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100章 二喜[五万七营养液加更]还请赏脸……

时间:2022-06-14作者:大河东流

    _: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100章 二喜[五万七营养液加更]还请赏脸……

    四阿哥府上的洗三来人差不多,他没有广宴宾客,除了福晋、侧福晋的娘家人,请的只有他的兄弟。

    是之前就和侧福晋说好的,洗三不大办,满月了,孩大一些了,大办不迟。

    他现在就两个儿,大的那个身体还有些弱,不道能不能养大,现在总算又来了个儿,而且还是一儿一女龙凤胎,生母位份不低,他的那些兄弟都有意要凑个热闹,连带着他的福晋、侧福晋想要沾沾福气。

    谁会嫌弃自己嗣多呢?

    四阿哥的请帖递去了,只要是了宫,建了府的都来了。

    除了八阿哥以外,他都不缺儿,但是龙凤胎少啊。

    就算是和四阿哥有些不和的,来了。

    老太太和云舒瑶都去了。

    在一大堆福晋、侧福晋中,她有些显眼。

    八福晋还特意的避着人找了云舒瑶说,“据说你是生的龙凤胎?”

    云舒瑶:“是。”

    八福晋快言快语:“可是有良方?我愿千金。”

    云舒瑶:“……”她被吓了一跳,就千金了?

    不是说钱太多,而是咱是第一回面吧?八福晋你是不把我当外人啊?

    “八福晋说笑了,是机缘巧合,没有良方。”

    八福晋不甘心:“我是诚心想要跟你买,或许你不要钱,想要别的我行。”

    四阿哥的嗣少,但八阿哥的嗣更少,直接零。

    在双胞胎生之前,四阿哥有二一女,但八阿哥就比四阿哥小三岁,至今无一儿半女,八福晋怎么能不着急?

    她都快要急疯了。

    不道吃了多少『药』汤,找了多少大夫,不过他夫妻情深美名传扬很广,至今八阿哥后院只有八福晋一人。

    在众多皇阿哥中,是一股清流。

    云舒瑶不由苦笑:“八福晋,真没有,我外祖母生了一对双胞胎,应当是遗传。”

    八福晋难掩失望:“此。”

    云舒瑶看着对方黯然转身,那明艳的脸上都仿佛蒙上了一层阴影,不过转瞬,她又勾起了笑容,又是那个张扬的八福晋了。

    云舒瑶沉默,历史上好似她是一直无的,后来抵不住压力,有庶女生了。

    八阿哥想要夺嫡,无是一个非常大的缺陷。

    她以前看电视,各种说法都有。

    比说他是真爱,迫于无奈八阿哥才选择了纳妾生。

    还比说八阿哥是了八福晋背后的势力,了让她死心塌地一直不曾有别的女人,道后面掌控住了局势,就纳妾了。

    还有说八阿哥只喜欢男人,八福晋是挡箭牌……

    众说纷纭,云舒瑶不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现在接触了,时间短,看不什么。

    或许只有他自己才道他底是什么关系吧。

    不过八阿哥八贤王个称号不是没有来由的,现在八阿哥的好人缘已经显现无遗了。

    *

    么小的孩每天都在变化。

    两个孩被抱来的时候,老太太的眼睛差点都粘在上面了,“就是那两个孩呀,长真好。”

    “一看日后就是个有福气的。”

    收生姥姥怎么说怎么做都是有定例的,她就是说几句吉祥,然后扔一些东西进盆表达祝福,今天那收生姥姥是笑合不拢嘴的,满室的大人物,她赚了个满瓢盆,那些扔进去盆的东西最后都是她的。

    被大葱摔在身上的时候,两个孩都发“哇哇“抗议声,从声量来看,两个孩肺活量都不错。

    让大家会心一笑。

    老太太既高兴又心疼:“力气是不是太大了。”

    “看孩哭的,嗓门真大,像他额娘。”

    “嗓门大好啊,肯定能平安养大。”

    回去,老太太和林海还在不停地说起。

    老太太觉有些委屈两个孩,洗三,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今日去的人实在不多。

    林海:“四阿哥不想太高调。”自从前两年索额图被皇上说是大清第一罪人,在牢死去之后朝堂上的氛围就变了,太还是太,但是他最大的臂膀被皇上给斩断了,就不由让人微妙了起来。

    现在洗三就大办了,之后的满月大办?

