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 0124章 进宫二十八

时间:2019-06-03作者:茗水涵

    “什么?它居然是妖族的圣兽?”听到白泽的话语,东方落及大长老瞬间震惊,谷幽兰也满头诧异。

    不多时,从震惊中回复的东方落,看了一眼小毛球,道出了心中的疑惑,“白泽大人,听你所说,既然这只灵宠是珍宝玲珑兽,那你刚才为何又说我讲的对呢?”

    “老太爷,您曾经游历大陆多年,所听之事,所闻之言可以汇聚成河,那么刚才您既然能叫出它是宝灵宠,想必也能知道它的属性技能!”

    “嗯,我也只是曾经在一篇古籍上看到过,知道它叫宝灵宠,据古籍记载,宝灵宠不仅可以闻香识人,而且还可以找到丢失的宝物。”

    “是啊老太爷,所以我才说您讲的对,但也不完全对!”

    “白泽大人,老朽愿闻其详,不过,在此之前,大人能否先告诉我,既然这个灵宠是妖族的圣兽,那它为何会在人族?为何又会在澜儿的空间里?”

    听言,白泽似乎想起了什么般,茅塞顿开,赶忙看向谷幽兰急切的问道:“澜儿,难道你昨天晚上灵魂血契的就是它?”

    闻言,谷幽兰刚要回话,就听东方落的话音传来,“等等,白泽大人,你刚才说昨天晚上?昨晚你们不是在矿洞里吗?难道说……矿洞塌陷是因为出现了这只珍宝玲珑兽?”

    须弥,回想了一番在矿洞里发生的事情经过,白泽释然般点了点头,“没错,当时我跟澜儿距离矿洞的中心只有百步,就看到中心处闪出片片霞光,当时我以为那是暖玉石在火把的照射下,折射出来的光晕,现在细想起来,应该就是这只玄兽发出的光彩!”

    “后来,澜儿先我一步进入矿洞中心,等我赶过去的时候,就见一道金光闪过, 然后矿洞开始剧烈晃动,没过多会,矿洞就塌方了,多亏了澜儿机智,迅速将我俩带入了空间,等进到空间后,我就看到澜儿正在跟这只玄兽在聊天了!”

    听到白泽的诉说,东方落看了看谷幽兰,又转头看向已经在打瞌睡的小毛球,释然般点了点头,随即刚要继续问话,就见大长老满眼匪夷所思的盯着小毛球,随后开口问道。

    “如果依照白泽大人所说,那霞光是从这个玄兽身上发出来的,可是瞧它表面也只有白色毛体,怎么会发出霞光呢?”

    “嗯,这正是珍宝玲珑兽的神奇和珍贵所在,它之所以叫珍宝玲珑兽,就是因为它的鼻子可以闻到距离万里之遥的各种矿藏和宝藏,有了它,就可以一夜之间富可敌国。它身上发出的霞光正是因为它当时就藏在玉石之中,一旦脱离了玉石的包裹,霞光也就随之消失了!”

    白泽说罢,素手轻拂了衣袖,侧目看向正在一脸思绪的谷幽兰,宝蓝色的瞳眸中透出晦涩不明。

    听言,东方落和东方耀顿时了然般点了点头。

    “嗯,如果依照白泽大人的讲述,既然这灵宠的鼻子这么灵,都能闻到万里之遥的矿藏,那闻香识人也不是什么稀罕之事了。”东方落说罢,看了看东方耀,两人再次互相点了点头。

    “其实,我还有一事不明。”须弥,白泽摩挲着光滑的下巴,定睛的看向谷幽兰,意味深长的说到:“据说,这珍宝玲珑兽之所以被妖族尊为圣兽,不仅是因为它能寻到宝藏,更因为它曾经是几万年前陨落的妖族皇后的灵魂契约兽!”

    听到白泽的诉说,东方落爷俩顿时满目震惊,谷幽兰看到白泽眼中闪出的隐晦,心中一片茫然,“白泽话里话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在暗喻什么?妖后的灵魂契约兽?”

    想到此刻,谷幽兰瞬间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白泽你!”

    突然间感觉到主人的震怒,已经在谷幽兰手掌中安然入睡的小毛球,瞬间惊吓的“吱吱”大叫起来,赶忙一头扎进了谷幽兰的怀里,瑟瑟发抖。

    “澜儿,你稍安勿躁,我所说的并不如你想的那般!”看到谷幽兰眼中闪出的愤怒,白泽赶忙说道:“其实,我是想说,你现在契约了这只灵宠对于眼下的你来说是件天大的好事!”

    “哦?白泽大人所说的天大的好事,到底是何解?”听言,从震惊中回复的东方落立刻问道。

    “不知老太爷和大长老可知,现在妖族已经开始频频异动?”白泽看向两位老者,眼中透着问询。

    听言,大长老东方耀满脸怔愣的摇了摇头,东方落则捋着胡子一派深思。

    “白泽,这里没有外人,你但说无妨!”谷幽兰清冷般说到。

    感觉到澜儿气息上的疏离,白泽暗自叹息一声,随即轻声说道:“澜儿,可还记得在血色幽林中的噬魂珠?”

