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22章 风头都被云氏夺走了!

时间:2022-05-01作者:大河东流

    等到了满月宴, 云舒瑶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同事,忍不住拧眉。

    从梅姨娘孕吐开始, 云舒瑶就没有见过闭门安胎的她了,她的身体……真的不好。

    脸上的妆很厚,看上去她的气色不差,但是从她虚浮的脚步和气息,以及一直扶着她给她支撑的丫鬟可以看出她的状态并不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头上还要戴那么多有分量的首饰给自己增加负担,究竟是怎么想的?

    真当自己是铁打的了?

    梅姨娘也在同时看到了云舒瑶,看着对方脸上的好气色, 梅姨娘忍不住露出仇视的目光。

    经过姨娘的解释, 她知道换孩子是不可能的, 但这个云姨娘就是生来克她的!

    她前脚进了林府的门,后脚云氏就来了。

    她前脚刚怀孕, 后脚云氏也怀了, 还后来居上怀了双生子。

    她千辛万苦生下的是个女儿不说,还坏了身子,要数年时间调养才能再怀, 而云氏呢, 双生子负担这么大, 她不仅平安生下来了, 还生下了林府的长子!

    如果没有云氏,她的孩子就是林府唯一的血脉。

    而现在,这些风头都被云氏夺走了!

    梅姨娘怎么会看不到,那些太太小姐有多少人在打量着生下龙凤胎的云氏?

    这又怎么能不让她恨的牙痒痒?

    云舒瑶提醒她:“梅姨娘, 你娘她们来了吗?看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

    在公共场合, 你别太情绪外露让人看笑话啊, 有人已经在看热闹了啊喂。

    梅姨娘这才收回眼神,看着门的方向。

    宾客分男女。

    男客去外院由林如海,以及关系破冰了的林家族人招待。

    女客则是来内院,由老太太和贾敏招待,其中招待主力军是贾敏,以老太太的身份地位,在这兴台府没几个需要她亲自出面招待的。

    今日梅家也收到了帖子,如无意外,来内院的人会是她的嫡母、嫡长嫂,还有姨娘。

    结果她还看到了她六妹,嫡母唯一的女儿,今年十三岁,现在待字闺中,正是寻觅夫家的时候。

    梅姨娘:“……”

    她鼻子里冷哼一声,让她占便宜了!

    然后梅姨娘就看到了姨娘的眼神示意,她垂下眼帘。

    行了行了,她知道该怎么做,她又不会对这个嫡妹做什么。

    而这时,云舒瑶也看了过去……有一道很强烈的视线,是谁?

    她看过去的时候,那道视线的主人已经收回,云舒瑶只能确定是梅家人的方向。

    打量意味很浓厚啊,梅家,想要做什么?

    云舒瑶在心里记了下来。

    随后就在王嬷嬷的带领下开始招待客人。

    她和梅姨娘不是没有任务的,有一些官员上任正妻不在身边而是在父母身边,只能让妾侍上门,这归她们负责接待。

    知府家的宴会不多,偶尔开宴也是小宴,这一回是大宴,很正式。

    也就是说,大家穿的是旗装。

    贾敏平日里多是穿汉装,今日则是一身鲜亮的正红旗装,很显气色,如果是不知情的,看到她这身装扮,还会以为是她的孩子满月。

    虽然这话说来也没错。

    她是嫡母,是孩子唯一能叫母亲的人。

    云舒瑶大部分时间是和同事一起的。

    所以她也看到了,在一个年龄相差不大的年轻妇人跟着一个长辈进来后,同事明显昂起了头,气势汹汹的迎了过去,让云舒瑶幻视般的看到一只见到入侵者竖起红冠跃跃欲打的大公鸡。

    云舒瑶:“……”

    这是什么迷之幻觉?

    她看过去,那两人的穿戴不像是官宦人家,疑惑的看向王嬷嬷。

    王·百科全书·嬷嬷看了一眼:“那是周举人的太太和她二儿媳妇房氏。”

    陌生的名字。

    但看同事这个态度,是熟人,还是有恩怨的熟人。

    她不会在这个场合做什么吧?

