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30章 水土不服

时间:2022-05-01作者:大河东流

    两个自荣国府千里迢迢过来的年轻嬷嬷一个夫家姓齐,一个夫家姓丁。

    她们两个都无法理解姑奶奶家的情况。

    姑奶奶现在怀孕了没错,身体有些不适也确实是真的,但是姑奶奶不能劳动,还有这么多下人呢!

    姑奶奶只要动动嘴就够了,哪里累得着?

    这手上的权力没有了,要是老太太一个疏忽大意,让人钻了空子,伤害了姑奶奶和肚子里的小少爷可怎么好?

    这个问题是最严重的。

    却也是她们两个劝不了的。

    因为姑奶奶自己本身对把中馈交出去并没有什么意见,而且那是林家的老太太,她们就算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能到老太太面前去让她把权利还回来。

    那她们能抓的问题也就是另外两个了。

    她们在来之前就知道一些姑奶奶家的情况,但是真的来了这里,她们亲眼看到了,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姑奶奶对妾和庶子庶女这也太和善了!现在姑奶奶自己怀孕辛苦,两个妾别说立规矩,请安也免了,就算姑奶奶嗜睡起不来,也可以让她们别的时间过来问安啊。

    要是不想她们在身边,防止伤害到胎儿,也可以让她们在自己小院里为姑奶奶和未出世的小少爷抄写经书祈福,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而不是现在这样不立规矩,这样很容易把她们的心养大。

    还有那几个庶出子,看看他们吃的用的,还有请的夫子,这些庶出值得这么用心吗?

    他们要叫姑奶奶母亲,现在姑奶奶身体不适,都不过来伺候服侍,就算老太太发话了,也该自发自觉的过来才对。

    如果是自小把规矩给立起来了,让他们知道尊卑上下,就不会有现在这个情况。

    不过现在也不算晚。

    现在把规矩立起来,等小少爷出生了才省心。

    这哪里有错?

    钱嬷嬷她身为贾家人,不仅不赞同,这个时候还要这么拖她们的后腿。

    她上一次照顾孩子、照顾孕妇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哪里有她们经验丰富?

    丁嬷嬷在这方面是十分自豪的,二太太就是她照顾着生下宝玉小少爷的。

    钱嬷嬷是不是来林家多年,变心了?

    钱嬷嬷觉得自己冤的不行。

    她对她们两个的说法提出异议,一个是要保住自己的地位,另外一个就是纯粹的她们的做法不对了。

    比如太太的饭菜,太太嫁到了林家这么多年,口味跟贾家早就有了变化,现在怀上了之后,想让她开口吃东西就更难了。

    她们做出了在贾家受欢迎的菜色,费功夫是费功夫,好吃也是好吃,但是这对孕妇来说太油腻了,她指出来这点有什么不对,她们自己不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没多久就撤下来了吗?

    这分明就是想表现,结果用力过猛了。

    还有林府的妾和庶出的事,这能比吗?

    贾家一贯是不重视庶出的,这也是贾家不缺子嗣,有嫡出的,庶出的不在意就不在意了。

    但林记家,就这么几根苗苗,老爷别说兄弟姐妹,亲近的堂兄弟堂姐妹都没有。

    根本不可能跟贾家一般对待。

    贾敏也觉得有些不适。

    确实齐嬷嬷和丁嬷嬷经验丰富,说了不少心得,而且帮她按摩,让她舒服了不少,但她们对她的管束也确实是更强,这不许那不行,而且对她的一些做法也总是提出她们的意见,比如劝她要找老太太把中馈拿回来,劝她要给姨娘庶子庶女立威等等,让贾敏烦不胜烦。

    只是她们说的信誓旦旦,反复提起,说不管的严一些,日后会造成严重后果,比如老太太后悔了,不把中馈还给她了。

    再比如两个姨娘的心野了,日后仗着她们的孩子年纪大,欺负她的孩子。

    第一个她根本不信,老太太一心礼佛,并不是个重权力的人,不然就不会在她当初进门没多久的手把钥匙给了她。

    第二个倒是不得不防。

    她亲生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是嫡出,但身份珍贵,并不意味着就绝对不会被欺负。

    孩子的哥哥姐姐已经七岁了,要是欺负了,孩子年纪还小,连告状都不会。

    贾敏焦虑了。

    她能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吗?

    是不是该给三个孩子教一教规矩?

    赵茵过来探望的时候察觉到了她情绪上的焦虑,执意问出了原因,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孩子被欺负之后,赵茵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贾家来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她只见过开解孕妇,让孕妇保持心情愉快的,没见过特意过来给孕妇添堵的。

    本来贾敏就是敏感多思的性子,现在她又是怀着孕的特殊时期,更容易多想,还说这些是怕她想的太少了?身体太健康了?

    赵茵把下人们都赶了出去,说了贾敏一顿。

    “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怀着孩子,这般不顾自己的身体多想,你看看你的手,你又瘦了,你在操心什么?”

    “你是林大人八抬大轿娶进门的正妻,执掌中馈多年这么长时间,你还不知道老太太他们是什么性子吗?”

    “你只要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之后的事情你再怎么操心我也不管你。”

    “你当自己还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呢,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孩子被欺负了你就会不知道?身边这么多下人都是不顶用的是不是?”

    “你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吗,你是三品大员的嫡妻,诰命在身,你还出身荣国府,你居然担心几个小孩?你是太低估自己了,还是太高估那几个孩子了,你是无能的人吗?”

    “她们是为你好,但你自己得要知道会不会好心办坏事,你怎么就被牵着鼻子走了呢?”

    贾敏被她说得有些羞惭,用帕子捂着脸:“茵姐姐,是我想的太多了。”

    看她这样,赵茵缓了缓语气,“你的性格是这样的,那你身边的人呢,也不知道好好劝劝你,你现在什么最重要?你不知道,她们也不知道吗?”

    贾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摸了摸肚子,“茵姐姐,我知道错了,之后不会了。”

    是啊,她不记该影响到自己的,现在回想起来,这几天她都没有好好吃点东西,睡个好觉了。

    这样不行。

    她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她会好好保护他的。

    赵茵:“你是真的知道错了才好。”

    等到她要离开的时候,她和林如海隔着屏风见了一面。

    林如海向她道谢。

    他也劝过贾敏,但他的话贾敏没有听进去,而且有些话,他说了没有这么强的说服力。

    赵茵点了点头,语气不咸不淡,“不用谢,我和敏妹妹本就是多年的交情。我知道了就不会看着她这样钻牛角尖下去。”

    赵茵回去了,坐在马车里,她有些出神。

    老国公确实好眼光,给贾敏找了这么一位夫婿。

    只是家里人丁单薄了一些,没有兄弟扶持,只能依靠他单打独斗,但是这也意味着没有拖后腿的人,嫁与他为妻没有眼睛发红的妯娌需要相处。

    更别提,虽然他没有兄弟和长辈扶持,但他自己就足够出众,有多少人可以在这个年纪坐上三品大员的位置?

    赵茵不可避免地想起了自家丈夫。

    他现在还是从六品小官,也不知道到他老了致仕的时候能不能升到四品。

    想到林如海早早的就给贾敏请封了诰命,而她呢,在他表妹的枕头风下拖延了许久才给她请封。

    她是他的正妻,这个请封不给她难道还能给他表妹不成?

    明明他和林如海年纪相差无几。

    但两个人的差距根本就不配放在一起比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