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107章 后怕

时间:2022-06-14作者:大河东流

    _: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107章 后怕

    记会心软。

    这样会把孩子养废了。

    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老太太越想,就越生气。

    而且这一家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好的。

    在梦中世界几年后,南安郡王和南方某小国打仗,本事胜券在握的,却败了,南安郡王还被俘虏,老太妃打算和亲掩饰太平却还不舍得自家的孩子,跑到贾家去假惺惺的认了义女。

    而之所以会战败,就是南安郡王好大喜功,还苛扣了士兵的饷银,私吞粮草,事后南安郡王还是被皇上清算了,罪名繁多。

    难道要几年后他才会存在那些问题吗?

    不可能。

    肯定早就有了,只是过了几年有了战事,才暴露了出来而已。

    这也算是提醒老太太了。

    要是南安郡王被提前收拾了的话,或许就不会战败,那么多的士兵也不用白白失去性命。

    老太太把儿子叫了过来,给他提供了几个方向,具体的事还是要儿子去做。

    林如海也看过一些弹劾南安郡王的折子,听了母亲的话,心中更有数了。

    之后老太太就时不时的去看琛玉,琛玉费了很多工夫才让祖母安下心来。

    老太太怕他多想,还想办法让他忙碌起来,他要成亲了,他的院子早就收拾好了,让他再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合心意、需要改进的地方。

    琛玉有些哭笑不得,“祖母,不用改了,我很满意,我也不会多想,我要看书。”

    这事情父亲接手了他就不管了,不是现在的他可以参与的。

    明年春天还要去参加考试,这才是他现在最紧要的事。

    至于近在眼前的成婚也很紧要,但这没有他一个新郎来操办的道理。

    在婚期前,云舒瑶去了四阿哥府上,跟珞玉说了这件事,珞玉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弟弟真没有受伤?”

    “没有。”

    珞玉安心了一些,“南安郡王府上的人如此跋扈!她不知道这是京城?她在南方肯定是嚣张惯了。”

    珞玉的心里不太好受。

    在这世间总是有一些以强权压人的家伙,而这个频率在京城,他们家遇到比在地方更多,更频繁。

    珞玉知道原因。

    他们家在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最上面那一波了,但在京城这,王公贵族太多了。

    就这还不是最憋屈的,如果欺负人的是皇上,那报复几乎没有可能。

    “父亲怎么想的?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云舒瑶:“你父亲在找南安郡王的证据,不用你出面。”

    珞玉点了点头,有些无力,她被指给了四阿哥,除了皇上,还有地位更高的太子等人,基本上没有人可以用强权压人,但娘家还不行,想要报复南安郡王府,只能先把他们拉下来。

    她有些怅惘,“我本来有个好消息要跟姨娘说的。”

    云舒瑶:“什么好消息?”

    珞玉:“宫里那拉常在怀孕了。”

    这个那拉常在,就是那个因为姐姐被李四儿羞辱自缢,进宫期望有朝一日可以为她姐姐复仇的人。

    这确实是个好消息。

    记

    皇上是个很吝啬的皇帝,不过也确实,要是按照他后宫的人数,不吝啬,是封不完的,所以现在没有子嗣的话,皇上基本不会升位份。

    云舒瑶:“之后升了,是贵人,也不能抚养自己的孩子。”

    珞玉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是啊,要嫔位才能自己抚养,不过总是有个盼头的。”

    “姨娘,你说,这事怎么总是这么多?”

    “前阵子大姐夫弟弟去打猎的时候因为和肃亲王府的人因为抢了对方风头,就从马上摔下来断了腿,对方来了个管家赔礼,这就算揭过去了。”

    那点薄礼根本不算什么,但对方态度摆出来了,西林觉罗家还能继续计较?

    云舒瑶默然,想要一直不受气,在这个时代,那概率比在这个封建王朝找出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还要难,这都不是shi里淘金了,是在shi里淘钻石。

    哪怕是九五之尊的皇上,也会因为各种事情妥协,当初康熙早年的时候要是顺风顺水,就不会有智擒鳌拜了。

    而且……在现代强权压人的事也没有消失过。

    只要有人,就会有争斗,这类的事就不可能断绝,但现代好就好在制度,没有了鲜明的上下阶级,还有各种途径可以曝光举报。

    珞玉继续说:“许久没有听到李四儿的消息了,这倒是一件好事。”

    云舒瑶笑了:“是啊。”

    对方也是没办法,出门总是起疹子,那就只能在家里待着了。

    珞玉:“她在家里,可不能在外面那般跋扈。”隆科多是小辈,就算再宠李四儿,在佟家,也不能那般目中无人。

    珞玉的消息很灵通,李四儿这人在众多皇子福晋中也是极有名气的。

    不是没有人看不过,但说到底,还是那个原因,佟家,是皇上的母族。隆科多还是皇上的表弟。

    皇上不想收拾,那大家都得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云舒瑶看了她一眼,女儿跟自己是不一样的。

    哪怕在这里已经这么久了,云舒瑶骨子里的一些东西还是没有改变。

    比如这么久了,她骨子里对皇权还是没有发自内心的敬畏。

    幸好当初教养孩子的时候没有给他们说这方面的事,不然女儿嫁给了四阿哥,对外交往的是其他福晋、侧福晋,还有宫里的娘娘,一个不注意露出一些,她就会成为异类。

    云舒瑶叹了一口气:“四阿哥最近来你这多吗?”

    珞玉:“他回来了,总会来一趟看看孩子。”

    四阿哥进后院的时间不多,他很忙,在前院和他的幕僚待在一起比进后院的时间长的多,“他是个好皇子。”

    关心民生的好皇子。

    前阵子为了河务那点事,自己过去泡水里了,熬的人瘦了许多。

    也许久没在后院过夜了。

    对此,云舒瑶也不怀疑,雍正在历史上挺出名的,这是一个累死的加班狂皇帝。

    给乾隆的败家行为打下了坚实基础的皇帝。

    珞玉提醒:“姨娘,父亲应该心里有数,等弟弟大婚后,我们记家里少些对外交际吧。”

    珞玉不知道朝堂上的风起云涌,但她接触皇子福晋们多了,也能从大家的交往上看出一些来。

    太子仍旧高高再上,但底下已经长成的弟弟们有些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拉下来了。

    珞玉都不知道四爷是不是也是其中之一。

    云舒瑶:“你是知道我性子的,能不出去就不出去,放心吧。”

    这倒是,珞玉笑了,姨娘不是不懂外面那一套,但她在这方面总是缺少耐心。

    云舒瑶看了一下躺在珞玉身边睡的四仰八叉的两个孩子。

    双胞胎刚出生的时候体重差不多,现在好吃好喝的养着,一起变成了发胀的白面馒头,看上去极为喜人。

    不管外面怎么风起云涌,他们仍旧吃了睡、睡了吃。

    这是四贝勒的四阿哥和二格格。

    乾隆也是行四。

    如果他还会出生,他的排行已经变了。

    也不知道别的……会不会也跟着改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