    显然伍嬷嬷也是这样担心的。

    她是怕了这个梅姨娘了。

    紧紧跟在她身边,打定主意要是有什么意外情况及时阻止。

    因为来的客人超乎想象的多,总有些不请而来,却又不能赶出去的客人,贾敏加了人手招待还是招待不过来,云舒瑶和王嬷嬷也被她算上了。

    一时之间忙的没空再关注梅姨娘。

    等到满月宴圆满结束,云舒瑶这个体质都觉得累了,梅姨娘中途就坚持不下去了,不过好像她的战斗赢了,退场的时候虽然累,精神头却不错,再看贾敏,也是靠她身边的嬷嬷撑着,才能继续保持站立。

    明天还有一场,是双胞胎的满月宴。

    云舒瑶:“……”

    累了。

    回去休息的梅姨娘心里并不好受。

    今天虽然看着房六青青白白的脸色出了一口恶气,但她这一天也没出什么风头。

    最受人瞩目的,还是太太。

    然后是明里暗里被人打量的云氏。

    再然后才是她。

    太太是嫡妻,云氏有子,而她,只有个女儿。

    还是要生个儿子才成。

    梅姨娘想到这里,看着自己纤瘦的手,恨恨的锤了下床板。

    等到第二日,梅姨娘看了更气了。

    昨日是她女儿的满月宴,今天是龙凤胎的满月宴,宾客的礼单、人气都比昨天更上一个台阶。

    还有不少人是特意冲着龙凤胎来的。

    饶是梅姨娘自觉豪富,看着那一长串的礼单,都眼红了。

    老太太之前发过话了,这些都是会登记造册留给孩子的。

    那边两个孩子,就是双份,比她带进来的陪嫁都要丰厚!

    云舒瑶今天被不少人问了有没有秘方,昨天她们还能保持矜持,今天就顾不得了。

    问的人,相当一部分是无子的正室。

    她们比贾敏好的只是她们丈夫有庶子,不至于背了个善妒无所出的名头而已。

    谁不想自己生呢?

    云舒瑶只能苦笑,秘方她是真没有。

    不过有些人求双胞胎的衣物,在王嬷嬷的指点下,云舒瑶答应了下来。

    这就跟宋氏当初给她送两个弟弟的小衣压在枕头下一样,求个好兆头。

    过后,看到那长长的礼单她也吃了一惊。

    这些东西老太太已经让人清点造册完毕了。

    能久放的都封进了箱子里,搬到了库房中封存,等到孩子大一些,他们就可以打理自己的财产了。

    这张单子云舒瑶这边也有一份留存,浏览过后云舒瑶默默的吸气。

    这还是林如海特意传出话去不收贵重礼物,要是没有放出话去,能收多少?

    怪不得有句话叫做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清知府都有十万两,更别说不清廉的了。

    十万两什么概念?

    普通人家一年的花销也才几两、十几两!

    等到两场满月宴结束,老太太直接发话让忙碌的大家伙休息一天,恢复元气。

    只留下必要的人手当值。

    云舒瑶累是累,晚上睡一觉就缓过来了。

    其实体力上的劳累还好,宴会上的人际往来、对话、认人才是最累的,一场宴会下来,饶是做了些功课,云舒瑶也觉得头昏脑涨。

    而身体没那么好的贾敏和梅姨娘直接告病了,周大夫忙碌了起来。

    贾敏身体好一些,开两副药就好了,梅姨娘麻烦,周大夫本来是不建议她出席的,结果梅姨娘不听……周大夫只觉得自己那丰厚的酬金拿的一点不虚。

    他是真忙啊。

    林家从上到下一片疲惫,只有三个什么还不懂的小孩窝在襁褓里呼呼大睡,毫无忧愁。

    满月宴结束了,但一股寻找知了大师的风潮正在迅速往外蔓延。

    林如海之前多年无子,这回一口气得了三个孩子,谁提起来不啧啧称奇?

    有子嗣烦恼的只有他一个吗?
小说推荐