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 0002章 记忆

时间:2019-06-03作者:茗水涵

    醒醒!有躯体了,时间刚刚好,你可以离开了,快点!听到没有!”

    随着白虎的一声巨吼, 谷幽兰猛然一震,瞬间感觉被一股巨大的推力抛了出去,紧接着撞上了一个不名物体,随即如同高空坠落般,掉了下去。

    头在不停的旋转,还有隐隐的刺痛,全身没有一丝力气,象是被车轮碾压过的疲惫,胃里如翻江倒海般搅动,眼前又是一片的黑暗,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却如大山压顶般沉重,她想要揉揉眼睛,可是手和脚好似被什么东西绑住了。

    一阵阵的眩晕,一阵阵的恶心,随即又是接踵而来,她最终不在挣扎,如陷入泥沼般失去了意识……

    “娘亲长的真好看”!

    富丽堂皇的朝阳宫里,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奶声奶气的跟着一个还在梳妆的绝代女子说话。

    女子肤白如玉,粉若桃腮的面容显示出她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纪。

    听到小女孩的话女子侧过头,一双凤目凝满了温柔,无骨柔荑将小女孩轻轻抱起:“娘亲的小澜儿,也很漂亮呢?”

    “那澜儿长大了,也能象娘亲一样好看吗?”小女孩眨着灵动的大眼睛,一脸懵懂的望着女子。

    女子朱唇含笑:“澜儿是娘亲的女儿,长大了自然长的像娘亲啦!”

    一边说着,女子一边亲了亲女孩粉嫩的小脸蛋,随即点着女孩的小鼻子说到:“澜儿,今天是你2岁的生辰,你父皇说要为你举办个盛大的宴会,为你庆生咯!”

    随即从旁边的梳妆盒里拿出了一块白色的上好暖玉戴在了小女孩的脖子上。

    正在这时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婢女挽手施礼向女子禀告:

    “启禀皇后娘娘,刚刚皇上的贴身太监方公公已经派人来请娘娘了,说是六公主的生辰宴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娘娘了。”

    “嗯,传话给方公公,说本宫和六公主随后就到。”

    崇阳殿里灯火辉煌,上百名身穿绿色宫装的宫女正端着各色的美味佳肴,琼浆玉液穿梭在各阶大臣中间。

    在距离最上方的金色宝座下面围着6,7个上了年纪的中老年大臣。

    “啊~元帝师,恭喜恭喜啊,今天是六公主的生辰,皇上为六公主举办了这么丰盛的宴会,您作为六公主的外祖,可是分外的荣耀啊!

    说话的正是当朝的万丞相,只见他一副假意恭顺谦卑的模样,眼里却是隐藏不住的嫉妒和阴狠。

    “嗯嗯,多谢万丞相,不过您说的这话到是择煞元某了,皇上喜爱六公主,这是皇帝的仁爱,也是六公主和皇后娘娘的荣宠,老朽万不敢当!”元帝师微微拱手巧妙的周旋了回去。

    低下头撇了撇嘴的万丞相,正要开口继续说话的时候,一道尖利的声音传了出来:

    “皇帝陛下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六公主驾到”...

    殿下众人赶紧拂衣跪地叩头:“恭迎皇上,吾皇万岁,恭迎皇后,皇后娘娘千岁,恭迎六公主,六公主万福金安!”

    “哈哈哈,众爱卿平身”随着皇帝爽朗般的笑声传来,众人赶紧谢过随后纷纷落座。

    “嗯,今天是爱女六公主百里攸澜的生辰,朕特为澜儿举办了生辰宴,各位爱卿,今日不拘君臣之礼,来跟朕满饮此杯,祝贺朕的澜儿荣寿绵长...”

    皇帝百里辰江掩饰不住满脸的兴致盎然,正当他要饮下杯中玉酒的刹那,元帝师似煞风景般的站起身来。

    “启禀皇上,老臣有话要说,打扰您的酒兴,还请吾皇降罪。”

    “哦!元老爱卿,要说什么啊?朕赦你无罪”!皇帝满眼含笑的望向堂下的白发老者。

    “启禀吾皇,老臣知晓皇上宠爱六公主,但是六公主毕竟年纪尚小,您刚才说祝贺六公主荣寿绵长,此话万万不可,还请皇帝陛下斟酌”说罢,元帝师双膝跪在地上。

    “哈哈哈,元老爱卿不愧为朕的老师,总是爱计较这些文绉绉的词语,不过没关系,今天是澜儿生辰,朕高兴,就不要在乎这些了,你是澜儿的亲外祖,等会你可要跟朕多饮几杯,你且平身吧。”说罢,皇帝笑呵呵的喝下了杯中玉酒。

    元帝师正要继续说些什么,就见元皇后给他使了个眼色,随即元帝师恹恹的回到了座位。

    不多时大殿响起了钟鼓笙竽之乐,伴随着乐声绕梁一批穿着薄纱的年轻女子跳起了轻盈的舞步。

    火!

