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60章 两道旨意恭喜

时间:2022-05-01作者:大河东流

    复选的结果出来了。

    旨意不是同一时间下达。

    第一批次的是完颜氏指婚十四阿哥,  今年内完婚。

    她先和姐姐回了家。

    姐姐被撂了牌子自行婚配,她被留了牌子,旨意还未到。

    她们回来的时候,祖母和父亲关的问起她们在宫有没有受什么委屈,  知不知道她被指给了谁。

    珞玉不知道。

    但她却也有一种预感,  对着祖母和父亲的时候她说最可能是四阿哥那,但在母女两个躺在一张床说私密话的时候,  她说了自己的话。

    “姨娘,  多半会四阿哥的府。”

    云舒瑶把人搂在自己怀,感受着她说话的呼吸声喷洒在自己的脖颈,她的一缓慢的抚『摸』着女儿顺滑的头发,  听到她这话,  动不变:“你怎么知道的?”

    珞玉闭着眼睛,  依偎的更近了一些:“德妃娘娘她又叫了们过一趟,是元春表姐告诉们的,猜的也是。”

    云舒瑶问她:“那你想要四阿哥的府吗?”

    珞玉沉默了一会儿,“姨娘,在之前是跟祖母一样想着要撂牌子的,但是在那住了一段时间,发现,  权势真是个好东西啊。”

    云舒瑶没说话,  珞玉继续:“还记得们当初出逛的时候看到的李四儿吗?这回选秀,有一位小官家的女儿跟住的不远,她是被李四儿掌掴的那位年轻『妇』人的妹妹。”

    “她姐姐被李四儿打了,  回头她姐夫家送了银子求李四儿消气,或许是银子没有满足她的胃口,她姐夫的差使没了。”

    “她姐姐被休回了家,  没多久她姐姐就吊了。”

    “她和她姐姐感情很好,她在学规矩的时候是最认真的,晚熄灯了,还会自己偷偷练,就是这样和她认识的,她想要留下来。”

    “她想要为她姐姐报仇。”

    “但以她家的情况,她想要报仇希望很渺茫,好在她也是在旗的,可以参加选秀,她算是成功了,已经定了,她被封为答应。”

    “皇五十了,完全可以当她的祖父,但她参加选秀的目的就是奔着皇这个位最高的人的,得偿所愿后,她很高兴。”

    云舒瑶眉头一直皱着,听到这话,眉头松了松:“你觉得她这样的做法,是对还是错?”

    珞玉:“……很佩服她,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在进宫选秀之前,姨娘和她说,要不留在宫,能出宫,就有许多『操』的余,让她不要太焦。

