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 0070章 针法

时间:2019-06-03作者:茗水涵

    谷幽兰赶紧示意众人悄然上树,随后也闪身跃到树上察看情况。

    只见前方百米处,一个灰衣老者带着几个年轻弟子正跟十几个穿着黑衣斗篷带着鬼牙面具的人奋力厮杀,地上已经躺了几个年轻人的尸体,明显可以看出老者这一方不敌黑衣人。

    谷幽兰凝神观望,忽然发现白瞑浑身气势收紧,赤红的双眼眯着前方,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是他们,又是他们!”话音未落,人影已经冲了出去,谷幽兰知道白瞑是看出了什么,赶紧吩咐众弟子躲在树上不要下来,随后带着白泽等人跟了上去。

    黑衣人头领看到突然出现的几人,修为居然看不透,想来不是实力高于他就是没有灵力,但是他宁愿相信前者,迅速让手下停手施礼说道。

    “不知诸位是何方势力,这是我们的私事,还请不要插手,否则,我们会发出杀伐令追杀诸位的势力和家族。”

    白瞑紫衣潋滟,慵懒肆意的摇着扇子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哦?杀伐令吗?本王倒是很想试一试!”

    此时那名老者看到突然出现的几人,也同样发现修为等级高于他,又看了看谷幽兰等人穿着华贵,气势不凡,而且那名紫衣公子还自称本王,想来不是皇家贵胄就是隐世族人,瞬间快速的在脑中过滤着几人的资料,怎奈搜罗半天,也没有任何印象。

    他不由的皱了皱眉,随即老眼上下转动一圈,又看了看对面剑拔弩张的黑衣人,权衡利弊一番之后,赶忙对着白瞑施礼说到。

    “在下乃九幽阁副阁主秋凉,如果今天大人救了在下众人,老朽定当奉大人乃本阁荣誉长老之位,并无条件的承诺大人一个要求!”话落深深一揖。

    听到眼前老者自报家门,白瞑虎躯稍稍一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也只是须弥之间。

    “老东西,不要以为有人来了,你就能逃过今天的死劫,那东西,你今天交出来也得交,不交出来也得交,谁敢插手,定叫他尸骨无存!”说完黑衣人头领嚣张的扫了眼白瞑。

    听言,老者秋凉赶忙退后一步,冲着黑衣人说到:“早就告诉你了,我手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沌珠,你今天就是杀了我,我也没有!”说完转头气哼哼的看向一边。

    “地沌珠”!当听到这三个字,谷幽兰瞬间惊诧了。

    “地沌珠是浑沌珠的子珠,也是自己的残魂之一,为何这黑衣人想要拿到地沌珠?这其中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不管今天帮不帮那老者,都必须杀了那些黑衣人,而且看白瞑的举动,想来白瞑是认得他们,难道他们就是杀害师傅的那个势力?如果说他们真是那个势力,想要得到师傅的加入,还说的过去,但是想要地沌珠……”

    正在这时耳边传来白泽的话语,“澜儿,这些人必须杀!”

    谷幽兰的心瞬间心咯噔一下,白泽居然也想杀了他们,难道也是因为地沌珠吗?无论如何,今天这些黑衣人都得死,看来抓活的不可能,这些人都是死士,从他们嘴里应该得不到什么信息。

    须弥,黑衣人头领见新来的几个人没什么表示,也不像要动手的意思,而且那老家伙也脱口说出了地沌珠,这地沌珠是宗门的重要机密,不能让任何人知晓。

    想到这里,藏在鬼牙面具后面的老脸,瞬间抽了抽,随即对后面十几个黑衣人大吼了一声,“都杀了一个不留!”

