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105章 冷淡[六万三营养液加更]谋而后动……

时间:2022-06-14作者:大河东流

    _: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105章 冷淡[六万三营养液加更]谋而后动……

    小郡主问, 那丫鬟也是个机灵的,之前一块儿打听的:“经定亲。”

    丫鬟说完,观鼻鼻观心。

    她道主子的意思,但年纪, 林子没有定亲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 不是她能糊弄过去的。

    小郡主从鼻子里轻轻哼一声:“定的是哪家?”

    丫鬟弯腰:“奴婢就去打听。”

    琛玉对此隐隐有感觉,在把马车借出去之后, 有一道强烈的打量视线从那边透过来, 是小郡主在看他?

    不过之后他骑马先行,和南安郡王府的人错开,那股视线就消失不见。

    琛玉归心似箭。

    他一次南行半年多, 许久没有面见家人, 还有两个小外甥, 他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们。

    在他们一行人进京城大门的时候,林家经有人提前去报信,管家就在大门候着,一看到主子回来,就点炮仗。

    琛玉是炮竹声中跨过的门槛,个时候父亲应该还没回来,他径直去后院, 一进后院, 就看到祖母、姨娘,还有三妹在等他。

    “祖母,孙儿回来!”

    “姨娘、三妹。”他, “我回来。”

    老太太拉着他的,仰起来看他:“琛玉回来,回来就好, 一路可通畅?”

    个子,比他父亲还要高。

    她看看孙子的脸上的『色』,心疼:“瘦,肯定是一路上辛苦,饿吧,饭菜经准备好,全是你爱吃的菜。”

    话每回出门都能听见,在祖母里,自己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琛玉失:“祖母,我早就想着家里的饭菜。”

    “来,快来!”

    老太太更急切,恨不得所有的东西都给他准备好。

    琛玉被无微不至的关心着,到饭桌,问起家中众人,才道祖母现在大病初愈,还在喝『药』,眉顿时就皱起来:“祖母,累吗?”他有些自责,应该一开始就关心祖母身体的。

    老太太乐呵呵的:“我不要紧,真累自会去休息,倒是你,一路长途跋涉,快去休息,等你睡醒,我们再好好说话也不迟。”

    等他休息妥当,才仔细的说起一路的见闻,玉简南安郡王家的小郡主也提一嘴。

    但谁都没上心,老太太着:“你回来,你几个师兄那里的请帖亲自去送。”

    “还有唐家,别忘。”

    林如海补充:“你两个姐姐那也要跑一趟,顺带可见见你外甥,他们被你二姐养的极好。”林如海至今念念不忘。

    琛玉点应是,回,琛玉身边的人就给各个主子那里送去礼物。

    上到老太太,下到黛玉,都有。

    另外还有给瑛玉和珞玉的,等随后送帖子的时候再一块儿送去。

    黛玉期待的打开自己的那个箱子,有两本她没看过的诗集,一本拓贴,另外有一对巴掌大的小猴偷桃样式的陶瓷笔挂,一盒子南方流行样式的珠花,一组十二生肖核雕串,一套珍珠首饰。

    里价值最高的莫过于那套珍珠首饰,但最得黛玉欢心的先是那两本诗集,然后是那一组十二生肖,核桃不大,雕功也不是十分精湛,却很有灵,黛玉把玩一阵才放到桌上顺可拿的地方:“就放在里。”

    云舒瑶那边她收到的礼物更多,价值也更高,从首饰到布料,还有她指明要注意的奇石,都有。

    云舒瑶扫视一圈,有些遗憾,天材地宝不是那么好得的,今天也是没有收获的一天。

    其他的礼物也是顺着她的喜好买的,云舒瑶脸上带:“你费心,种子呢?”

    琛玉指着另一个箱子:“在,还有一些我让商家带过来,还在路上。”

    云舒瑶打开箱子,点点,些种子都是精挑细选过的,她可感受到些种子那旺盛的生命力。

    “姨娘,些真的有吗?”

    琛玉道姨娘在做么,全家都道,但对能不能出结果都比较悲观。

    朝廷也不是吃干饭的,皇上对此也很重视,但有多少人得到好结果?

    而且也不道要耗费多少心力,最后还有极大的可能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琛玉看着姨娘认真的样子,他也不会给她泼冷水,她开心,就可,也不是一定非得要说有成果。

    他们边没有把遇到南安小郡主的事情放在心上,但对方并不是么想的。

    打听到琛玉的定亲对象是谁之后,小郡主霍诗妍很不满。

    祖母来到京城之后,她们相看不少人家的子,但那些人她都不满意,要长相没长相,要本事没本事,也就是那个祖上传下来的爵位好听,但又传不到他们身上,样还不如林家子,他自己考举人,而且他是独子,后林家的所有东西都会是他的。

    跟他相比,之前相看的人都有各种不足。要是林家的定亲对象还过得去,霍诗妍就不说么,但那唐家女凭么?

