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凡药尊 第61章 大逆不道!

时间:2017-10-22作者:神级黑八

    臣相府,一处偏殿之中。

    臣相王佑之坐于主位之上。

    在下方,则是被打伤的王昊和其父母。

    “父亲,你看看昊儿,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王昊的母亲哭喊着,“你可一定要替昊儿做主啊!”

    王佑之沉着脸,对王昊道,“你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爷爷,我这伤都是王龙害的!”

    王昊就说道,“他叫人把田锋田强给打成了重伤,我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去找了他,原本是打算找他去向田锋和田强道歉的!”

    “毕竟,田仲达在咱们许国的地位不低,得罪了田仲达,必然会给您带来不少麻烦!”

    “可是,他根本就不听,不仅如此,还叫那个刘浩打我!”

    “还说什么,从今天开始,他就不再是我们臣相府的人!”

    “和我们臣相府没有半点关系!”

    “他这根本就是大逆不道啊!”

    “爷爷,您可一定要替我作主啊!”

    王佑之眉头一皱,沉声道,“事情真的就是这样吗?”

    “千真万确!”

    王昊连忙道,“爷爷,这种事情,我怎么敢骗您啊!”

    “报!”

    也在此时,外面传来了通报之声,“启禀臣相,许国学府的楚府主带着王龙少爷求见!”

    “让他们进来吧!”

    王佑之手一摆,下令道。

    “是!”

    那通报之人退了下去。

    不多时,楚元雄就带着王龙来到了偏殿之中。

    “小杂种,你居然还敢回来!”

    王母见到王龙,就仿佛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冲上去就找王昊的麻烦。

    “你干什么?”

    楚元雄挡在王龙的身前,眉头一皱,喝问道。

    “楚府主,这是我们臣相府的家事,好像还轮不到你来插手吧?”

    王昊的母亲咬牙喝道。

    “你们的家事,我确实是管不了!”

    楚元雄说道,“但他现在是我许国学府的学生,是我带他过来的,那他的事情,我自然就管得了!”

    “楚府主,让你把我这逆子送回来,辛苦了!”

    这时候,王昊的父亲也开口了,“不过,今天这件事情,您最好还是不要插手了!”

    “这逆子现在是长大了,翅膀硬了!”

    “惹了麻烦,打了兄长之后,不但不知悔改,居然还敢说出不是我们臣相府之人这种话来,这样的逆子,我们臣相府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轻饶的!”

    听得此话,楚元雄眉头便是一皱,就看向了王昊。

    此时的王昊却是瞪着楚元雄,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

    在许国学府被打伤之后,王昊就直接回来处理了伤势。

    所以,他并没有看到最后的决斗。

    但他却看到了汉阳武院的大长老左冷义去了许国学府。

    在他看来,有着左冷义大长老插手此事,那么,那个叫刘浩的肯定就要倒大霉了!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敢到他爷爷这边来恶人先告状!

    “臣相!”

    楚元雄突然转头,对王佑之说道,“许王的王旨,你接到了吗?”

    “恩,不久之前已经接到了!”

    王佑之点了点头。

    “那你和他们的想法也一样吗?”

    楚元雄问道,“如果是一样的话,那么,我想我们之间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又道,“王龙这个人,我们许国学府保下了,他以后就不再是你们臣相府的人了!”

    “楚府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王昊的父亲寒声道,“你莫非真要与我们臣相府翻脸?”

    “给我闭嘴!”

    王佑之瞪了王父一眼,然后,看向了楚元雄,道,“楚府主,有什么事情,还请明说!”

    “你让他们三人先行退下!”

    楚元雄指了指王昊三人。

    王佑之就说道,“你们先退下去!”

    “父亲……”

    “退下!”

    王昊三人冷冷的哼了一声,但最终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退了下去。

    ……

    王昊三人退下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在房间外面等待着。

    “昊儿,到底怎么回事?”

    王昊的父亲就皱眉问道,“你之前说的,没有谎话吧?”

    “没有!”

    王昊就说道,“我满嘴的牙齿都差点被全打掉了,我怎么可能说谎?”

    “那就好!”

    王母点了点头,道,“你放心,这笔账母亲一定给你讨回来!”

    说完,又对王父说道,“待会,你可给我强硬一点,你若是再护着那逆子,别怪我和你翻脸!”

    “他把昊儿伤成这样,我还能护着他?”

    王父也是冷哼了一声。

    咯吱!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房间的门就被打开来。

    紧接着,就见楚元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楚元雄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就离开了。

    “你们进来吧!”

    这时候,里面的王佑之传来了声音。

    当即,王昊三人再度进入了房间。

    “你这逆子,居然敢联合外人伤你哥哥,我今天非要打断你的手脚不可!”

