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109章 清算

时间:2022-06-14作者:大河东流

    _: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109章 清算

    一开始,南安郡王府上的人没有太过在意。

    弹劾告状,每年还少吗?

    他们还不是好端端的继续享受他们的荣华富贵?只是到底有些烦人。

    不过这回情况跟之前还是有些不同,告的是杀良冒功,这让南安郡王妃皱眉,她不敢相信,为什么这个刁民可以从南边跑来京城?为什么王爷会不知道?

    一路千里迢迢,怎么会出了这样大的纰漏?!

    “问清楚了是否有证据,你看着办,把这事压下去。”她便派了心腹过去顺天府打点,不管有没有证据,都只有一个结果。

    大胆刁民,胆敢诬告!就应立即给他五十大板。

    民告官不是那么好告的。

    打的板子也很有讲究,要是用力些,命就折在那里,那他们自然就没事了。

    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就算是有什么天大的冤屈,来告状了又怎么样?

    上来就是一顿板子,不给你说话的机会,你再死不瞑目也没有办法。

    但这有个前提,就是被告的人提前在衙门打点好了。

    因为这个罪名,南安郡王妃想着想着,还是有些着急了。

    在府邸里等着心腹的好消息。

    她的心腹对这件事情也不敢疏忽大意,收到令后就在自己的袖口放了好几个荷包,然后才去找人。

    他们府上和顺天府尹的关系并不陌生,偶尔他们也会请对方帮忙打点一些情况,解决一些琐事,这回他有些纳闷。

    这是怎么了?

    他们之前的银子还没有喂饱他吗?什么事先压下去再来说,难道他们会给少了不成?这般急急的让人传话,不清不楚,是想要更多?那样的话也太贪心了。

    他却不知道,顺天府尹心中也在暗暗叫苦。

    他确实收了南安郡王府的一些银子、一些贵重礼物,但帮忙解决的基本上也是一些小事。

    比如他们府上的下人伤了人,或者是强占民田,强抢民女之类的事,但这回不一样。

    罪名太大了。

    他一开始,听了话头,就想把那来告状的人先收押起来。

    结果就是那么巧,对方来告状的时候有两个御史在这附近,对方这一告状就把人给吸引了过来,全程围观。

    那帮御史很多脾气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让人头疼不已。

    要想不动声色的掩盖过去根本不行,除非他不想要自己头上的乌纱帽了。

    那告状男子也是有备而来,状书提前准备好了,他按照民告官的流程给了对方一顿板子,却只是让对方重伤。

    这打板子也是一门技术活,可以表面上打的轻,实际上打的重,也可以表面上打得重,实际上打得轻。

    但是他明明给了暗示的,这人还是活下来了。

    导致他不得不接了他的状书,然后就头疼了,一边让人去南安郡王府通风报信,一边查看状书,而且对方还准备了一些证据。

    血淋淋的,又无法忽视的证据。

    他只好让人把告状男子先押进大记牢。

    他身上有伤,在牢房里面要是不处理的话很容易感染,然后一命呜呼,不过顺天府尹不知道的是他到了牢房就有人给他送药粉过去了。

    告状男子也不知道谁送的,但在分辨出那确实是伤药之后他就给自己用上了。

    他还不能死,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不为他们村子里的人讨个公道,他死不瞑目。

    南安郡王府的人来了,顺天府尹和他商议该怎么压下这件事,这里面自然不缺利益的博弈。

    还没有讨论出结果,第二日就有御史公开弹劾了。

    什么纵奴行凶,强掳民女为妾,强买强卖,另外南安郡王世子手上还有三条人命。

    一个是容貌出众的民女。

    一个是被打猎的世子不小心伤到的老百姓。

    一个是失手被杀的民妻。

    这些弹劾让和南安郡王府上交好的人家听了频频皱眉,寻思着他们最近是得罪了什么人,这般不留情面。同时想着该怎么提醒南安郡王府收尾,他们这些没有证据,御史闻风弹劾,但没有证据就没事。

    皇上应该会让南安郡王上折子自辩的。

    结果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是,皇上坐在龙椅,高高在上,不咸不淡的下令了:“着南安郡王回京自辩。”

    回京自辩?

    看来南安郡王要注意些了,不行就把那些下人给推出去顶罪就是了,也不会伤筋动骨。

    在南安郡王回来的路上,南安郡王妃他们这段时间很活跃,就连老太妃都到处跑,还花了重礼,请了别人出面来宴请林如海,想要为之前孙女的无理赔礼道歉。

    她这时候有些后悔了,这御史,真是太讨厌了。

    贾母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又是毁了一批瓷器,这个老狐狸知道他们两家关系有问题,有求于人都不找他们了,枉费他们还是老亲!

