔现在就是在新安市委任职吧,好像就是新安市委书记。

    一个新安市委书记?然后一个市委办公室的主任科员?

    张坤好像知道该怎么做了。

    张坤掏出电话,然后找到赵崇山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张坤先是和赵崇山闲聊问好了几句,然后直接问道:“赵叔叔,你知道张建国这个人吗?在市委办公室上班。”

    “市委办公室张建国?知道啊,怎么,你亲戚?”赵崇山笑着道。

    张坤苦笑摇头:“不是,我们家在新安没亲戚。是这样的,赵叔叔,我有点事想要请您帮忙,和张建国有关,您看方便不。”

    说着,张坤噼里啪啦,对着电话一通描述。

    听完张坤的话,赵崇山笑了笑,然后想也不想的直接应了下来:“明白了,小意思,你什么时候需要,直接打我电话就行。”

    “哎,好的,那就麻烦赵叔叔您了。”张坤忙谢道。

    赵崇山大笑道:“我们之间还说这些?”

    说完,两人又闲聊了两句,并约好了哪天去赵崇山家吃饭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确认好赵崇山那边没问题后,张坤最后看了一眼趴在坟头上吃着鸡蛋的小狐狸,然后招呼着张元德下山而去。

    ……

    下午,新安市,一个新修的农贸菜市场。

    这里位属新安城郊,但却临近好几个家属住宅小区,所以,即使是下午,依旧有不少买菜的家庭主妇进出。

    而张坤和张元德就守在农贸菜市场的出入口。

    此时,张坤身着一袭深绿色道袍,头戴黄冠,脚穿十方鞋,做一身道士装扮。

    这一身道袍是张坤走了好久,才在新安找到一座新建的道观,然后在里面买的。花了他八百大洋,死贵不说,还稍稍大了一些,不显合身。

    只是张坤后面要办的事,一些必要的道具却还是要的。除了这一身道袍外,张坤还从道观里求了几张黄符,然后买了一些磷粉。

    也就是桃木剑道观里也没有,要不张坤都打算再弄一把配上。

    这,做戏嘛,肯定要做全套才好。

    “差不多了,自从搬到这边来后,老婆子都是每天下午这个时间左右来菜市场买晚上的菜,应该快到了。”张元德轻声道。

    说完,张坤又等了十来分钟,张元德突然招呼着张坤望向菜市场门口走进来的一个老妇人。

    老人看上去约六十来岁的样子,满头白发银丝,脸上老年斑不多,皱纹也不甚明显,看上去就应该是个和蔼可亲的人,只是此时脸上并无多少笑容。

    她就是陪伴了张元德一生的妻子,何秋兰。

    何秋兰踏进菜市场后,并未有所停留,径直朝着最里面走去,一路行去,脸上虽无笑容,但总的来说也并无多少哀愁。

    对此,张坤倒是能理解。虽然张元德过世不过月余,但终归还是逝者已矣,而活着的人却还要继续生活下去。

    何秋兰进来的时候张坤并未上前,而是继续默默等候,十几分钟后,何秋兰从菜市场走出的时候,张坤整了整一身道袍,然后走了过去。

    张坤走到何秋兰身前,张坤稍稍作揖,然后开口道:“无量天尊,这位老夫人您好,不知道可否打扰您两分钟?”

    何秋兰站定,看了看张坤,然后又看看左右行人,这才轻声道:“小道长好,不知道长何事?”

    “我刚才观老夫人面向,老夫人家中近日可是有亲人过世?”张坤问道。

    何秋兰看了张坤一眼,想了想也没隐瞒,点点头:“家夫月前离世。”

    张坤略带歉意:“老夫人,抱歉,不是小道非要提起老夫人的痛事,只是小道观老夫人面向,有些话实在是不说的话于心不安。”

    何秋兰脸色不变,只是轻声道:“小道长有何教我。”

    张坤作揖,轻声道:“尊夫离世,虽是憾事,但却只是人之生老病死,生死轮回,虽悲伤,却在天道之内。但,我观老夫人面向,老夫人家近日,恐怕除了尊夫离世,还有其他灾劫。若不早做打算,恐有血光之灾。”霉运阴阳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