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 0301章 三滴眼泪

时间:2019-06-03作者:茗水涵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没到伤心处。

    谷幽兰没想到,焱为了自己说的一句话,居然流泪了。

    而且,流出的眼泪竟然幻化成了一颗晶莹夺目的紫色水晶。

    可见他,伤心至极。

    “焱,你哭了?”

    谷幽兰捧着黄豆大小的紫色水晶,水晶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傻丫头,虽然,我们金龙这一生,只会流出三滴眼泪,但是为了你,一切都值得!”

    焱的话,可谓至情至性,虽然语气中透着轻描淡写,但是他没有说出来的话,却是重于泰山。

    根据神族史料中记载,血脉高贵的金龙族人,一生只会流出三滴眼泪,但是这每一滴,都是由金龙的精元之气而凝成。

    因此,眼泪一旦夺眶而出,遇到空气,就会变成紫色的水晶。

    金龙的精元之气,就好比人的三魂七魄,都是有着固定的数量,消耗一滴,就少一滴。

    而且精元之气越醇厚,越纯正的金龙,紫色水晶就会愈发亮泽,耀眼。

    “一生只会流出三滴?那焱,你这颗是第几滴了?”

    谷幽兰望着掌心中的,那颗黄豆大小的紫色水晶,瞬间感觉犹如千斤重负,她不由的晃了晃神,心中更加抓痛。

    虽然焱,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谷幽兰不相信,真相真如他所说那般简单。

    甚至,她有种感觉,金龙一族能化成水晶的眼泪,肯定是需要消耗自身的什么东西,譬如,精血,精魂,或者是精元。

    否则,为何一生只会流出三滴?

    三滴是什么?是精血吗?是精魂?还是精元?

    谷幽兰不敢想,越想,心中就越慌乱。

    突然之间,她好害怕,害怕一个如此爱她,在乎她,甚至愿与她同甘共苦,共赴生死的焱,会突然之间,离她而去。

    不,我不要这样,不要!

    谷幽兰在心中,嘶声力竭的大喊着。

    然而焱,却一直静静的望着她,眼中充满了宠溺,抬起指骨修长的素手拂了拂,散落在她额前的一缕发丝。

    柔声说到:“傻丫头,不要胡思乱想,你放心,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焱,为何顾左右而言他?

    望着这样的焱,感受到他的手上一片寒凉,谷幽兰的心越来越慌乱。

    “焱,你为何不告诉我,你这是第几滴?说啊,你告诉我!”

    “丫头,没事的!”

    “你告诉我!”谷幽兰嗷唠一声大喊道,话音刚落,她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竟然失控了。

    都是我的错,我为何要有悖逆之心,我为何要抗拒,做一颗棋子,就做好了,反正也摆脱不掉,反正也是同一个目标。

    她为何要如此的自我折磨,又为何要糟践焱,否则他也不会哭。

    一生只有三滴眼泪,如果三滴都流干了,那等待着他的,是不是就是……

    死亡二字,谷幽兰不敢想,只要稍微一想,她都会感觉窒息。

    那是一种会让她崩溃的窒息,更会让她不能自控,要将这天地毁灭的窒息。

    一行清泪,扑簌簌的流下,谷幽兰望着面色有些苍白的焱,心中的痛,更加无法言喻。

    上前一步,猛然抱住他的脖子,将自己娇小的身躯挂在他,颀长的身体上。

    “焱,对不起,我不该吼你的,可是,我真的好怕!”

    谷幽兰奔流无驻的泪水,顺着焱的脖颈,一直流到他的胸前,像一股炙热的岩浆一般,将他的心灼成了一个血洞。

    而血洞之下,正是焱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随着泪水的肆意横流和侵蚀,他血色心脏的外围,悄悄的裹上了一层灿灿的金色。

    不好!

    伴着这层金色在焱的心脏处游走,他突然感觉体内的灵力,犹如翻江倒海般奔涌,大有外泄之境。

    他这是要进阶了?

    “丫头,丫头,快快,我们快回去!”

    焱,一边欲将挂在他身上,犹如树袋熊一般的谷幽兰,扒拉下来,一边急切的说到。

    而谷幽兰,正哭的忘我,正哭在兴头上,她以为焱不喜欢她这样挂着他。

    焱越是使劲,她抱的越紧。

    “丫头,你快下来,再不下来,就要出大事了!”焱,心急火燎的说到。

    他可不想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进阶,否则现出本体,会惊扰很多人不说,没准还会造成意想不到的伤亡。

    而且,现在正地处淳于国,北有幽冥一族和申屠国,东有齐岳和太叔国,南临佣兵城。

    如果他一旦现出本体,在这鱼龙混杂之地,他不仅会受到伤害,就连他的丫头,也会受到多方势力的追踪。

    一个拥有金龙守护的人族,将会成为所有敌方势力的觊觎和窥探,一旦这样,将会给丫头,提前造成意想不到的伤害。

    这是他,绝不容许的,他宁愿自己身死,也不想他的丫头,有一丝丝的伤害。

    否则,他还会像几万年前那样,做出,就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的事情!