    宫的,是皇,还有太子。

    每次她们姐妹在宫遇到不开的事,珞玉就会想一想姨娘的这些话,然后情就没有那么郁闷了。

    她也不是铁打的,面对人的试探、下段,还有那些诬陷,她当然也会不愉快,也会烦躁,是姐姐她已经在害怕了,要是她也跟着一起害怕的话,情况会更糟。

    所以她面稳如泰山,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时常会睡不着。

    也就是她身体底子好,不然估计早就病了。

    有殊待遇的秀女不止她们两个,但要是家家世不一般的,那些人就算眼红,也不敢轻易做什么。

    位低的,不做什么,那些话也能直戳人,让人恨不得把人打出。

    她们两个情况不是最糟糕的。

    在被德妃娘娘第二次传唤过后,有更多的人认为她会十四阿哥的府。

    甚至那完颜氏,都对她们冷眼以待。

    她有的时候真的想要报复回,真要打起来,她能一打十。

    是这是皇宫,她不能这么做。

    而且踩高捧低,是要活在这世,就无法避免的。

    就连父亲,也要在那些惹不起的人面前低头。

    她以后嫁人了,面对的多是女眷,但其实是一样的。

    有站的更高,才能避免。

    是她想起了姨娘对诸位皇子的点评。

    说如果她想要博一个前程的话,最应该选择的是谁。

    姨娘第一个排除了太子、阿哥这两个最有可能争夺皇位的人。

    要是想要皇子安稳的话,可以五阿哥或者是七阿哥那,这两位阿哥都是无争夺皇位的。

    但是他们的后院……已经有了尖的人。

    又有这么多年的感情在。

    姨娘没有说四阿哥安不安稳,但说如果她想要往爬站的更高更稳,那么首选就是四阿哥。

    她不知道姨娘为什么这么信誓旦旦,却也把姨娘的话给记了下来。

    所以在得知自己多半是要指给四阿哥的时候,她是松了一口气的。

    进宫后,她对姨娘的话深有感触,姨娘说,皇宫,是这天下最有权势的方,也是最复杂的方。

    在那生活的人,都必须有眼才能保护好自己。

    危险,与机遇并存。

    要是能顺利出宫,她出来在家的安排下嫁人,不说的,安稳是没问题的。

    是这个安稳,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在书香世家面,像她父亲这样不好女『色』的人也没有很多,数一数,父亲的后院也有好几个人。

    她今年十五岁了,她要参加选秀,所以家没有给她定亲,但她的朋友很多都不是汉军旗的人。

    她们早的十一、十二岁就定亲,十五、十六岁就出嫁,再早一些的十、十四岁出嫁的也有。

    在她们成亲之前,不管说的再多她们要时常通信的话也是没用的,一旦为人『妇』,为人媳,就要遵守夫家的各种规矩,还要在婆婆面前立规矩伺候她。

    婆媳是冤家,婆婆又天然站在方。

    过了新婚期,还要面对丈夫的小妾和通房。

    珞玉有个朋友,在出嫁之前一脸羞涩和欣喜的夸过她的定亲对象洁身自好,但是等嫁过了之后才发现,她夫君身边所有伺候过他的丫鬟都已经不是纯洁之身。

    她一嫁过还没站稳跟脚就要跟这些丫鬟斗法,她的婆婆还会时不时送丫鬟过来打擂台。

    就算不是苛刻的婆婆,早晚立规矩也很常见,而且面对丈夫的小妾贤良淑德也要有,不然就要说是善妒,而这个名号是可以被休回家的。

    所以说多年媳『妇』熬成婆。

    当然,想要完全的压制住也不是不可能,那样的话就要低嫁。

    对方有求林家的时候,她和姐姐就可以活得更肆意一些。

    但是这样的日子说透了也是没有什么意思,因为这要求对方一直都被林家压制着,不能有翻身的机会。

    不然一朝翻身,之前压制的有多狠,反弹就有多厉害。

    四阿哥那不是皇宫,也会勾斗角的厉害吗,她能适应吗?能好好生活吗?

    珞玉不知道。

    却在听到元春表姐的话的时候,并无什么抵触。

    要说好处,也明显,成了皇室人,不会再有李四儿这般的人敢随意折辱。

    各有优劣,选择权又不在她的身,无论哪一种未来,她都会好好经营自己的小日子,让自己过得舒服自在。

    “姨娘,真了四阿哥那也不错,不是吗?”

    况且四阿哥她是见过的,在喝茶的时候,从窗外看到一群骑着马的黄带子、红带子,其就有四阿哥。

    不苟言笑。

    看是一个比较严肃的人。

    却也有一副好相貌。

    那些阿哥们,就没有长的丑的。

    当时听到珞玉这么说,云舒瑶的情是复杂的。

    她在进宫之前就意给女儿分析了一遍。

    两个孩子,儿子的路是不用她多『操』的,走他父亲的路就很好,有林如海在,他日后进入仕途并不难。

    但女儿就让她『操』碎了。

    嫁人是第二次投胎的话不假。

    在这个时代,很多男人是把女『性』当做附庸的,能像林如海那般敬重嫡妻的人都不多。

    女儿嫁了人,开始或许会看着是个好的,后面变质了也不出奇。

    到那时候他们可以合离,那样就要面临流言蜚语。

    极端点的,还可以丧夫,丧夫后是可以回娘家,但之后呢?