    不过贾母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这样做,南安郡王府得罪了林家吗?

    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她一点也不知道。

    贾母让王二太太回去问问王子腾,结果王子腾也不知道,只知道南安郡王家的小郡主和林家的麒麟儿有过一场偶遇。

    难道是这场偶遇他们发生过争执,小郡主说了什么没过脑的话?

    这点是很有可能的,小郡主的脾性,懂的人都懂。

    王子腾对这一次的弹劾观点还是比较乐观的,那些罪名,就算有证据,犯错的也是下人,郡王爷只是被蒙蔽了,也就是被罚俸的事,他们难道还靠俸禄过日子?

    也就是世子那事棘手一些,不过想必郡王妃已经在着手让下人顶罪了。

    要是不行,郡王爷除了嫡子,还有数量众多的庶子。

    于是在南安郡王回京之前,就进入了一种停滞状态,御史、某些有冤屈的人默默的收集数据,而南安郡王府则是在默默的清除首尾。

    这些也在林如海的意料之中,真正的大招还没放出来,毕竟南安郡王他是在边境驻扎,要是提前定了他的罪,让他狗急跳墙的话,他不是没有反叛的可能。

    自然要等他离开了他&3记地里已经在扫尾了,大的罪名他们没有,小的谁也不敢说自己屁股干干净净。

    而且这一回明显有幕后推手。

    能够一窝蜂的把这么多东西给放出来,要说没有人引导,他们可以把脑袋摘下来当球踢。

    虽然南安郡王确实有这般罪过,但之前怎么没有揭开呢?

    他肯定是有扫尾的。

    那些苦主要么消失,要么就被压的不敢声张。

    在南安郡王府众人被送走去流放的时候,没有人去送,看上去很凄凉。

    之前有交情又如何?别说他们了,那些郡王府出嫁的姑奶奶们都不敢去,有的还被夫家送到庙里去了,明哲保身最要紧。

    林如海也觉得侥幸,这回不难,顺势而为而已。

    南安郡王志大才疏,对下属凉薄,而且南方瘴气多,许多人去到会水土不服……诸多因素导致他成为了唯一一个还能掌兵权的异姓王,让他当了这么久的地头蛇,要是没有自己,林如海估计按照南安郡王这势头,一旦事发,他这爵位也会保不住。

    林如海不知道,他真相了。

    也就是几年功夫,南安郡王和小国打仗战败,还被俘虏,让朝廷震怒,之后也是一个被除爵的下场。

    看到南安郡王这个下场,老太太高兴的多吃了半碗粥,拉着孙子的手,笑容满面:“这下好了,罪人罪有应得,皇上圣明,给了大家一个朗朗乾坤!”

    “你现在也是做官的人了,这也是前车之鉴,我们好好为圣上办事,不贪别人的东西,也不仗势欺人,世上没有什么可以一直掩盖下去。”

    琛玉自然应了,南安郡王一事耗费的时间长,他已经参加了康熙四十六年的春闱,并且高中一甲探花,一时林家成为美谈。

    他们家现在是一门双进士,父子皆探花,让老太太极为高兴,唯一可惜的就是孙媳妇千好万好,就是还没有好消息传来。

    林如海也叮嘱:“你多学多看,有什么不懂,回来问我。”儿子现在是翰林院编修,他还年轻,在那里多沉淀沉淀,积蓄力量,没坏处,之后儿子就要外放了。

    等他在外闯荡出来了,也到了自己该致仕的时候。

    父子同朝为官,还是要避忌的。

    林家为此高兴,贾母却是从之前老太妃的动作想到了什么,莫不是自己的好女婿就是那个幕后黑手?

    八成是了,他本就是御史。

    这一回,御史们弹劾有功,他肯定也在皇上那里露脸了吧。

    他如此记仇,如果他也这样对贾家……贾母脸色凝重,不得不让王熙凤去准备一份厚礼,看了后不满意,还特意开了自己的私库,从里面挑了几样好东西,再让她送去。

    她一个长辈,居然不得不对一个小辈服软了。

    贾母挥退下人,老泪纵横。

    被委以重任的王熙凤:“?”

    发生了什么,这不年不节的,怎么就要给林家送这样的重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