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99章 龙凤胎八字不合

时间:2022-06-14作者:大河东流

    _: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99章 龙凤胎八字不合

    等福晋来到侧福晋的院子,一看,不由挑眉,整个院子井井条,没人大声呼唤,就连产房也没么动静传出来。

    大各司其职,她来了没么发挥的余地。

    见到她,在院子忙活的人忙过来见礼,福晋:“不必多礼,忙你们的去吧。”

    然后就人进搬了桌椅出来,紧接着人送上茶水跟糕点。

    福晋问一个留在边使唤的丫鬟:“云夫人呢?”

    丫鬟恭声:“在产房。”

    福晋点了点头,坐下,生产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要不是为了表达自己的重视跟贤德,她不会这么快过来。

    云舒瑶过来的时候珞玉她还在让人收拾产房的各种东西,她已洗漱过了,为生产的地方要多加小心,以她让人仔细的清扫和消毒,检查了一次要用到的各种物品。

    她做这些的时候很气定闲,边的人都没怀疑她发动了,为她的态度太镇定了,而且之前也会隔一段时就会清洗、更换产房的东西,她们也是做惯了。

    只是她心怎么会完全不慌?她不过是把自己的慌『乱』给掩盖了。

    在焦灼,看到姨娘来了,珞玉的心就彻底的安定了:“姨娘,你来了。”

    云舒瑶扶上她的手:“现在感觉怎么样?”

    珞玉:“还行。”

    不过很快,她的脸『色』就变了:“姨娘、我要生了。”

    边伺候的人大惊失『色』,然后就被云舒瑶给指挥的团团转:“慌么,你们去换衣服、洗手,你们把侧福晋扶着,你们去叫稳婆,你去告知福晋……”

    她在,就跟一根定海针似的,这之前也是演练过的。

    云舒瑶在进产房的时候也换了衣服,仔细的洗了手消了毒,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你想吃么?”吃饱了才力气。

    珞玉刚忍过了一波阵痛,喘了口气:“我刚刚吃了些东西,现在吃不下了。”

    很快她们就听到外的动静,知道福晋来了,然后紧接着其他格格也来表示关心,不过被福晋给三言两语的给打发去了,只留下了生养过的宋格格。

    宋格格就和福晋一块坐在那,看着这院子的井井条,她左右张望了下。

    难怪福晋对侧福晋总是这么谨慎,侧福晋到底是三品大员中当做嫡出女教养的,这人调理的不错。

    之前李格格生产的时候闹哄哄的,跟这完全不能比。

    外的事云舒瑶听到,只分出一点心听着,注意力基本在珞玉上。

    她站在床边,两个稳婆在旁边教导产『妇』应该怎么呼吸、怎么用力,云舒瑶把这屋的一切都收在眼底,不给人可乘之机。

    这也是珞玉特别安心的一个地方。

    没多久太医就过来了,以防万一,至于四阿哥那边到了消息也立刻来。

    怀珍怀的是双胎,不知道能不能顺利,他急忙的来了,却没听到声音,他一个眼扫过去,就人解释,“侧福晋已在发动了,稳婆,还云夫人她们在。”

    福晋站在一旁:“爷,侧福晋肯定会顺利生产生下小阿哥的。”

    她在说这些的时候在心念叨起了她的弘晖,弘晖,你狠心抛下了额娘离开,但额娘会等你来找额娘。

    你放心,你阿玛的东西,都会是你的。

    四阿哥皱着眉,一直没么声音,这是正常的?

    当然正常。

    珞玉知道她大声哭喊着会消耗自己的体力,她咬着一块软布,额头满是汗珠,听着稳婆的话控制呼吸和动作。

    她的体一向康健,而且她怀了双胞胎,云舒瑶也都一直很重视,胎位那些都是正的,这屋子的东西也是她一再的检查过的,她还准备了符放在她上给她助力。

    第一胎,大部分都会生的慢一些。

    珞玉体康健,倒是没太久,在天黑之前,第一个孩子就冒了头。

    稳婆大喜:“侧福晋再加把劲,已看到头了!”

    “对,就是这样!”

    “用力!”

    这两个稳婆说是千挑万选也不为过,她们别的都不管,只要侧福晋平安生产,她们就大功!

    “唔——”珞玉积蓄着力量,等到了时机,一个用力:“哇——”

    孩子一离体,就发出了哇哇的哭声。

    稳婆信息的收拾、剪断脐带:“恭喜侧福晋,是个小阿哥!”

    珞玉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头发都汗湿黏在头上,脸上隐约『露』出笑容来,听这声音,是个健康的孩子。

    云舒瑶看了一眼孩子,抱了抱,孩子比一般孩子重量轻一些,不影响,孩子很健康,把孩子给『奶』娘后,提醒女:“小阿哥很好,还一个。”

    她不能放松。

    那个孩子自人收拾妥当包裹好了,抱出去给四阿哥他们贺喜。

    “恭喜贝勒爷,恭喜福晋,是个小阿哥。”

    在隐隐听到孩子哭声的时候乌拉那拉氏就攥紧了手中帕子,随后就松开了手,听到稳婆的话,她脸上的笑容很真挚:“恭喜爷,添一个小阿哥!”

    宋格格就站在她后,看到了刚刚那一幕,她掀起眼帘看了一眼福晋的表,随后垂下眼,上只笑意:“恭喜爷,恭喜福晋。”

    一个小阿哥。

    不知道第个是么?

