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102章 积德那个孽子

时间:2022-06-14作者:大河东流

    _: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102章 积德那个孽子

    福晋先知道的消息, 一开始她怀疑李格格装病,确定了她确高热之后,就告知了爷。

    如果是她故意的,只能说她豁去了, 风寒可不是什小『毛』病, 是真能要人命的。

    就算李格格如愿的让爷过去看她了又能怎样?

    李格格经过一回,情分大部分已经被消耗殆尽。

    爷可不是一个健忘的人。

    就算她之后能够从禁闭来, 爷对她的情分也大不如前了。

    哪怕她生有两个儿子, 之后也不会是自己的障碍,不能在她前耀武扬威,要是她回挺不过去, 那就没什说了, 她命该如此。

    所以福晋一点时间都没拖延, 立刻让人去请了太医回来给她看病,等爷回来了,又立刻把个消息上报了上去。

    李格格的高热不是假的,太医脸上的神『色』也凝重。

    他知道位李格格的地位,她生的孩子在阿哥府上是首屈一指的。

    一共就五个孩子,她占了三个。

    对福晋的询,太医委婉的说了自己的诊断。

    他不敢保证能治, 只能先开副『药』给她试一试, 要是喝了能把烧给退下来就说了,要是烧退不下来………

    阿哥回来之后听到了个消息,就来到了李格格的院子, 看到了躺在病床上消瘦了许多、脸『色』苍白的狼狈样子,阿哥怒了,“你们就是样照顾主子的, 身边那多伺候的人,要你们有何?”

    周围照顾的太监丫鬟跪了一地。

    他们不敢说自己委屈,际上他们是真的委屈,李格格瘦了多,是他们想的吗?

    他们想了许多办法,希望她吃睡,结果她一直在发脾气,送上来的饭菜比不得之前,但也是按照她的份例来的,该有的都有,但主子看不上,要不吃,要吃的很少,样一来二去,可不就消瘦了下来。

    阿哥愤怒于李格格敢对孩子动手,但他并没有想要她的命,多年的情分,还有几个孩子在,他看着太医,“李格格的病情如何?”

    太医弯着腰,“喝了『药』之后高热已经退了一些,正在转,等下再喂一碗『药』下去,要是明早烧退下来了,就没事了。”

    阿哥扫视了一圈周围伺候的人,“你们伺候格格,功补过,等格格病了,有赏。”

    李格格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努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阿哥,眼泪就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加上本就是在生病期间,虚弱无力,她的声音轻飘飘的,光是听着就楚楚可怜:“爷,是你……真的是你吗。”

    阿哥,“是我。”

    李格格努力的伸手去拉他,“妾身真的知道错了,爷原谅妾身吧,我发誓,要是再有下回就让妾身被打雷劈,死后入十八层地狱。”她发了重誓。

    她知道自己犯蠢了,她相信无论她怎针对侧福晋,给她使绊子,只要不毒,不巫蛊之类的手段,爷知道了会生气,却绝对不会像现如今般绝情,自己犯了大忌。

    皇家的孩子不是她能动手的,除非她能让大家都看不来是她动的手。

    “妾身真的知道错了。”她捂着脸哭泣,“妾身也不知道那段时间被什猪油蒙了心,才做样失心疯的事来,爷,等病了,禁闭结束,妾身就去请侧福晋原谅,要是她不原谅我,我就求她,弥补她,一直到她原谅我为止,爷,求你了……”

    在旁边默默站着的福晋紧了紧手的帕子,副柔弱的样子让她想起了一开始李格格进门的时候。

    她刚来就是样的,后来她的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她的行事就越来越张扬,也越来越失了分寸。

    现在到是因祸得福了,找回了当初的谨慎。

    要说就样原谅她,把件事揭过,那是不可能的,但确因为她的番话,阿哥脸上的神情和缓了一些,“你现在先别想那多,养病。”

    福晋在一旁附和,“李妹妹,时候保重身体最要紧,别的日后再说吧。”

    要是熬不下去,现在说再多也是一场空。

    福晋:“爷,我们先回去吧,不要拦着妹妹休息。”

    她怕再让李格格说下去,真把爷说的心软了,再有她到底是病人,不该在里待太久的,要是传染了病气怎办?

    李格格听着,赞同的点点头,“福晋说的是,爷,你快回去吧,要是妾身病气过给了爷和福晋,万死难辞其咎。”

    福晋眸『色』更深了,李氏,真是长进了。

    二一早,李格格的烧退了,伺候的人全都松了一口气。

    太了,要是格格的高热一直不退,他们就要遭殃了。

    高热退了之后,李格格就安静地听从太医的医嘱,休养身体,喝『药』,既不提着要去,也不提着要见一见她的女儿和儿子,更没有急着说想要见见爷或者是去林侧福晋那里赔罪,而是十分安静的养起了病。

    让伺候的人喜不自胜,他们被分过来伺候李格格本就十分倒霉,等到来了之后,不知道被训斥了多少回,现在她配合,在是少见。

    珞玉那里,她没多久就听人说了李格格见到爷的那一番话。

    消息还是福晋安『插』在她院里的人手特意传开的。

    是指望自己听了以后怒上心头?

    要是失去理智做点什,想必就更符合福晋的利益了。

    珞玉摇了摇头,“既然她说要求原谅,就让她来。”

    并不是她来求原谅,自己就必须得要原谅她。

    自己不是没有脾气的人,她来到了阿哥的府上,也不是来当一个受气包的,怎,李格格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她现在幡然悔悟了,她后悔了,她认错了,之前做过的事情就能一笔勾销?

    如果道歉认错有的话,还要律法做什?