    到处都是火光冲天的赤红,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女孩趴在床下,瞪着一双恐惧的大眼睛,被浓烟熏黑的小脸上,闪着晶莹。

    大火燃烧着房屋的木头,发出劈哩吧啦的响声,浓烟充斥着整个房间,到处都是雾霾霾的一片。

    随着一声尖锐的叫喊:”澜儿,澜儿”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女子一边躲避着被火烧红的木头,一边颤抖的喊着。

    “娘亲~“随着一声孱弱的小女孩的声音,只见从浓烟下爬出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女孩。

    “澜儿,澜儿你在哪?不怕,娘亲来了!”女子一边摸索着,一边寻着声音过去,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住了,女子定睛一看,正是她心心念念的女儿。

    女子一把抱住浑身颤抖的女孩,正要仔细端看女孩哪里有没有受伤,突然烧塌的房梁轰然砸了下来……

    眼!

    这是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一个只有三岁大的弱小女孩,此刻她正坐在一个森寒破败的宫殿门前。

    宫殿是残旧的,地板是冰冷的,女孩是呆傻的。

    女孩瘦小枯干,穿着破旧的洗的发白的淡粉色衣裙,蜡黄的皮肤映衬着一双空洞的大眼睛,似乎没有焦距的双眼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寒风瑟瑟,吹起女孩单薄的衣衫,然而女孩像是没有知觉般,依然瞪着眼睛直视着前方。

    在距离女孩不远处的宫殿花园里,一个身材肥硕的老嬷嬷穿着厚厚的棉衣正在跟一个油头粉面的小太监坐在青石凳上,眼神瞄着不远处的小女孩,嘴里嗑着瓜子聊着八卦。

    “哎,小德子,你听说了嘛,前朝的元帝师又来找皇上要人了。”

    “蓝姑姑,我听说了,皇帝根本就没让他进大殿,直接让人哄出去了。”

    “呸,我猜也是这样的,好歹那小贱人是皇家的血脉,就是烂死在这深宫里,皇上也不会放她走的。”

    正在这时从不远处走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三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七八岁女孩子。

    女孩子们穿着各色的锦缎棉袍,外搭狐皮镶边的彩色短袄,梳着宫内新式的公主髻,插着各种花样的彩色步摇,走起路来,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各款首饰的脆响,显得是那样的风姿妩媚,贵气逼人。

    就在为首的大一点的女孩刚要说话的时候,只听两声“噗通,噗通。”

    从里院快速奔出的蓝嬷嬷和小德子迅速的跪在了地上:

    “奴才(奴婢)给二公主,三公主,五公主请安,公主们万福”!说罢低着头不敢吭声,但是两双贼溜溜的眼睛却始终隐藏不住发自内心的忐忑。

    “你们两个就是伺候六皇妹的下人?”三公主百里青鸾仰起高傲的小脑袋,趾高气扬的说着。

    “来人啊,把他俩给我绑了,居然不好好看着六皇妹,让她这般坐在门口,都惊着我的魂儿了!”

    话音刚落,上来几个小太监将蓝嬷嬷两人迅速绑了起来压在一旁。

    蓝嬷嬷和小太监正要解释,嘴里就被塞上了布团,两人惶恐的抖着瑟缩的身子跪倒了地上。

    “你们这两个死奴才,是怎么照看本公主六皇妹的?这么冷的天,居然让她穿的这么少,这要是冻坏了,我看你们有几条命可以承受父皇的惩罚?”

    说罢,眼里流下了两滴眼泪,随即用手帕擦了擦小女孩蜡黄的小脸。

    这时,年纪大一些的二公主百里湘雪皱了皱眉,轻轻的拽了拽百里青鸾的衣角,不解的小声问到:

    “三皇妹,你刚才不是跟我们说,不要叫她六皇妹,叫她小贱人吗?怎么你...”

    “蠢货,这里人多嘴杂,如果传到父皇耳里,你吃不了兜着走!”百里青鸾咬着嘴唇瞪了瞪百里湘雪。

    “父皇不是都不管她了吗?如果真像以前那样宠她,她还能像现在这般?谁不知道,她现在是个没有灵根的废物,如今都3岁了,连话都不会说,你瞧那样,跟个傻子有啥两样?”

