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25章 她们明明是一国的啊!

时间:2022-05-01作者:大河东流

    听着翡翠那狡辩的话,贾敏再也听不下去,手一挥,桌边的茶杯就摔了下去,“啪嗒”一声发出脆响,里面的茶叶和水洒了一地:“够了,你不用再说了,来人,送她回自己的屋子,让她好好休息!”

    人被押走了。

    贾敏捂着胸口,她觉得恶心。

    从胃里冒出来的恶心。

    枉费她心里有愧打算好好补偿,预备了嫁妆,给她匹配丧妻有子的家生子以保障她的后半生,还给母亲写了信,说好好安置她弟弟!

    她那一番说辞,全是虚情假意,她分明就是想做姨娘!听令?

    她下的令就不是令了吗?

    她只是选择性的听从了自己内心也顺从的令罢了!

    还有这院里的人……贾敏目光清冷的看着窗外,她们是不是忘了,她才是主子?

    “来人,叫钱嬷嬷过来。”

    在她这碧涛院里,能让翡翠畅通无阻的进房里的人是谁?

    贾敏不用多想,就知道是谁做的,她深深的失望了。

    钱嬷嬷一开始就预见了这个场面,一进来就跪下认错,“太太,我知道你不高兴,但我敢对天发誓,绝对没有一丝的私心,全是为了你好啊!”

    翡翠有样貌,不能生,有卖身契在手,太太不方便出的面,说的话,她都能代替太太去做。

    还没有后顾之忧。

    她也不想这么急,这么仓促,手段还这么拙劣,但是太太已经有看好的人选了,她不出手不行,再拖延下去,翡翠就被配人了。

    所以哪怕知道太太会生气,也只能出此下策。

    现在这样肯定是不能匹配给其他人了,以后可以慢慢再图谋。

    贾敏没说话,就这么清冷的看着她。

    这个出乎意料的反应让钱嬷嬷有些不安:“太太,你别气坏了自己的身体,一切都是我的错,你罚我吧,我甘愿认罚。”

    贾敏轻轻的合上了眼睛。

    她之前就不该心软的。

    “嬷嬷,你年事已高,现在身体既然有些不适,日后不用再劳累了,我会让丫鬟好好照顾你的。”

    贾敏下定了决心。

    钱嬷嬷:“!!!”

    她悚然,这是要收她的权?

    钱嬷嬷面孔一阵扭曲,张了张嘴想要为自己辩解,看到了太太的眼神,她心跳猛地一缩,下意识的憋住了,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重重的给她磕了个头:“老奴……知错。”

    离开的时候,身形踉跄,差点摔倒。

    从背影来看,一下子苍老了五岁不止。

    贾敏没有心软。

    她一连叫了几个人进来,把奶娘手里所有的权力都收走,拨了两个小丫鬟照顾她,说是照顾,实际上就是盯着她,不让她做别的。

    等过段时间,贾敏就打算让奶娘搬出去,她会给她买个小宅子,准备好下人,让她颐养天年,其他的,就没有了。

    除了她之外,其他人贾敏也不打算轻饶。

    不过不能一夜都把人换了个干净,那样太显眼了……

    至于说翡翠,她想留下来?

    可以。

    不过,她留下来的方式未必是她想要的。

    ……

    云舒瑶是生产完接近三个月,要恢复去碧涛院请安的时候才知道多了一位新同事的事。

    这件事并没有传开。

    所以消息传的慢。

    云舒瑶知道了,不由多关注了两分。

    多一个同事少一个同事看着不打紧,但是很有可能会增加或者是减少自己的工作量。

    这是每一个老油条都必须关注的。

    云舒瑶之前工作的时候有位同事突然离职,对方的工作她身为组员被迫接手,之后来了一位新人,结果别说帮忙了,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很快新同事离职不干了,她还松了一口气。

    而同事们的相处也要看脾性。

    虽然因为工作岗位的关系,她的同事们都是塑料情,但要是性格针尖对麦芒,本来就不和谐的办公室更增添几分火药味。

    在这里,要是性格不合,相处的时间是少,但要是对方也是姨娘,每天早上都要请安,打交道是少不了的。

    云舒瑶这一打听,发现这位新同事的消息不多。

    她知道了对方长得挺好,并且是上回荣国府来人跟着一起来的,而且新同事职位不是姨娘,而是跟林如海在外书房的那两位姑娘一般,是没有名分的通房。

    也没有什么特殊待遇,除了月银比大丫鬟多一些,她还要负责针线房的活计。

    并且林如海好像已经把这个人给抛到脑后了。

    云舒瑶:?

    看不懂这个操作。

    这人不会是自己爬床的吧?

    总不可能是贾敏推出来的,要是她推出来的不会是这个待遇。

    要是自己爬床的话……想到梅姨娘院子里那个被送走的丫鬟,云舒瑶不由在心里记下。

    要是真这样,观察一段时间就能确定了。

    贾敏能坐稳当家太太的位置,可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出身。

    *

    云舒瑶知道了,没多久梅姨娘也知道了。

    自从梅姨娘自罚抄经书之后,伍嬷嬷有了个兼职,那就是教梅姨娘规矩,她的规矩太松散了。

    这让伍嬷嬷暗中叫苦,却不能推脱。

    她在梅香院的时间也不短了,对梅姨娘的印象很简单,这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虽然心思简单,但她不够安分。