    那样子人人都会“浪子回头”。

    珞玉也不想为了爷后院的和谐做牺牲,她要爷的宠幸,要他的重视,并不代表她就要完全依附于他,她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而且她要是说原谅李格格了,别人会信吗?

    事关她和两个孩子,样都能原谅,别人又会怎看待她?

    她得要有自己的坚持。

    而且样还能在爷得一个真情的评价,原谅,太虚伪了。

    在云舒瑶过去看孩子的时候,听到她说了,云舒瑶点头:“你做的对。”

    为什要原谅?

    李氏配吗?阿哥都说不要她原谅的话来。

    个消息先是在珞玉边传开,然后就传到了其他格格那里,钮祜禄氏听到了消息,叹了口气,什话也没说,有些忧愁。

    爷来她里的时间并不多,她到

    现在也没有什消息传。

    她想要孩子。

    李格格样做,等她禁闭结束了,她会让爷的后院再起风云吗?

    消息也传到了回来的两个新人那里,陈格格和乌雅格格两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陈格格听过了之后就去宋格格那里打听,一张嘴叭叭的说个不停,让宋格格觉得头疼。

    她都不知道陈氏是怎回事,她长得很,有一副纤细的身形,精致的眉眼,看上去是个弱不禁风的瓷人,但是稍微熟悉一些就能得是个话痨的结论。

    跟她的外表很不相符。

    她很热爱听八卦。

    不仅仅是各位主子之间的,有人愿意说她就乐意听,没人说,她就主动跟丫鬟们打听她们身边的各种八卦事件。

    在她还有点分寸,自己喜欢听,没有自己『乱』说。

    现在李格格的事打听了,却一句评价都没说,让宋氏记在心上。

    也不是个真蠢的。

    另外一个乌雅格格跟陈格格不一样,她是骄傲的。

    骄傲于她的姓氏,骄傲于她的身,骄傲于她肩负的重任,在她看来,阿哥是有些题的。

    他和娘娘是亲母子,但是他们的关系太疏远了,不能怨娘娘,总不能让娘娘主动迁就他,应该要阿哥主动才对,毕竟没有让长辈来迁就晚辈的道理。

    如果他很忙,那还有福晋她们啊。

    多去娘娘那里联络感情,自然就了。

    她的所所想很简单,是个并没有太多心眼的女子,她不懂爷和德妃之间那微妙的关系,只是福晋脸『色』有些不。

    意是在说她做的不到位了。

    她进宫在娘娘前俯小做低的还少吗?

    其他人就感觉她的威胁降低。

    样的品不是他们爷喜欢的,现在连福晋都得罪了,就算她有个的姓氏,也不是她们的大敌。

    现在她听到了李格格的话,跟没有听到一样。

    贾家那边为了贾母的寿辰,广宴宾客,遍发请帖,邀请了诸多亲朋故旧。

    不管之前是什原因,现在就只是为了贾母的高寿庆贺。

    回贾家可是闹了不少笑话,全靠贾母,才弹压下去。

    没多久就是珞玉龙凤胎的满月宴了,一次阿哥送了不少请帖,回要是还太低调的话就过了,本就是一件大喜事,应当庆贺的大喜事。

    皇上虽然没有亲自宫,也让人送了一对平安锁过来。

    有他的例子在前,有地位的娘娘也纷纷血。

    除了宫里的以外,其他人给的礼物也很丰厚。

    珞玉过后看了一下礼单,两孩子一下子就成富人了。

    她特别注意到了贾家送的礼物,是赔礼道歉的,之前送不进来,现在折算成给孩子的了。

    不知道德妃会怎做,等孩子再大一些,她是要带着两个孩子进宫的。

    她进宫过,跟十福晋她们一起在德妃的宫殿里共处过,只能说,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是亲母子,不知情的可能会认为爷是抱养的。

    客气有余,亲近不足。

    老太太参加了阿哥府的满月宴之后就继续烧香拜佛,她在等孙子的消息,为此她还特意行善积德。

    她去庙里点灯,给周围贫苦人家施粥,还买了一些老旧的棉衣分发,给慈善堂捐银子,甚至她还做了另外一件事儿。

    宁国府那一桩丑闻不是假的,在事发之前,老太太提前了一封信给在道观里修道的上一任家主贾敬。

    要说起来,老太太在是不知道该说什,贾敬是贾家少有的有读分的人,高了进士,结果因为他的身,被一帮读人排挤,他受不了,转身进了道门,把家主的职位、爵位都传给了儿子贾珍。

    贾珍会变成现在个一事无成的样子,他个父亲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而老太太做的事就是给他了一封信,告知了他儿子起的龌龊心,贾敬跟他儿子相比,他还要脸。

    而且他虽然把家主传给了贾珍,但贾家人他们的教育是一脉相承的,儿子怕老子是了名的。

    给贾珍一顿揍,严加管束,或许就能挽救秦可卿的命。

    贾家的政治倾向她管不了,也不会管,但秦可卿个女子却是无辜的。

    现在事情还没发生,贾敬要是『插』手了,事情的走向应该也会发生改变。

    她做了多的事,就希望孙子能够得到一个名次。

    孙女那边有了个圆满的结果,现在就等孙子的了。

    秋闱时候已经考完了,但是结果来还要晚一些,等送过来又要一段时间。

    她是数着日子过的。

    而在道观清修的贾敬收到了林家老太太的信,他十分不解,林家?荣国府结亲的那个林家,怎会信给他?

    他早已不管世俗的事了。

    不耐的打开,看到了信里的内容,贾敬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是羞红的。

    很快转变成了愤怒:“来人,把那个孽子给我叫来!”

    很快他又改变了主意:“打道回府!”

    他要回去亲眼看看,那孽子果真不讲伦理,看上了自己儿媳『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