    百里湘雪好似没有看到百里青鸾的眼神,依然对着她说着,说完还不忘用一双三角凤眼扫了扫小女孩。

    “闭嘴!”三公主一声轻斥,随即又大声的对身边的婢女说到:“外面天气阴冷,六公主年纪还小,受不了潮湿,还不赶紧将她抱到里面去。”

    说罢冲着贴身女婢使了个眼色。

    随即走过来个嬷嬷将小女孩抱起,众人进到朝阳宫里,随后宫门咣当一声关上了。

    “小贱人,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少坐在宫门外给谁看呢?”突然变了脸的三公主百里青鸾,随手扔掉手里的锦帕,瞪着一双恶毒的眼睛看着面前呆愣的小女孩,显然跟刚才的一副慈悲心肠判若两样。

    小女孩就像没有听到有人对她说话一样,依然瞪着那双空洞的大眼睛直视着前方。

    “百里攸澜,你这个小贱人,三皇妹跟你说话呢,你没听到啊,啊?”说罢,百里湘雪上前一步将只有三岁的小公主百里攸澜一把推倒在地上。

    百里攸澜坐在地上,依然没有任何动作,不听,不说,不哭,不闹,就像一座石化的雕像,以扭曲的姿势坐在那里。

    这时的百里湘雪看到眼前的小女孩一副孱弱的呆愣样子,也不由得有些犹豫了,她默默的向后退了两步,斜着眼睛看着百里青鸾。

    百里青鸾猛的回头看向了一直瑟缩的跟在后面的五公主百里攸月,百里攸月看到三皇姐看向了自己,顿时惊吓的向后退了退。

    “废物,废物,你们两个都是废物,就她这么一个3岁的小傻子,你们两个都不敢拿她怎么样,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

    说罢,百里青鸾气呼呼的上前一步,举起右手一巴掌朝小公主的脸上煽去,随即又反手回抽了一巴掌。

    瞬间,小公主百里攸澜的脸上青紫一片,红红的指印给她蜡黄的小脸增添了一分红晕,干巴的嘴角流出了一丝鲜红的血迹。

    看到百里攸澜的嘴角流血了,百里青鸾好似更加兴奋了,她一把上前揪住了小女孩的头发,发疯似的叫喊着:

    “贱人,你跟你娘一样都是个贱人,啧啧,瞧你这双勾人的眼睛,瞧你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你这个样子是做给谁看?你以为父皇还会怜惜你吗?”说罢甩开小女孩的头发,又踢了她两脚,随即又继续尖着嗓子恶狠狠的说到:

    “我不管你听的懂还是跟我装傻,我告诉你,再过两天,你就会被父皇送到皇陵守陵去了,这辈子你都别想再回到皇宫,最好你跟你那贱人娘亲一样,死在外面!”

    说完还不解恨般上前,撕开了小公主的衣裙,一边撕扯,还一边咬着牙吼道:”你叫阿,你喊啊,你不是很受父皇宠爱吗?”

    随着衣裙被撕裂,一块晶莹剔透的白色暖玉露了出来。

    暖玉在夕阳的余晖下,闪着耀眼的白光。

    看到暖玉发出熠熠的光芒,百里湘雪被闪花了眼睛,她瞬间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一把将戴在小公主脖子上的暖玉扯下,瞪着一双贪婪的三角眼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随即抬眼看向百里青鸾说到:

    “三皇妹,你看我正巧还缺个像样的暖玉,你知道我娘亲只是个嫔位,给不了我这么罕见的宝贝,我打小身子又不好,就怕冷,你看能不能将这块暖玉送给我啊?”说罢满眼期待的看着百里青鸾。

    百里青鸾瞟了一眼这个比自己大一岁的二皇姐,眼里透出了嘲讽。

    虽说她一眼就看出了这块暖玉是块上等的宝玉,但是天生傲娇的她,又有淳妃这个娘亲,虽说淳妃是个和亲的公主,但她可是当今淳于国皇帝之妹,从小长在深宫,又身受老皇帝宠爱,陪嫁的稀世宝物数不胜数。

    在百里青鸾眼里,她还真不屑于跟眼前的二皇姐抢东西,想着以后还要利用这个贪婪,没什么心机的蠢货,她高傲的点了点头。

    看到三皇妹点头答应了,百里湘雪满脸谄媚的笑着,赶紧将暖玉揣在怀里,正准备上前再赏给小公主几个巴掌,好在三皇妹面前好好表现的时候...

    突然!只听大门“咣当”一声,被人从外面踢开了,随即一声大喝:“住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