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66章 只是我忘了大有蹊跷

时间:2022-05-06作者:大河东流

    云舒瑶从吞噬了风月宝鉴的灵镜里得到了一些东西,有了倚仗,觉她现在要去了浑水里面,帮上忙了,所以她主动请缨前往扬州。

    老有些意外她会么做。

    “你真的想好了。”

    她深深的看了云氏一眼,老相信她不会为了去和梅姨娘争宠才提出去扬州的,再过两年,都当祖母外祖母的年纪了,不所有人都跟梅姨娘一样的。

    而且云姨娘确实比梅姨娘要细心稳重,由她去照顾儿子,老也更安心一些。

    所以思考的时间不长,很快就答应了,“你去吧,我会安排。”

    因为云舒瑶打算悄悄的去,所以跟她一块儿去的人不多。

    而且她还乔装打扮过,直接打扮成了一个男人。

    当她穿一身男式骑装出来的时候,珞玉他们都震惊了,他们姨娘吗?

    人还个人,又好像不个人。

    她的肤『色』比之前变得深了一些,眉『毛』也修过了,变得更加英气,而且她的脖子被衣领给遮住了,旁人看不到她没有喉结,要不知道的话,或许会以为他们姨娘的弟弟也不一定。

    珞玉对姨娘要南下欲言又止的,她也想去,一个她们姐妹的婚期没多久了,再一个祖母也不让她们出门。

    琛玉更想去,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姨娘,你带上我一起去吧。”

    云舒瑶看了他一眼,“别闹,家里一摊你还有的忙。”

    林如海边暂时没,他们边的儿也没少,“你要把篱笆给围紧了,不要让人惊扰到了家里人,还有你两个姐姐边也要盯紧些。”

    林如海没,么婚期还会照常进行的。

    云舒瑶看儿,“我会在你成亲之前回来的。”

    云舒瑶对此比较乐观,还有段时间,而且林如海边最危险的时候应该过去了,不会再来么一次考验人心脏否强。

    珞玉琛玉没再说话,再不舍,也只看姨娘出发。

    他们出发的时候四人四马,另外三个人两男一,都林府的护卫。

    云舒瑶他们在路上没有耽搁,用最快的速度前往扬州。

    一路上,三个护卫以为娇滴滴的姨娘会叫苦,结果反而他们更累,更需要休息。

    合理吗?

    云舒瑶:“我天生精力比较好。”

    护卫:“……”真的吗?

    云舒瑶之所以要过去林云海边,因为她的镜子现在差不多算恢复了三成。

    她刚始看到它的样子,还以为灵镜已经完全恢复了,不空欢喜一场,只恢复了三成,就算恢复了三成,也有用。

    最主要的云舒瑶在里得到了修炼法诀,虽然最简单的炼气法门,她找到途径了,不用再像之前样跌跌撞撞的试探,还担心一个不好,就让己经脉错『乱』,爆体而亡。

    正统的修炼法门,她又有灵根,虽然她年纪不再年轻,而且身体不原装的,进度会慢,比起之前来说,她看到了希望。

    真有邪修打上门来,保的希望。

    另外给了她信心的,她还会了三种符咒。

    第一种叫做清风符,别的作用没有,就可以帮助人保持清醒,用来用功很适合。

    第二种就护国寺方丈给的护身符了,云舒瑶个掌握得最快的,毕竟之前已经练习过么多次,而且还掌握了一丝神韵,现在知道了窍门重新再,然水到渠成。

    最一种则回春符,她终于可以治疗了。

    回春符,够包治百病不敢说,增强人的生命力还可以的,要实在危急,或许就救命。

    林如海完全脱离危险了吗?

    不一定。

    只说他封信的时候没。

    万一又遇到了危险,人力所不及的话,回春符或许帮上忙。

    他们风尘仆仆到了扬州,悄悄的来到了林府附近,发现林府周围戒备森严,周围还有卫兵守卫,闲人不得靠近。

    他们转了一圈,都没发现什么漏洞,样让人安心。

    转了一圈,有个护卫主动上前,防止误会,远远的跟一个卫兵说话,说他们京城来送信的,求管家。

    对方十怀疑,护卫出示了信物,才有人进了林府传信。

    没多久,管家亲出来了。

    他一始没有认出云舒瑶,只因为京城的信件到了才不久,又有信件过来,他担心京城出了什么。

    信一早就准备好的,对方根没有碰,放在托盘里拿进去的,态度很谨慎,虽然家徽对得上,信物也对得上,人他也认得三个,有一个生面孔。

    而且,熟面孔就不会背叛了吗?

