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之魔帝归来 第172章 我该说你是无畏还是无知

时间:2019-06-03作者:不可爱的萝卜酱

    第172章 我该说你是无畏还是无知

    他先声夺人,接着又冷冷道:“既然来了也好,坐下来老老实实的吃菜就行!大人们谈事情,你现在还没有过问的资格,有些事情你懂什么?也不知道你怎么混出了点名头,既然能帮上舅舅的忙,以后自然会照顾你家的,什么时候果果的药费不够了,去公司找我,十万块钱给你备着呢。”

    刘艳听着张河这话却是不干了,眼睛一瞪,尖细着声音道:“还想再来借钱?告诉你小兔崽子,这件事情咱今天没晚,打电话让你爹过来,今天不给宏儿赔个十万医药费就别想走!”

    苏尘身后的云霜一脸震撼的看着张河和刘艳,这家人,怎么这么奇葩,顶着苏尘的名声借钱还开聚会,现在倒像是要施舍苏尘一样……做人竟然能做到这么无耻,她长这么大,今天还真是开了眼界了。

    苏尘眼睛眯起:“再敢骂一句,我杀了你!”

    空气中陡然沉凝了下来,不少人感到喉咙发紧,像是被人攥住了一般。

    刘艳还想破口大骂,但看苏尘的样子,心里忽然生出了畏惧。

    楚爷满脸惊惧看着苏尘,这小子行事还真是肆无忌惮,这女人再怎么说,也是你舅妈,可就是如此,苏尘似乎依旧是想杀就杀”

    苏尘看了一眼地上,目光陡然一厉道:“刘艳,你手里拿着的可是我妈的首饰?”

    刘艳赶紧将手上的首饰藏了起来,一脸泼辣道:“什么你妈的首饰,这是老太太传给你大舅的!只是让你妈保管了一段时间而已!”

    张河忽然大声怒斥道:“苏尘!怎么跟你舅妈说话呢!回头我倒是要问问你妈,到底是怎么把你教大的,没一点孝心,没一点教养!”

    苏尘听到张河敢提他妈妈,原本还算平静的脸色彻底阴寒了下去,手中酒杯蓦的飞出。

    “啪!”酒杯直接在张河脸上破碎了开来,张河脸上顿时划出了数道口子,又被酒水浇了一脸,顿时感到一阵剧痛,双手不住在脸上抓挠了起来,痛的一时之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苏尘一步步逼近,寒着声音道:“还敢提我妈?若不是看在这层关系的份上,我早就一掌灭了你们!现在又是谁给你的胆子,敢来冒用我的名义行事?”

    他目光转动:“董胖子,我曾与你说过,是我让他去的吗?”

    董胖子见状,心里哪还不明白,这件事苏尘根本不知情,听到苏尘发问,脸上肥肉微微颤动:“没、没有。”

    苏尘看着董小琳道:“你说我是卑鄙小人,让董胖子帮张河贷款,让张宏去恶心你,现在他们都在这里,你且好好问问,有哪一件,是我苏尘应允过的?”

    董胖子顿时满身冷汗,满是心惊胆颤看着董小琳,心里也回过了神来,这丫头去鹿儿岛会馆,定是将苏尘给臭骂了一顿!这小祖宗,现在的苏尘岂是他一个小小的行长能惹得起的?

    董胖子胆颤道:“苏先生,小琳她还小,您别跟她一般见识。”说完,他冲着董小琳呵斥道:“小琳,还不向苏先生道歉!”

    董小琳别过头去道:“就算他不知道,张河也是借着他的名义去找你的!责任还是在他!”

    董胖子听到这句话后,脸都被吓绿了,小姑奶奶,你知道你面前站着的是谁吗?这可是连吴家说灭都灭的主儿啊!

    “兔崽子,你敢打你舅舅!”张河在脸上抓挠一阵,低头一看满手的鲜血,眼里都市泛起了凶光,嘴里大声喊着:“真是反了你了!”

    有些被吓愣住的刘艳也回过了神,忽然哭天抢地道:“哎呀,造孽呀,家门不幸,出了这么个东西!”

    “呱躁!”

    苏尘眼中煞气闪现, 一字一句道:“新账和老账,今日我就一一与你们算清楚!”

    “算账?”刘艳破辣劲儿上来了,她高高举起手中的首饰,尖叫道:“老娘就和你好好算算账!”

    苏尘心里彻底动了震怒,冷冷道:“它碎几半,本尊将你给切成几半!”

    刘艳自然不信苏尘敢杀人,尖声道:“来来来,杀我!杀我!还真是无法无天了!还敢杀人,告诉你苏尘,老娘从小就是被吓大的!”

    一个满脸横肉,身穿保安服的人忽然从门外探过来了头,当看到苏尘后,眼中凶气一闪,垫着脚尖缓缓摸了过来,手中黑色橡胶棒高高举起,似乎要将苏尘一棍子给放倒。

    杜荣看的亡魂大冒,刚要喊住手,却见苏尘忽然转身,眼中寒芒一点,右手伸出,在这人脖子上一扭,众人只听到咔嚓一声脆响,这人的身子顿时软了下去,没了半点声息。

    杀、杀人了?

    宴会厅内众人顿时觉得脖子上升起了不适,心中冰凉一片,传说中的苏爷,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人,今天见到了真人,真是感觉所言非虚。

    楚爷深深低下了头,哆嗦着将身子不住往人群里藏。

    刘艳手里举着首饰,肥腻的脸上一片呆滞。

    苏尘收回了右手,若不是芷雪在这里,他早就一巴掌将人给拍成肉糜了。

    “苏、苏爷!我、我真不知道是您,您饶我这一回吧!”

    杜荣哆嗦着身子,他要是知道眼前站着的就是那位苏爷,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都不敢跳出来啊。

    “滚!”苏尘淡淡道。

    “是、是!我滚!”杜荣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躲闪到了一旁,自此,苏尘和张河之间,再无他人。

    张河也顾不上鲜血直流的脸颊,一脸不可置信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凶横保安,手指颤颤巍巍指着苏尘道:“你、你敢杀人?”

    苏尘背着手,语气缓缓道:“张河,你连我做了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冒用着我的名声,我该说你是无所畏惧呢,还是无知呢?”

    吴六指背后有着靠山,疑似岭南罗家,他在道上可还是有着两亿的悬赏,这些人奈何不了他,但要是杀个张河,那还不是绰绰有余。

    张河这两天恨不得让整个山南都知道他是“苏爷的舅舅”,这种行为真可谓是找死,更何况,他还是瞒着苏尘做的这一切,别的不说,光是这一点,苏尘就不可能放过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