    在这点上,伍嬷嬷不知道羡慕过多少回兰馨院的王嬷嬷。

    而且,有的时候伍嬷嬷是真的不知道梅姨娘那可以说是想一出做一出的事怎么来的。

    好在关键的时候还知道点分寸,在怀孕那段时间没有跳出来,不然伍嬷嬷怀疑自己就算有八只手都护不住那一胎。

    至于为什么梅姨娘关键时候会知道点分寸,伍嬷嬷将大部分的功劳放到了梅姨娘的生母身上。

    她能够劝住梅姨娘。

    另外就是梅姨娘在对待她们的态度上也让人诟病。

    她们是从老太太的院里出来的,就算是太太院子里的人看到了她们也会客气一点,但梅姨娘不,也就对待她的时候会客气一些。

    不是说这样有错,就算是半个主子,那也是主子,跟她们这些奴婢不一样,但……就不会做人。

    也没让她做什么,就是态度客气一点,而不是那样颐指气使。

    她这样的态度,只会让大家的立场从始至终稳在老太太那里。

    因此伍嬷嬷虽然觉得梅姨娘这做法不大聪明,却也没怎么干预。

    她跟老爷上的那些眼药,伍嬷嬷也听过不止一两次。

    她都有些吃惊,自从有了大小姐,这个梅姨娘有些飘了。

    在怀孕的时候还不敢这样。

    老爷看在大小姐面上敲打过好几回,可惜的是梅姨娘不开窍。

    伍嬷嬷一开始还以为梅姨娘是听懂了,仗着自己有了大小姐不管,但后来她发现梅姨娘是真的没有听懂老爷的敲打。

    这回就让老爷给罚抄经书,以她的速度,没有三个月以上她根本抄不完。

    老爷还说到时候会检查,杜绝了她让人代写或者是自己乱写的路。

    相当于变相禁足。

    这下好办了。

    跟抄经书比起来,学规矩都不是那么让人忍受的事情了。

    就她这个身体也不能体罚,口头教育居多。

    现在看到梅姨娘知道了这个消息就瞪圆了眼睛,激动的想要说什么的状态,伍嬷嬷不紧不慢的拍了拍戒尺,轻轻敲击到桌面上,“姨娘,你的经书今日份的还没抄完,今日的规矩也没学。”

    梅姨娘的脸,绿了。

    这该死的老虔婆!

    *

    满了三个月,恢复回原来的每日请安,现在一起出门的不仅仅是云舒瑶和红袖两个人了,两个小家伙也要一起去。

    当然,他们年纪小,是由奶娘抱着带他们过去,而且他们说是请安,实际上也是奶娘和嬷嬷代为请安。

    去到碧涛院,云舒瑶看了一下。

    有些面孔不见了,出来的是新人。

    她前脚到,后脚梅姨娘也到了。

    许久不见,看了一下对方,乍一看上去没变化,仔细看去,她比起之前更能收敛得住自己的情绪了。

    看来抄经书这段日子她吃了不少苦头。

    进了正厅,贾敏一人独坐。

    妆容精致,神态平和。

    看来她今日心情不错。

    请了安后,贾敏还关心了几句,问问她们以及孩子的近况。

    至于说另外一位新同事,没有见到她。

    梅姨娘还是那个性子,忍了忍,没有看到想看的人,问了:“太太,听说我们多了一个妹妹,怎么不见她?”

    贾敏看了她一眼,脸上还带着笑意:“去,叫杏花姑娘过来认认人。”

    有丫鬟恭声应是。

    云舒瑶:好像不是错觉。

    还有,杏花?不是叫翡翠吗?

    碧涛院的氛围,跟之前比变了,下人们对贾敏的态度……更恭敬了。

    没多久,人出来了。

    贾敏:“她本名杏花,改的那个名字日后就不用了。”

    赵杏花乖巧的给贾敏行了礼,“杏花给太太请安。”

    然后给梅姨娘和云舒瑶行了半礼:“杏花见过梅姨娘、云姨娘。”

    梅姨娘一看到了赵杏花的样子,心里就敲起了警钟。

    这个翡翠跟她们的风格都不一样,看上去乖巧可爱,看着没有什么心机,但她爹的后院里有个类似的姨娘,她爹很是宠爱。

    她下面的两个妹妹都是她生的。

    已经出嫁了,因为学到了那个姨娘的精髓,据说颇得家里夫君的喜爱。

    这样的人老爷要是也迷上了,梅姨娘也不觉奇怪。

    因此,她的心里升起了危机感,皮笑肉不笑:“原来是杏—花—姑娘啊,杏花姑娘客气。”在说到名字的时候特意拉长了语调,涵义丰富。

    云舒瑶暗暗佩服,这拉仇恨的速度也是没谁了。

    杏花垂着头,好像什么都没听出来,喏喏:“梅姨娘谬赞了。”

    她也在用眼角余光打量着这两个人,梅姨娘很好认,她身上的颜色很张扬,是一个让人轻易移不开眼睛的妩媚女人,云姨娘没有那么显眼,那张脸同样不差,气质更温和些。

    老太太的吩咐是让她着重盯着云姨娘,她的威胁最大。

    虽然论出身才情她都远远及不上姑奶奶,但她有子,确实是一个心腹大患。

    云舒瑶注意到了她的打量,轻轻颔首示意。

    给她下了个简单的第一印象:是个有上进心的新同事。

    贾敏站起来:“杏花,你下去吧,我们要去给老太太请安了,别误了时辰。”

    赵杏花躬身应是,满嘴苦涩,姑奶奶对她的隔阂很深。

    她空有一个通房的名头,却没有和老爷圆房,想要创造机会,手里的活多的她仿佛永远也做不完。

    一旦离开就会有人跟上带她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