    “我不,我就是不下来!”

    然而,谷幽兰,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层,她非常执拗的大喊着,不依不饶,毫不松手。

    想我谷幽兰,前世今生,从来都没有这样大胆过,肆意过,就让我放纵一回吧,我就是不下来,就是不撒手。

    谷幽兰像个赌气的孩子一般,明里暗里的跟着焱较着劲。

    焱,望着这样的谷幽兰,内心轻叹一声,真是拿她毫无办法,心里既高兴,又无奈,可是目前是真的很着急啊。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聪慧近妖的焱大人,在万般的甜蜜之中,只好无奈的将谷幽兰打横抱起,瞬间,闪身离去。

    就在焱的身影,刚刚消失的刹那,街角的暗处,闪现出来两道苍老的身影。

    “井兄,都怪我一意孤行,没听你的劝告啊!”

    一身白衣,粗短的脖子上,顶着一个胖墩墩的大脑袋的老者,唉声叹气的说到。

    “奎兄,你啊,让我怎么说你才好?”

    一袭灰衣灰发的枯瘦老者,宽大的衣袍下,一双瘦骨嶙峋的双手,攥的紧紧的。

    如果面前的老者不是他多年的兄弟,此刻他都想一拳砸过去,将他满是浆糊的大脑袋,砸个稀巴烂。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那井兄,你看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做?”白袍老者显然知道,自己是太冲动,又太自负了。

    可是谁曾想,那精灵鬼怪的小丫头,根本不按章法出牌啊?这结果,也是他左思右想,百思不得其解的结果。

    照理说,那丫头是主神唯一的女儿——羽嘉公主,这是毫无意外的,可是她为何不与他们相认呢?

    找到族人,回归神族,难道不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吗?

    虽然我的方法有些急切,但是直截了当啊!

    胖胖的奎老者,想不明白,本来自诩聪明的脑袋,此刻真如一团浆糊一般,理不出任何头绪。

    “羽公主,向来聪慧,她肯定是知道,你我皆是她要找的人,至于她为何不出面相认,这个,我也不太理解!”

    井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

    事情发展到这里,他也是毫无办法,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测,脱离了原先预定的轨道。

    “那井兄,你看能否让火凤凰出面?”奎老者再次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唉!”井老者长长的的叹息一声,“看来,眼下也只能这么办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感觉,一切还没有那么糟糕!”

    “哦?”奎老者似乎听出了井老的话外之音,“你的意思是说,成败的关键,是方才的那位金龙大人?”

    “是的,难道你没瞧出来,他的修为已经在你我之上了吗?而且,他似乎又要进阶了!”

    修为在你我之上?

    听到井老者的话,胖墩墩的奎老者,身体略微一晃。

    “井兄,你的意思是说,那位金龙大人,现在已经是圣尊了?如果再进阶,那不就是……”

    饿的主神大老爷啊,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井老侧过头,斜眯了一眼奎老者,眼中透着嘲讽之色。

    “金龙一族,本就是主神大人的母族,自开天辟地以来,是所有种族之中,血脉最纯正,最高贵的种族。”

    “就连羽嘉公主的身体里,也有一半的金龙血脉,否则,你以为羽公主修炼的速度,为何如此之快?”

    奎老者听到井老的话,内心尤为一颤,“羽公主修炼的速度快,不是因为她几万年来的轮回沉积吗?”

    “放屁!”井老破天荒的爆了一句粗口,“沉积?即使她有万年的沉积,也被她九世轮回消耗殆尽了,那是因为她体内的金龙血脉!”

    真是蠢笨的无可救药!

    井老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望了望奎老者,随即狠命的甩了甩袖摆。

    千万别跟别人说,我认识你!

    说罢,瞬间闪身离去。

    又留下胖墩墩的奎老者一个人,傻愣愣的杵在那里,衣袍翻飞,风中凌乱……

    我又说错什么了?为何今天人人都对我嗤之以鼻,避之不及?

    被焱打横抱起的谷幽兰,并不知道,她和焱离去之后,在街角处发生的一幕。

    她依然满心甜蜜的勾着焱的脖子,闭着眼睛趴在他的怀中。

    任由焱抱着她,一路的飞奔,虽然不知道要去哪里,但是内心却满心欢喜的憧憬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