    话音未落,一道剑光向老者砍去,老者赶忙运用灵力凝剑抵挡,怎奈对方修为比他高不止一个等级,“噗”老者一口老血喷了出去,瞬间飞出几丈远。

    “秋阁主!”九幽阁剩余几个年轻弟子赶忙向老者奔去。

    “嗷”一声虎啸,白瞑霎时变成本体冲向了黑衣人。白瞑现在可是十一级神兽,相当于人类的大宗师,几个爪子拍下来,黑衣人顷刻间死伤大半。

    谷幽兰见黑衣人都要被白瞑拍死了,也赶忙甩出一个大火球砸在了一个黑衣人的头上,黑衣人瞬间被烧成了黑炭。

    剩下的几个黑衣人看到白瞑居然是只白虎,纷纷吓的目瞪口呆,还没等回过神来,都被白瞑一爪子拍死了。

    战斗形势基本是一边倒,眨眼间,黑衣人仅剩下一个刚才还满脸不屑满口叫嚣的头领。

    头领看着白瞑硕大的虎躯,所有的不屑和嚣张转瞬即去,浑身筛糠般的颤抖着,白瞑瞪着虎眼嘲讽的看着黑衣头领,刚要扬起爪子,黑衣头领忽然一抹剑脑袋一歪,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局势瞬息的转变,让躺在地上的老者和那几名年轻弟子呆若木鸡,这是何等强大?那个公子居然是只白色老虎,上古四大神兽的白虎?怪不得除夕当晚就传言,上古四大神兽的朱雀和白虎已然现世,现在看来传言不虚。

    就在老者几人还在怔愣的瞬间,谷幽兰的一句话,让几人又差点飙血。

    “白瞑,拜托你以后杀人的时候,能不能留几个给我啊,我都多久没痛快的杀一场了,这样我怎么提高啊!”

    此时已经变回人形的白瞑,虎目微眯满脸嫌恶的看着手上的鲜血和肉渣,耸了耸肩膀,潇洒邪魅的走到谷幽兰面前,无耐的说到。

    “是,我的主子,下回本王一定先让你杀个够好不好,那能不能麻烦主子先给本王洗洗啊?”

    谷幽兰一边翻着眼睛,一边幽怨的凝出水属性给白虎洗了洗爪子。

    这时白泽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说到:“澜儿啊,你有没有发现,自从白瞑开始出手,我们三个都没有用武之地了吗?”白泽一边说一边回头看了看朱雀和腓腓。

    “就是就是,这些天,闲的浑身都难受,看着你们杀人,我手都痒了!”腓腓撇着嘴,搓了搓手说到。

    “还说你们呢,老娘都几百年没杀人了,都快吃素变尼姑啦!”朱雀满脸不耐的发着牢骚。

    “切,你本来就吃素!”几人异口同声的鄙视着朱雀。

    “再说,老娘烤了你们!”话音刚落,素手一挥,地上死的不能再死的所有黑衣人被朱雀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哎呀,你个败家的老娘们,我还没来得及查看他们的空间戒指呢!”腓腓一声呵斥,瞬间气的蹦了起来。

    “什么,你们也没说要看他们的戒指啊?为什么不早说!”朱雀也后悔一时鲁莽了,小声的嘟囔着。

    此刻被众人忽略的老者几人,满脸颓丧。突然“噗”老者又吐了一口血,不知道是因为重伤,还是被眼前几人话语气的,老脸瞬间惨白的好像一张纸,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剩下的几名弟子赶忙呼天喊地的叫着老者。

    谷幽兰扫了一眼老者,无耐的叹了口气,慢慢踱步来到老者身旁,此时老者身旁的几名弟子瞬时满脸警惕的望着她,其中一名蓝袍弟子急忙站起身来张开双臂阻拦到,“你,你要干什么?”

    “怎么?你们想他死吗?”谷幽兰霎时嗔怒,满脸不屑的看着几人,“不需要救治就算了,我还真懒得管这闲事!”话落,凝脂般的素手轻招,立刻从树林后面走出二十多个年轻弟子。

    谷幽兰扫了一眼老者,随后看着春日等人,潇洒的将头一甩,“let……走!”说罢抬腿欲走。

    正在这时,老者秋凉赶忙睁开老眼,聚起浑身力量急切的说道:“诸位大人请留步!”说完,爬起身来跌跌撞撞的来到谷幽兰面前。

    看了半天,听了半晌,他也知道了,这些人都是以眼前这个女子马首是瞻,就连那个白虎大人都叫她主子。

    秋凉惨白着脸,风摆摇晃的身躯深深一揖,虚弱的说道:“这位小大人,请您救救我和门人,我们身上的丹药都没有了,现在身上都受着伤,如果就此回去,路途遥远怕是会死在半道,刚才门人多有得罪,还请您大人大量多多包涵!”