    老太太听他说个,就闭上嘴了,老太太不道四阿哥是什么时候有了争夺那个位置的念头,不过他的方针是对的,最后坐上宝座的人是他,从老太太猜测他应该是一开始就有了念头,是正常的。

    不想当将军的小兵不是好兵,同样,不想当皇上的皇不是好皇。那一个位置距离他只有一步之遥,会心动正常不过了。

    只是之前没有他发挥的余地,皇上对太看太重了,他读书都是皇上把教导来的,有样待遇的就是一个太了。

    了后来,皇上废除了太,夺嫡才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把皇争夺皇位的念头□□『裸』的放了台面上。

    现在距离太事其实……不远了。

    算了一下,老太太突然心惊肉跳,时间过去的太快了。

    老太太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舒瑶,八福晋找你说什么了?”

    云舒瑶有些无奈:“她问我生双胞胎是不是有秘方,愿意高价购买。”

    老太太一时无言以对。

    林海苦笑:“怎么会有秘方?”他想起许久之前,三个孩生后他被有同样问题困扰的同僚询问过类似的问题。

    他那时一朝了三个孩,意气风发,他就以新了什么秘方,缠着他想要讨教,愿意高价。

    林海能理解种心态,在两个姨娘进门之前要是有人跟他说能让他有一儿半女,就是要一千金,他是愿意的。

    老太太不由叹息,她能体会一些八福晋的想法,“八阿哥是皇,他的身边又只有福晋一人。”说着,老太太摇头,八福晋不该此倔强,导致现在京城她的妒『妇』声名远扬。

    不过同女,老太太有些羡慕,就算不能长久,是让人向往的。

    “之前皇上说要给八阿哥赐人,被推了。”林海保证绝对在圣上的小本本上记了一笔,就是不道他把一笔记给谁了,记给八阿哥,还是八福晋?

    不道皇上会不会因此给女儿记一笔?

    女儿回算是生育有功的。

    云舒瑶他是第二天道贾元春被皇上收了的,还了一个常在的位份。

    林海道了不由皱眉,皇上年纪可以当她祖父了。

    老太太看通透,心平气和:“她年纪大了,不趁着个机会搏一搏,了皇宫,八成就要被许配当继室了。”

    之后消息传,她是打着珞玉一回生龙凤胎吉兆贺喜的名号主动和皇上“偶遇”的,老太太被恶心了,脸『色』铁青:“她是被德妃看太严了,趁个机会搏一搏,只是拿孩做文章,耻与其伍!”不道她底是怎么跟皇上说的,有没有犯忌讳,想贾宝玉那块玉都被大肆宣扬,老太太实在不能放心。

    梦中世界她不道贾元春是怎么跟皇上走一起的,很多事已经发生了变化。

    突然,老太太变『色』,“德妃的身……贾元春是犯忌讳了。”按照她对德妃娘娘的理解,她会找机会教训贾元春的,对身四妃之一的她来说很容易,她会迁怒于孙女的,她是四阿哥生母,很容易。

    老太太有些惶恐。

    林海皱眉:“不用太担心,她在后宫,珞玉进宫的机会不多,处时间少,两个孩是她亲孙亲孙女,看在孩的面上,德妃不会太过的。”

    老太太:“……”

    她印象中位犟『性』上来了,亲儿的面都不卖,更别说孙孙女了。

    比起林家的喜『色』被蒙上了一层担忧,贾家就是一派欢天喜地了。

    贾家是林家外家,礼法此,就算林海续娶了,是此,因此珞玉是他贾家的外孙女,现在她在四阿哥府上生下了龙凤胎,生下了皇孙,是一喜。

    二喜是贾府的大姑娘元春在宫终于熬头了,被皇上宠幸,一来就被封常在。

    当今圣上是个对位份很吝啬的皇帝,他元春能一封就是常在,不管是看在老国公的面上,还是元春自己的本事,都极好。

    贾府一连放了三日的鞭炮,然后由王熙凤亲自登门送上请帖,贾家要大宴宾客,她拿着帖,顾盼神飞,一身喜气洋洋:“府中有喜,还请老太太赏脸,不吝光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