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96章 失望分开

时间:2022-05-29作者:大河东流

    在李格格抄经书, 希望够挽回四阿哥欢心的时候,唐老太太生病了。

    她这个年纪,生病不是小事。

    琛玉他现在在扬州,不在京城, 所云舒瑶就去唐家探望, 不然的话作已经定亲了的孙女婿,他应该上门去探望的。

    这件事情老太太很紧张, 主要是担心唐家老太太要是这病没有熬过去, 那么今年成婚就有困难了,除非百日内热孝成婚,不然女方要守孝。

    但百日内成婚的话, 少不要受委屈。

    举办的规模, 还有宴请的人数都要打折扣。

    不要出现这样的情况, 当然要避免,老太太希望自己孙子成婚的时候切都是顺顺利利、风光限的。

    云舒瑶不希望她出事。

    她跟唐家老太太打过几回交道,那是个活的挺通透的人。

    唐家是户有底蕴的人家,在前朝的时候就已经是官员了,到了新朝,他们抓住了机会,延续了下去。

    现在唐家官位高的就是唐婉欣二叔, 在外地任四品知府, 所现在在京城里的就是唐老太太还有三儿子、四儿子,大家子住在起。

    另外个值称道的就是唐家这代是没有庶出子女的。

    唐家的几位老爷全都是唐老太太亲生。

    他们夫妻感情很好,再到了下代, 庶出的人不多,就唐婉欣二叔有个庶出的女儿。

    唐婉欣她的院子就在唐家老太太的隔壁,她就养在祖母的膝下, 现在唐老太太生病了,她是伤心着急的,憔悴了不少。

    唐婉欣长了张标准的仕女型鹅蛋脸,不是眼就让人惊艳的类型,但越久会越觉她好。

    “劳烦云夫人过来跑趟,祖母她没有大碍。”

    云舒瑶握住了唐婉欣的手,“这点路有什么辛苦不辛苦,大夫怎么说的?”

    “大夫说祖母她有些苦夏,又着了点凉,冷热交替,这才病了,现在喝了『药』已经好多了,想必再过几日,就痊愈。”

    “这就好。”

    对于生病的人来说,有人来探病是件很麻烦的事情,有客人来了,总不还失礼的只穿着中衣躺在床上,上脂粉不施,身憔悴吧?

    了体的见客人,就要起来梳洗换衣服,要是来探望的人多了,来回,病人连个休息的时间都腾不出来。

    所才会有些人旦生病了就关门,宣布静养,这样子才到充的休息。

    云舒瑶进了屋子,到的是这情况,唐老太太已经提前打扮过了,除了脸上的气『色』比平时差外,不出太多别的。

    关心的过身体情况之后,双方聊了起来。

    她们聊大的话题就是琛玉。

    他现在在扬州,他之前是从扬州寄了信和礼物过来的,林家有,唐家有。

    里的信暂且不说,他送的那些礼物不值几个钱,却颇有野趣。

    林黛玉收到,就很喜欢,把她喜欢的挑了出来,放在她的桌上,书写字的时候,抬头就到。

    云舒瑶在这里是在唐老太太旁边的张竹榻上到了,从旁边那些东西来,这应该是唐婉欣贴身照顾她祖母睡下的地方,所才会摆放了些她的零星物品。

    云舒瑶了暗暗笑。

    她还见到了唐婉欣的弟弟,他今年十四岁了,还是个少年郎,正在长身体,瘦像根竹竿,气质倒是跟她的年龄不太相符,比较沉稳。

    按照礼节见了,说了几句寒暄的话,他就离开了。

    田氏笑着解释,“夫子上课,他这是还要回去继续。”

    云舒瑶自然张口夸赞,“是个勤勉的好孩子,这样的孩子迟早都是出头的,大太太养有方。”

    田氏被她夸的红光满,云舒瑶的目光怎么,怎么亲切。

    她了女儿的人生大事不知道多少个晚上睡不着,她都在想着,要是再找不到的话就从娘家那边选人,只是要是娘家那边有身份年纪都相差不大,并且还没有定亲、成亲的人,她之前就不会那么烦恼了。

    她对林家这门亲事很满意,现在自然笑容满。

    “哪里及上的琛玉,少年英才,这回参加秋闱肯定举中……”

    云舒瑶离开唐家大门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

    在坐着马车回去的时候,透过隐约掀起的帘子,她到了熟悉的人。

    顿时改了目的地,“等等,先不回去,我想买些东西,在前停车。”

    她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到的王熙凤的人,她又搬了东西,进了当铺。

    这回她换了装扮,脸上涂黑了,还点了大痣,但个人的身高体型,还有走路的姿势,这些不是轻易就改变的。

    这回她搬的东西是小件,不比上回三个人才把东西给搬进去,今日她就拿着个到她膝盖处那么高的木箱,个人抱了进去。

    这个大小,可先剔除家具的选项。

    是什么?

    云舒瑶在那门口路过了下,这样近的距离,有宝贝会有感应,遗憾的现,点感应都没有,眼角余光扫视了眼,着是个花瓶。

    风格比较富丽堂皇,不是云舒瑶有感兴趣的类型。

    但换成了花瓶了,家具卖完了?

    ……贾家还有多少东西可卖?

    她若其事的继续往前走,都已经下了马车了,就买点东西再回去。

    说来巧,前有家酒楼,她到了两个熟人,个是瑛玉的夫君达春,另个人是贾琏,同时从酒楼出来,有说有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