    四阿哥看着孩子,只觉看不够:“赏!”

    “大都赏!”

    周围一片贺喜声,人人脸上都是喜庆。

    不管是真的,还是装的,看上去很和谐。

    不到半小时,第个孩子也出生了,兄妹两个体重相仿,也是个健康的孩子。

    稳婆的声调更高了:“是个小格格,龙凤胎!”

    一男一女,凑成了一个好字。

    四阿哥听到这个好消息,也是喜形于『色』,“小格格,好啊!双倍赏银!”

    四福晋脸上也在笑着,不过她的笑容这时候些许勉强,“恭喜爷,添了个小格格。”

    这是她最不希望的一幕。

    哪怕是生两个子,也好过一一女。

    这是吉兆,皇室,本就对这些更上心些,林氏的分量,更重了。

    她看了一眼两个在啼哭的孩子,明明是双胞胎,体格看上去是没单胎的孩子大,这声音却很洪亮。

    大医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小格格:“小格格也很健康。”

    就是宋格格,这时候也些稳不住了。

    她生了两个格格,一个都没养大,出生的时候哭声就跟猫叫似的,如果她的女哭声也这么洪亮,想必是能养活的吧。

    福晋已恢复过来了,一派端庄体,看着两个孩子眼中还慈爱。

    她不用着急,她是四爷的福晋,这些孩子全都要叫她一声嫡额娘。

    而且她现在的年纪也不是很大,她还能生。

    这两个孩子,能不能养活还是另说的事。

    她要稳住。

    把两个孩子生出来以后,珞玉就进入了昏睡的状态。

    她这时候也不用做别的,她已把孩子生出来了,其他的事都人处理。

    四爷则是对着一蓝一红两个襁褓看了许久,刚出生的孩子都差不多,他看了许久,平息自己激动的心,才让『奶』娘抱下去好好安置:“你们小心伺候。”

    福晋:“爷,这洗三要大办吗?”

    四阿哥冷静了一下:“这事我先报上去,洗三不用大办,满月大办吧。”

    珞玉睡了一觉,恢复了不少,她把两个孩子都放在自己边,只觉她怎么都看不够:“姨娘,他们好小。”

    “姨娘,他们怎么还在睡?”

    “姨娘,他们能平安养大的对不对?”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姨娘,我很高兴……是眼泪不听话。”

    她是真的高兴。

    高兴看到这两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小生命平安出生,就是这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流下来了。

    云舒瑶懂:“你们姐弟出生的时候,我也是一样的,句话叫养方知父母恩,生了孩子,做了父母,心态就不一样了。”

    珞玉点头:“为了他们,我做么都愿意。”

    云舒瑶:“孩子刚出生,你现在绪比较激动。”

    这个时候,其实是些“母兽”节的,对自己的孩子着非比寻常的占欲和独占欲,孩子离远了心就不踏实。

    “你先好好养体,洗三我们再过来。”

    到林,老太太和林如海都在等她。

    老太太:“怎么样?珞玉母子平安?”

    云舒瑶:“母子平安,珞玉先生了个小阿哥,后生了个小格格,龙凤胎。”

    老太太很激动,在原地走来走去:“好啊,龙凤胎好啊,这可太好了!”

    以后等到四阿哥上位了,少不就是一个郡王或者是一个亲王,要是他出息一些,那个宝座是不是也能争一争?

    这个念头一出现,吓了老太太一跳,赶紧甩开这个想法。

    林如海不吭声,但他攥着椅背的手都发白了,显然他在抑制自己的激动。

    他当外祖父了!

    一转眼,女都生了孩子了!

    老太太这一晚,都没睡,祠堂的灯亮了一整晚。

    林如海亦是。

    另一头,四阿哥第日就上报了龙凤胎的好消息,康熙知道了,寻思了一下,老四的这个侧福晋是林爱卿的女:“朕记她也是龙凤胎出生。”

    贴太监应是:“林大人的云夫人先生下了侧福晋,然后生下一子。”

    现在是哥哥先出生,反过来了。

    消息传到德妃那,德妃不由沉『吟』,些后悔,当初果然应该把林氏给老四的,现在『露』脸的就是老四了。

    贾元春没多久也知道了,她送了一张银票过去:“多谢姑姑。”

    到去,贾元春攥紧了拳头,果真是龙凤胎!

    龙凤胎好啊,龙凤胎才好,她就缺这么一个机会,一个能说上话的机会……

    洗三那日,宫的人自然是不会亲自去的,不过宫会赏赐让人送出去,贾元春花了不少银子,这一次德妃宫出宫送礼的人是她。

    德妃知道了,想到了她和林的那一层关系,没说么,但她宫的时候,却和皇上遇上了,而且和皇上说上了话,还被皇上给宠幸了。

    “啪——”

    德妃把手中的茶盏扔了出去,怒瞪跪在她前的人:“你是怎么盯着贾元春的?”

    “废物,她和皇上说了么?”

    宫女额头抵着地,体发颤,抑制着自己的害怕:“离远了听不清楚,只隐约听到了四阿哥和龙凤胎……”

    德妃咬牙:“贱婢!”

    她自己就是宫女出,在意被边的宫女爬上龙床,现在贾元春这样做,让她脸都涨红了,可以想见,宜妃她们在私底下会怎么掀她的老底、取笑她。

    可恨!

    不过是一个女史,日后时还长,等着瞧!

    还老四和那对龙凤胎,是他,这个子,许是一开始就跟她八字不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