    “你是想说那噬魂珠上有我的味道?”听言,谷幽兰挑起了眉梢,金色瞳眸透出凛然。

    看到谷幽兰瞬间散发出来的威严气势,白泽抿唇笑了笑,“澜儿,你不用这么紧张,好像天就要塌下来一样,还记得我在矿洞里同你说过的话吗?”

    听到白泽调侃的话语和他眼中凝满的温柔,谷幽兰细细回想了一番……

    想到白泽说过的这句话,谷幽兰终于吐出一口长气,心中安然,但忽然又想到他刚才提到的噬魂珠和小毛球,心中再次聚满了担忧。

    见到谷幽兰不再凝重的神色,白泽眼中闪过无耐,随即开口说道:“澜儿,那噬魂珠虽有你的味道,但是根据我与小腓的推测,那味道正是万年前你金色血泪的味道。”

    听言,谷幽兰的心瞬间“咯噔”一声,猛然狂跳起来,金色血泪,金色心脏……犹记得初建东方府时,在“闹鬼”那晚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个梦,梦里女子的金色瞳眸,金色心脏,还有那个海蓝般长发的男子。

    如果说,那个女子是自己,可是那个男子呢?难道他是妖族之人?难道他假意与自己修好,就是为了趁自己不备夺取金色血泪,然后再夺取心脏,从而杀了自己吗?……难道那一世的自己就是这么死的吗?

    想到此刻,谷幽兰的心再次如刀绞般疼痛,豆大的汗珠顷刻间滑落,脸色瞬间苍白,嘴唇即刻无色,浑身似陷入雪窑般冰冷寒凉。

    “澜儿,澜儿,主子,你没事吧?”看到谷幽兰霎时间的变化,白泽,东方落与东方耀立刻出声问道,小毛球感受到主人周身的冰冷,一边打着哆嗦,一边急得“吱吱”大叫起来。

    不多时,恢复了神色的谷幽兰,无力的摇了摇头,感到主人身上又恢复了温暖,小毛球瞬间一个腾跃跳到了谷幽兰的勃颈间蹭了蹭,似乎是在无声的安慰。

    感受到勃颈间的刺痒,谷幽兰不适的蹙了蹙眉,无耐的扯了扯嘴角,随即温柔的将小毛球提起来放到了怀里,轻轻的抚摸着,似乎手中的绵软曾经有过般,思绪渐渐飘远。

    看到谷幽兰的举动,刚刚心惊不已的东方落三人终于吐出了一口长气,虽然不知道她刚才到底是怎么了,但是看到她此刻安然的神态,也稍稍放下了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此刻的空间里,只有远处传来两个小包子,暗卫十九带着众白猿搭建阁楼的杂乱声,而近处的谷幽兰,白泽等四人均不开口,默默无言。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终于拉回思绪的谷幽兰,轻呼出一口浊气,抬头看向白泽,淡淡开口:“墨,听你刚才所言,我思虑了一番,如果你和小腓推测的是正确的话,那么噬魂珠上的味道的确是我曾经的血泪,可是,即使噬魂珠上有我的味道,这又跟小毛球有何关系?”

    “是啊,白泽大人,澜儿的疑虑也正是我想不通的问题,您能否给予解惑?”东方落皱着眉头附和道。

    听言,白泽看了一眼谷幽兰怀里正睡得酣畅的小毛球,朗声说道:“我刚才就提到过,你契约了这只珍宝玲珑兽对于眼下的你来说,正是天大的好事,原因就在于,刚刚老太爷也说过,这玄兽不仅可以找到宝藏,而且还可以闻香识人。”

    “所谓的闻香识人,闻的是妖后的香,识的是妖后的人,万年来,妖族之所以将它奉为圣兽,原因之一是因为它曾经是妖后的灵魂契约兽,其二就是希望它的诞生,可以为妖族再次找到曾经陨落妖后的轮回转世!”

    闻言,东方落“腾”的站了起来,瞬间满眼惊骇,“白,白泽大人,您的意思,澜儿是妖后的轮回转世?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老太爷,您别激动,我言下之意并不是这个意思,您老误会了。”白泽无耐的笑了笑。

    “哦,不是就好,不是就好,我这老心肝都被您给吓坏了!”听言,东方落赶忙拍了拍胸口。

    “父亲大人,您别急,安心听白泽大人将话讲完!”见到父亲大人的脸色瞬间惨白,大长老立刻轻声慰籍。

    “白泽,你能不能言简意赅的将话说清楚啊?”听到白泽意味不明,磨磨唧唧的话语,谷幽兰关切的望了望东方落,见其无恙之后,随即给白泽翻了个白眼,蹙起眉头轻斥到。

    “澜儿,老太爷没听懂,难道以你的聪慧,你也不理解我言下之意吗?”

    听到白泽所言,谷幽兰刚抚平的眉头,再次蹙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