    进入房间之后,王父一声厉喝,就朝着王龙一脚踹了过去。

    嗖!

    然而,他才刚刚来到王龙的身旁,就见王佑之身形一动,到了他的面前。

    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抽在他的脸上。

    “父亲?”

    王父吓了一跳,震惊的看着王佑之,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我一天没死,这臣相府就轮不到你们来做主!”

    王佑之寒声喝斥道。

    “……”

    王父懵了,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王昊,你给我滚过来!”

    王佑之转过头,瞪着王昊,寒声道。

    王昊也是被吓到了,他直接就躲到了王母的身后,根本就不敢过去。

    “父亲,你这是干什么啊?”

    王母就质问道,“受伤的是昊儿,你冲昊儿发什么火啊?”

    “你给我滚一边去!”

    王佑之眉头一皱,瞪眼道,“再敢废话,就滚出臣相府!”

    “我……”

    听得此话,王母也是吓了一跳。

    他知道,王佑之这是真的发火了,根本就没情面可讲了。

    王佑之上前一步,一把就将王昊给抓了过来。

    “你很有种啊!”

    “你弟弟在外面被人打,被人欺负的时候,你不仅不帮忙,反而还帮着别人欺负,还要嘲笑你弟弟!”

    “你弟弟被别人救了,好不容易有人帮你弟弟出了一口恶气,不至于让你弟弟在外面被人打个残废,你到好,不感谢也就罢了,居然还让他们去道歉?”

    “还跑到许国学府要去抓人?”

    “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家的人?”

    “是谁的种?”

    一声声的质问,一声声的厉喝,让整个房间之中一片死寂。

    王昊被骂傻了,一句话都不知道说。

    王父则是震惊了。

    这些事情,他完全不知道啊!

    王母是知道这些事情,但王龙不是她的孩子,她自然不心疼。

    她还巴不得对方被人打死。

    这时候,虽然也有点害怕,但还是对王昊说道,“王昊,真有这些事情吗?如果有的话,那就赶紧向爷爷认错啊!”

    “你给我闭嘴!”

    王佑之瞪了王母一眼,“慈母多败儿,说的就是你种贱人!”

    “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王龙,你这个儿子,今天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是王龙求的情,人家才手下留情的!”

    王母就不屑的撇了撇嘴。

    嘴上虽然没说,但很明显是不相信的。

    王昊毕竟是王佑之的孙子,谁还真敢杀了他啊?

    “你不信?”

    王佑之冷笑道,“知道刚才楚府主跟我说什么吗?”

    “那个人,当着公天明的面,差点就杀了他孙子公星风!”

    “知道公星风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身上被刺两剑,这两剑,都是直接刺穿身体的,而且,还断了一条手臂,整个人更是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逼得公天明直接调动了军队,就要对许国学府下死手!”

    “要不是因为许王的王旨出现,现在的许国学府已经和公天明展开了一场大战!”

    说到这儿,王佑之也只觉得胸中一口恶气难消!

    “我们王家,怎么就有你这么个蠢媳妇,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蠢货!”

    看着王昊,他咬着牙,恨不能将之掐死。

    “父亲,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王父震惊的问道。

    “你觉得,我吃错药了,会拿这种事情和你们开玩笑?”

    王佑之寒声道,“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儿子,怕你们以后不知天高地厚,又去找他们的麻烦,我今天都不会跟你们说这件事情!”

    此时的王龙,已经是双腿发软,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

    “他……他真这么强吗?”

    王龙瘫在地上,喃喃着,“他……他真会杀我的……那眼神,太可怕了,他……”

    一边喃喃着,一边转头看向了王龙,“二弟,求求你,帮我求求情,让那刘浩别杀我啊!”

    啪!

    王佑之气得一巴掌就甩了过去,“你还闲丢人丢得不够吗?”

    说着,手一摆,有气无力的道,“还不带着这蠢货滚蛋!”

    王母也是被吓得有点发傻,这时候,哪里还敢多呆,立刻拉起王昊便走。

    “等等!”

    王佑之又道,“今天我跟你们说过的话,不得外传半句!”

    又道,“否则,后果自负!”

    王母什么话都没说,拉着人就走了。

    王父也跟着出去了。

    “龙儿,你先回学府吧!”

    王佑之无奈的挥了挥手,道,“记得,保护好自己,和那个叫刘浩的打好关系!”

    又道,“只要他能够成长起来,有他的关系,这臣相府你以后接手,才不会有人反对,明白吗?”

    很明显,王佑之对王昊是彻底失望了。

    王龙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然后,默默的离开了。

    这是他在臣相府之中,第一次觉得特有面子,第一次感受到了存在感!

    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刘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