    就凭她那去世的父亲和林大人曾是同门师兄弟?

    她不能给林家任何助力,只会是拖累,再有……定亲也不算么,还可退亲。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不是么阻碍。

    霍诗妍相信,天平一放着自己,放着南安郡王府,另一放着唐家,谁都道该怎么选择。

    她去求祖母出面,不是么儿戏,对方经定亲,京城中的好男儿不止一个,老太妃不肯答应:“别胡闹!”

    霍诗妍的要求么时候没被满足过?

    她道祖母一时不答应,但只要她多求求,她迟早会答应的。

    果然,还是老样子,老太妃十分无奈,仔细的问问林家的情况,倒也不是说配不上自家孙女,而且那孩子也确实颇有他父亲的风范,年纪轻轻就经高中举人。

    而且她虽然没有见过,别人却是有的,长得是很不错,也难怪她高于顶的孙女看上。

    在合理的范围内,老太妃并不介意满足孙女的要求:“行,你个冤家。”她松口,满是宠溺:“你先别急,祖母先去打听打听。”

    他是贾家的外孙,贾家和他们家是老亲,老太妃来到贾家打听具体的情况,老太妃的到来,让贾家好一阵惊喜。

    南安郡王府留在京城的主子是世子和郡王妃,郡王爷、老太妃之前和孙女在南方,不在京城里常驻,老太妃回京的时间不长,她还没登门过,现在她带着孙女来贾家,他们自然是欢迎的。

    而且他们家现在还在愁云惨雾中,为林如海的所作所为引发的一场地震还没有平息,他们都想道缘由,除元春那事意外其他的缘由。

    但贾母不肯说他们两家到底是么恩怨让林家如此不留情面。

    贾政是道的,但他羞于提起。

    他们两家隔一条命,林家的子孙艰难,那一条命在林家过不去那道坎,或许算一条半,妹妹的去世也跟有一些关系。

    些都让他没法忽视。

    贾母倒不是为羞惭,而是道,当初的事情林家肯定有留下一些东西,要是两家彻底闹翻,拿出来她可不承认,但大家怎么想她就控制不,所她不想和林家闹翻,而且现在贾家没有人在朝堂,和林家闹翻是不明智的。

    贾家现在还能维持体面,一个是她还在,另外一个就是为些姻亲。

    贾家最亲近的一个王家,一个林家,一文一武,另外就是一些老亲,走动频繁,互为倚仗。

    些合计加起来撑住荣国府的体面,就算林家做样的事,也只有少部分人道,在大家里看来,他们还是姻亲关系。

    现在老太妃过来走动,是能帮着壮一壮声势的,只是寒暄过后,对方却问起林家的情况,贾母脸上的表情还好,但王二太太有明显的异样。

    让老太妃看到,话到嘴边,顿时就换个话题。

    看来期间有么故事。

    回去之后一打听,才道林家得贾家二老爷降职,他们两家的关系……不太好。

    老太妃顿时皱眉,也动摇之前的想法:“诗妍,林家连姻亲都能下,先看看。”

    霍诗妍眉紧皱:“肯定是贾家有错在先。”

    老太妃严肃脸:“诗妍,听话,祖母不会害你。”

    霍诗妍不由跺跺脚,无奈答应:“祖母,别让我等太久。”

    在南安郡王府打探的时候,林家的庆祝宴如期开办,是云舒瑶主持的。

    期间林黛玉跟前跟后学习,云舒瑶不仅不藏私,还很主动的给不少事情让她做,是送上门来的人,不唤她太可惜。

    次的宴会没有邀请太多人,都是实在亲戚,要么就是实在的关系。

    比如女婿家、琛玉师门、老太太娘家侄儿、林如海师门,还有云家。

    要说关系近,贾家是外家,当然关系近,但贾家次连请帖都没送,还邀请云家过来。

    是云舒瑶做的主,而老太太默认。

    云舒瑶对贾家众人的态度就跟看屏幕里的人物有些类似,丁是丁,卯是卯,她不会擅自干涉他们的生活,各过各的子,除非他们过线。

    像一回,她就认为贾家过线,林如海对付贾政,自己则是下荣国府的面子,类事情孩子们不能做,孝字当。

    但她没有必要顾忌么多。

    她的女儿进宫被德妃为难,是贾家的女儿导致的,她给贾家下下绊子怎么?

    而且林如海还和她说起过,他也想和贾家分的更开。

    他在京城的时间越长,体会越多,臣子不好做,太子的地位现在看上去还很稳固,但平和表象下波涛汹涌,越来越激烈,林如海不道平和还能持续多久。

    明面上和太子相争的就一个大阿哥,私底下呢?