    这世间就是对女儿比对男儿苛刻。

    而皇家,就是另一条路。

    两条路遇到的困难不同,能得到的结果也不同。

    女儿的人生是她自己的。

    如果她实在不想,她可以选择一些“无伤雅”的小段告病,受伤,逃脱那些她不想要的结果。

    选择权在她。

    虽然她才十五岁,但是云舒瑶不会把她当成后世的初生看待。

    在这个环境下,她们更早熟。

    如果她自己有了想要拼一把日后做封君的思,云舒瑶不会强势阻止。

    现在圣旨来了

    有两道,一个是珞玉被指为四阿哥侧福晋,年内择日完婚,另外一个是林如海成了新任两淮巡盐御史,择日任。

    能够为侧福晋的身份进,这出乎珞玉的意料之外,是父亲做了什么吗?

    云舒瑶听到这个旨意,觉得下落下一块石。

    格格是纳。

    侧福晋是娶。

    这两者可不一样。

    看来之前林如海他做的事没白费。

    还有巡盐御史这个位置,可以直达天听,非帝王腹不可得,他在康熙那的位比她想象的更重一些。

    林如海面带微笑的接下旨意,送走了,看着女儿,有些激『荡』。

    巡盐御史,总理两淮盐政盐务,兼管下河水利,以及各巡察兵警并各处盐义仓。

    一年一任,是出了名的肥差,不贪的人,光是靠收节两寿和孝敬,就能赚个满瓢盆,因为打交道的是那些盐商,他们的财富是出了名的,而盐,事关天下。

    按理来说,人口在增长,用盐量在增加,盐税也会增加,但实际朝堂的盐税却是在逐年降低,所以一任巡盐御史被贬了。

    女儿以庶出的身份被指为侧福晋,这是圣对他的重视,也是鞭策。

    他要是不拿出一个好成绩来,圣能给多少,就能收回多少,林如海沉甸甸的。

    太太把人给送走了就进入了出神的状态。

    侧福晋。

    两淮巡盐御史。

    无论哪一个都让她的跳失衡。

    现在的侧福晋,等到日后四阿哥登基,就是一个妃嫔的位置,而巡盐御史她更不会陌生,这就是梦世界儿子的职位,也是他世的方。

    怎么兜兜转转又走回了路?

    “恭喜太太。”

    “恭喜爷。”

    “恭喜二小姐!”

    林如海的幕僚们纷纷恭喜,打破了林家众人的出神状态。

    要说起来这都是好事。

    侧福晋,这是能皇家玉牒的。

    又是四阿哥,以四阿哥的勤勉,日后一个亲王多半是跑不了的。

    而两淮巡盐御史这个职位就更不用说了,圣眷正浓,未来可期!

    四阿哥也收到了消息。

    他也有人在宫。

    这一次母妃给他选了两个人他是知道的,一个是林家女儿,一个是钮祜禄氏。

    他之前以为她们都会以格格的身份入府,没想到林人升了巡盐御史,林家女儿的位份也变了。

    他点了点头,不知道林人能不能让盐税提高。

    还有林氏入府,府内也要安排起来了。

    想着,他走向正院,与乌拉那拉氏商议婚礼事宜。

    而某个院子,李氏听到了这个消息,“噼啪啦——”

    房间的瓷器摔了一,丫鬟们却都不敢劝。

    格格已经把这个侧福晋的位置当成自己的囊,现在却被一道圣旨给打消了,怎么能不气?

    在瓷器发泄了出来,总好过之后在她们身出气。

    “哇——”被惊扰到的小阿哥在襁褓挣扎了几下,哭声响起,李氏听到小儿子的哭声,这才稍稍恢复了一些理智,跑过抱着他,潸然泪下:“四爷怎能如此狠,若是早早给请封,又怎么会被一庶出丫头压在头……”

    她生了二格格,还有位小阿哥,二阿哥幼年夭折,现在的二阿哥实际排序第,就算这样,她膝下也有二子一女,阿哥后,府内的子嗣全是她所出,她凭什么要被压一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