    说罢跄踉着直起老腰,继续说道:“想必就几位大人的修为也不屑与我的一个承诺,但是老朽在此立誓,只要您救了在下等人,以后若有事需要我们,九幽阁定当全力以赴!”话落,单膝跪在地上,剩下的几个门人见副阁主如此,也都纷纷跪在地上。

    谷幽兰看着秋凉满脸的真诚,话已至此,随即无耐的耸了耸肩,“好吧,既然秋阁主这么说,我也不是见死不救之人,那你先盘膝坐好,将外袍脱了!”随即吩咐春日众人去查看还有没有活着的九幽阁门人。

    随手拿出几枚三品修复丹给那几个伤势不是很重的门人服下,祭出银针,见秋凉已经盘膝坐好,素手弹出五枚向他背上扎去,又弹出五枚扎入前胸,连续二十针后,开始注入灵力。

    一刻钟后,收针,又给秋凉服用了一枚三品修复丹。

    等秋凉和其余几个弟子恢复好了之后,春日禀告,其他九幽阁门人都已经死了,谷幽兰这才又给秋凉扔下一些二三品丹药,随后准备告辞。

    众人刚刚抬步,就见伤势已经恢复七八的秋凉,瞬间老眼冒光的将她拦住,“大人,老朽还有个问题想请您解惑,不知……可否?”说罢,满脸焦急的望着谷幽兰。

    谷幽兰翻了翻眼睛,双手环胸眼中透出不耐,不知道这老家伙又想干啥,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秋凉见谷幽兰顿住了,赶忙从空间中拿出一块绿色令牌,双手递给她恭敬的说到:“这是我九幽阁荣誉长老令牌,大人救了我们,我们应当信守承诺。”

    谷幽兰接过令牌看也没看,随手扔到空间里,蹙着眉问向秋凉,“还有事吗?没事我们走了!”

    秋凉见眼前女子满脸的不耐,老脸霎时一红,满脸窘迫的说道:“大人,请你稍等片刻,老朽只是想问大人,您刚才给我施针,那针法是不是九幽针法?”

    闻言,谷幽兰一阵讶异,这‘紫冥九幽针法’曾是师傅的绝门奥义,虽然是改良过的,但当今世上,也只有自己会使用,为何这老者能看出来?

    随即转念一想,白瞑曾经告诉过她‘紫冥九幽针法’是师傅经过丹门的‘紫冥针刺’与后来意外得到传承的‘九幽针法’合二为一后又针对各有不同改良创新的,这秋凉正是九幽阁的副阁主,顾名思义……看来这针法真的与九幽阁有所关联。

    蹙了蹙眉刚要回话,白瞑即刻走上前来,只见他眯着眼睛看着秋凉,声音透着一丝寒凉:“说,你有何目的?”

    秋凉浑身一颤,看来是真的,赶忙抱拳施礼,“老朽已言明,在下九幽阁,这九幽针法正是我开阁老祖的独门绝技,只传亲子和嫡传弟子。”

    “两千年前老祖被天罚宗人追杀,后来失踪,我们前几任阁主追查多年均没有线索,今天看到小大人给我治疗,我才看出正是我们九幽阁的独门绝技,但是又有些不同,所以才敢冒然相问。”

    白瞑沉思后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向谷幽兰又点了点头,得到白瞑的确认,谷幽兰这才说到。

    “这针法是师傅传授与我的,的确是九幽针法,正如你所看到的,也确实有所不同,因此……,怎么?听你所言,还想收回去不成?”

    秋凉闻言,急忙摇头否认:“不不,我不是想收回,只是想找到老祖的下落而已,不瞒大人,我们现任阁主只是上任阁主的女婿,他对针法一窍不通,就连我们上任阁主也只是将九幽针法研习到了第二重。”

    秋凉边说,边转头看了看自己的门人,似乎感觉自己刚才说的话有点多,因为着急好像没有经过大脑,随即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所以,能不能请您告知老祖的下落?”说罢,揉了揉老眼,一脸恳切的望着谷幽兰。

    谷幽兰转过头没有言语,只是望了望碧蓝的天空上飞过的一排大鸟,大鸟展翅翱翔,腾云穿雾,似乎要与白云比肩,更好像要跟轻风赛跑。

    嘴角轻轻勾了勾,不知道今天碰到九幽阁的秋阁主是否是天意,内心里一直有个感觉,不久的将来她与九幽阁会有扯不清的关系。

    白瞑见主子没有说话的意思,侧头看了看还一脸期待的秋阁主,随即摇着扇子说到:“你说的老祖已经在千年前陨落了,我们只是意外的得到了他的传承而已。”说完拉着还在沉思中的谷幽兰一个闪身消失了。

    听言,秋凉一阵眩晕,浑身一软瘫坐在地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哪里还有谷幽兰等人的影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