    林如海不打算走结党投机那一套,他从始至终都是保皇党,不会投靠某一个皇子,他不需要从龙之功。

    虽然为皇上的指婚和四阿哥有关系,但他在一些涉及到四阿哥的情况,也不会徇私。

    好在,就林如海观察,四阿哥没有要去争的意思。

    是一件大好事。

    他走的是辅佐一道,并不冲突。

    林如海想要保持中立,所他不能和贾家走的太近。

    而贾家不仅仅是贾家,贾史王薛四家紧密相连。

    贾母是史家的女儿,家中两代媳『妇』娶的是王家女,而王家还有女儿嫁去薛家。

    另外老国去世之后,他的人脉大部分都转到王子腾的里。

    现在四家中势最盛的就是王家,林如海不喜欢王家的行事作风,也不想和四家画上等号,最重要的是,就他观察,他们和太子一派走的太近。

    黛玉道些事,对此沉默,不曾表达过反对,她有些黯然,她心底下也觉得表姐做的不妥当,只是那边跟她血脉也近,双方矛盾现在越发明显,她道自己要看开,只是说的简单,做起来却不容易。

    林家一场庆祝宴结束,霍诗妍还没有得到祖母的准话,她失望,她不道祖母在考虑么,她等不及。

    再等下去,林子就要娶唐家女过门!

    所琛玉出门的时候被拦下,他很意外,“小郡主?不道找在下有何事?”

    近距离看他,霍诗妍越看越满意,“林子,之前一别,不道林子还记不记得本郡主?”

    琛玉:“自然记得。”

    没过去多久,他记『性』不说过目不忘也相差不远,当然不会忘。

    霍诗妍,微微抬起下巴:“我如今还未婚配,林子你也未成亲,我道你和唐家结亲太委屈,你想解除婚约的话,我会帮你的。”

    话语中大有退亲来和我定亲的意思,琛玉听到有瞬间怀疑自己的耳朵。

    眨眨睛,确定不是做梦,琛玉郑重拒绝:“在下并无退婚的意思,不道小郡主是不是听信么谣言,请勿当真!”

    被直接拒绝?!

    霍诗妍压下眉,“你不道我的意思,你在拒绝我?”

    琛玉无奈:“在下经定亲。”

    小郡主的贴身丫鬟自觉地走的更远一些,她怕听到的太多,之后漏痕迹被小郡主记恨,那样她就完。

    丫鬟面上不敢表『露』,心底觉得林家的子品行倒是不错,在南方,面对小郡主有多少人可说拒绝的话?

    那边的适龄少年可说是供小郡主挑选的,只是小郡主她没有看上的人,加上一些其他原,索『性』就回京城,来谈一门合适的亲事,只不过可惜,她们来京城也有段时间,还没有一个让小郡主满意的,结果出去散心,反而有看中的对象,只是让人遗憾,林子出众归出众,却经有定亲对象。

    要是他没定亲就好,他面对小郡主的青睐都能拒绝,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要道,小郡主虽然肆意些,却是郡王爷唯一嫡出的女儿,她深得老太妃、郡王爷的喜爱,一旦娶她,得到的助力不必多说,林子不会不,但他还是拒绝。

    那,听着琛玉的明确拒绝,霍诗妍恼羞成怒,冲着琛玉脸上就甩一鞭子过去,“不识好歹!你等着瞧,迟早你会后悔的!”随后怒冲冲的上自家的马车:“回府!”

    琛玉飞快侧身,闪过她那一鞭子,面『露』不悦,是么天降横祸?!

    早道就应该不管她的马车坏,直接绕道离开才是。

    回去之后,琛玉说件事,林如海先是仔细看看儿子身上有没有受伤,然后才道:“你拒绝的对!”

    林如海不想和勋贵结亲,王爷之女,说起来当然尊贵,但看一看当初封的四王如今的情况,现在唯一还有兵权的就是南安郡王,其他的,要么衰落只剩下虚职闲职,要么犯错夺爵沦为熟人,要么早早交出兵权由武转文,皇上是不会乐意看到他们势力一如既往的。

    “霍家教女无方,未免徒增风波,段时间如非必要先别出门。”

    云舒瑶不满:“就样?”

    虽然那一鞭子没有打到儿子身上,但要是儿子不是自小习武,没闪开呢?

    那鞭子是冲着人脸去的。

    心思何其恶毒?

    熊孩子般刁蛮任『性』是被家里人宠坏,自然要由熊孩子的家长来负责,一旦熊家长不能继续再过度宠溺下去,自然就没有熊孩子。

    林如海也生:“当然不是,别急。”他勾勾嘴角,只是容毫无温度:“总是要先收集证据的。”南安郡王的小辫子,很多。

    琛玉是他独子,林家唯一的继承人,他耗费多少心血才养成番让他骄傲的样子?现在差点被伤脸,他不是不怒,只是打算谋而后动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