    不一定。

    之前他们收过不少信,信封上面加了料的,要不足够小心,他现在还不定怎么样了。

    管家把信拿走了,云舒瑶人被请到了门房某个地方候消息。

    没多久,林如海就看到了信,让人来接云舒瑶进内院。

    信上了云舒瑶来了,而且扮男装的。

    有林府熟悉的人过来她,云舒瑶一说话,熟悉的声音就让人放下了戒备:“真云姨娘,姨娘要不要先洗漱?”

    “好。”

    洗漱完,换回了装,被人带在林府里七拐八拐,才到了林如海。

    为了安全考虑,林如海并没有住在靶子一般的正院。

    云舒瑶推门,进了房间,就闻到了浓郁的『药』味,林如海披散头发,只中衣靠在床上,一只手和半边肩膀包裹纱布,另外一边还放文书。

    样子了还得要办公。

    看到云舒瑶,林如海有些无奈,声音清浅:“你怎么过来了,我信上不说了别来?”

    “老爷你说了,只我忘了,就来了,放心吧,别人也不知道我来了。”可以说,云舒瑶看到他最狼狈的时候,他之前去奉天府做钦差虽然辛苦,也瘦了不少,人精神的,现在……之前的温润翩翩君子已经成了个苍白病弱美男。

    云舒瑶看了,心情沉郁,脸上就带了一些出来。

    林如海看了,微微一笑,因为体弱,他说话的语速都慢了许多,“我没有碍,周夫说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了。”

    “你伸出手来。”云舒瑶不很信。

    她把脉的功夫比一般夫还不差的,确实他现在没有『性』命之忧了,身体情况并不好:“你不该还如此劳神的。”现在最需要休息的时候。

    林如海:“有些,总得要处理,你知道的,个时候,不退缩,忙完了就好了。”

    云舒瑶确实明白,还要劝一句:“让别人做的,就给别人做,老爷总得要爱惜己身体。”

    林如海点头应:“舒瑶,周夫盯我的。”

    “我也会盯你的。”

    林如海听了,又笑了。

    “老爷,到底怎么回?”他在信上不肯详细说,就怕吓到家里,现在她人都来了,瞒就没有必要了。

    林如海叹了口气,“坐轿子回府的时候,从巷子里窜出来了刺客。”

    他当然有准备的,要没准备的话,他就不受伤,而已经让人收尸了。

    云舒瑶:“背的人抓到了吗?”

    林如海摇头:“不知道到底哪家派来的人,不过就些人家罢了,有一个算一个,总不会冤枉了他们。”说到里,他的眼里闪过一抹厉『色』。

    消息泄『露』,各家反应各不相同,有的人选择收手,在量海盐晒出来之前把库存给消掉,挽回部损失,更多的人想想维持他们现在的所有优势和财富,把海盐和新法消灭在萌芽中,为此,他们不仅多方阻止海盐盐场产盐,还用各种借口不卖盐,让民众买不到盐,并放出各种不利于海盐和他的谣言,让民众人心惶惶。

    不用多想,就要和他要和朝廷站在对立面的。

    也就消息泄『露』了,不然他们储备了足够的海盐,他们就算在想扰『乱』市场,也没有法子。

    云舒瑶一边拧眉,一边把她好不容易画出来的护身符和回春符挂到他另一只没受伤的手上:“消息怎么泄『露』的?”

    林如海看了一眼黄符,不解什么时候她也信个了,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就让她挂。

    “此,有蹊跷。”说到里,林如海的目光闪了闪。

    他醒来便已经把此中蹊跷全部在了秘折里,让人八百里加急送给圣上。

    天下,士农工商,商人排在最末尾,要天下间几乎最富裕的一群商人『乱』了起来,对个天下造成的影响一点不会小。

    圣上绝对不会希望看到繁华的地方『乱』起来的。

    所以很快里就平静了。

    而且……他在上回出差的时候便察觉有蹊跷,他回到扬州任职不仅没有避圣上的秘探,而且还主动向圣上要了人放在身边,就为了揪出幕黑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林如海不信真有一股暗藏的势力可以在当今圣上的全力追查下仍旧不『露』丝毫痕迹。

    回他受了伤,差点在鬼门关转了一圈,要够揪出只幕黑手,他受的伤便值得的。

    个时候或许皇上已经找出了背人谁,对方做的些犯忌讳了,皇上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的。

    实上,也确实样。

    康熙在排除了己几个儿子的嫌疑之,戒心更重。

    现在对方用般神鬼莫测的手段对付林家,对付林如海,若有朝一日,对方用样的手段对付他,对付爱新觉罗氏呢?

    “来人,宣护国寺方丈进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